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制度性解决尘肺病问题是大爱清尘的坚定目标

2016年03月18日 13:41:39 来源: 新华网

    2016年1月20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三,中国尘肺农民工群体,则是“历史性的时刻”。国家卫计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农民工尘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见》,从加强农民工尘肺病源头治理、解决特困尘肺病农民工医疗和生活问题等七个方面,提出了中国尘肺病农民问题的解决方案与对策。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大爱清尘基金是一个专项救治尘肺病农民的公益基金,日前,记者专访了大爱清尘秘书长赵若彤。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大爱清尘。

    赵若彤:大爱清尘自2011年6月15日创立,即确立了清晰的使命:专项救助中国尘肺病农民,并致力于推动预防和最终消灭尘肺病的公益基金。并在此基础上制订了明确的战略规划:

    长期目标:力争一百年内在中国彻底消灭尘肺病。

    中期目标:力争在2035年之前推动政府制定尘肺农民的救援及生活保障政策;全面实施企业与政府监管立法,形成对企业强有力的管控与监督;消灭制尘环境,遏止尘肺再生。

    短期目标:从2014年开始,即2014年至2018年为第一个五年规划期。低头做好现有能力可以完成的专业化的尘肺病农民救援,建立完整科学的救援体系;同时,利用专业优势做好尘肺病的预防宣传工作;持续开展现状调查与研究,为顶层提供系统专业权威的研究报告,推动公共政策出台与尘肺病立法。

    由此,我们的日常具体工作是:救援是基础、传播为龙头、推动是目标、整合是保障;而这一切工作的核心目标是推动尘肺病农民问题政策性制度性解决。

    于是从2011年开始大爱清尘便在政策推动上狠下功夫,一直期盼着国家层面解决尘肺农民医疗及生活保障问题,在中国全面预防并消灭尘肺病。国家十部委联合发文,这标志着尘肺病农民问题之解决有了历史性的进步,巨大而严峻的尘肺病农民问题,终获中央政府重视,这为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尘肺病农民问题奠定了基础。

    记者:大爱清尘何以把政策推动定位为最重头的工作?

    赵若彤:主要由三个原因。

    一是尘肺问题极其重大。近年来,中国尘肺病持续高发,每年整体发病人数逐步上升,且呈现出发病年龄缩短趋势。据卫计委公布,仅2014年全国共报告职业病29972例,其中尘肺病26873例,占89.66%。根据我们对国家卫计委过去几年发布信息分析,在所有职业病中,尘肺病约占90%,在尘肺病患者中,农民占95%。这即意味着,中国的职业病问题核心是尘肺病问题,而尘肺病问题的核心是农民工尘肺病问题。由于目前存在的工艺水平低、安全卫生设施投入少、防护意识差等诸多尘肺危害相关因素的存在,中国尘肺病仍将呈持续高发态势。

    尘肺农民正面对着眼睁睁盼死、孤零零等死的残酷现状。尘肺病本属工伤,是完全企业责任。遗憾的是鲜有企业为尘肺病农民担责,他们成为处境可怜的弱者。他们丧失劳力、贫病交加、缺医少药、悲苦凄惨,既无社会保障又无综合救助;尘肺孤儿不断出现,成为巨大的社会问题;数量巨大、攸关生死、处境凄惨,均为其他问题所不及。

    二是民间组织力量有限。公益组织能实施的救援工作是有限的,经过五个年头的努力,截至2015年12月31日,大爱清尘筹到善款30577573元,按照每一万元救治一个尘肺病农民标准,我们累计救治仅为1502人,相当于向我们申请要求救治者的十分之一,相当于中国尘肺病农民总数的万分之一。可谓是杯水车薪、九牛一毛!所以,民间组织行动的最终目的是推动政府发力。

    更重要的是,公益机构的帮助是有限的,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要真正解决尘肺病农民问题,还得依靠国家出台相应的政策。

    三是国际经验之启示。日本尘肺病在1970年,欧洲尘肺病在19世纪末已经基本被消灭,美国尘肺病在1930年代已基本被消灭。欧洲和美洲国家的经验是,最终尘肺病问题由国家通盘解决,通过立法手段刚性遏制尘肺病再生。这就启示我们,解决尘肺病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推动国家的政策性救助、制度性遏制。

    记者:大爱清尘在推动公共政策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赵若彤:自2011年起,大爱清尘在推动公共政策方面做了大量持续不断的努力。

    五年来,大爱清尘一方面组织专家和志愿者前往山村和田野,用最直接的方法走近尘肺病农民和他们的家庭,另一方面不断收集专家学者和国内外研究的观点和意见,最终修订和编辑成册。在每年的两会期间,大爱清尘积极寻找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期望通过他们将尘肺病农民问题传递至最高决策层,推动根本性政策与立法的出台。而这一系列的工作都可以归纳为以下五点。

    一是组织保障。大爱清尘在2012年便成立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中心不仅拥有专业的志愿者团队,还邀请到20多位公共政策专家参与指导;2015年1月大爱清尘成立公共政策专家委员会,邀请国内关注研究职业病与尘肺病的公共政策的9位专家成为委员。并安排专职人员,专项负责调研、研讨会、数据库建设、制度研究等工作。

    二是摸底调查。摸清现状是政策研究与政策推动之基础,五年来,大爱清尘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在探访救援的同时,从未间断过对于尘肺病农民现状的调查研究和讨论分析,但仅仅零星分散的调查是没有权威性的。为此,大爱清尘在2014、2015年先后成功组织规模化专业调研,出版了《中国尘肺病农民生存状况调研(2014)》、《中国尘肺病农民生存状况调研(2015)》,该报告获得巨大社会影响力,得到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的批示,国家卫计委和民政部也邀请大爱清尘进行专题讨论,听取我们对解决中国尘肺病农民问题的建议。

    三是比对研究。2014年7月,大爱清尘专门成立国际研究室,分别对美国、加拿大、英国等20个国家或地区的尘肺病进行调查研究,去年底已经收到报告7份,分别是香港、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英国、法国、西班牙。今年我们准备在这基础上编辑出版,以便提供相关部委作为决策参考。

    四是持续研讨。自2012年起,大爱清尘每年都会举行全国性的尘肺病研讨会。梳理尘肺问题、理清政策难点,提出解决意见。2014年浙江等地方工作区也邀请专家及地方领导举行尘肺专题研讨,推动政策立法。

    五是建言献策。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交议案提案。通过合适的通道,直接向国家相关部委及最高决策层提交建议。早在2012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便向全国人大递交《关于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条增设“职业病防治不力罪”的建议》;2013年至2014年,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先后提交《关于切实解决尘肺病患者医疗救助相关问题的议案》、《关于在工伤保险基金内建立尘肺病救助基金的建议》;2013年3月7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陈静瑜,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宣传部部长吴先宁等前往北京市顺义区调研尘肺农民群体,丰富两会提案、议案;2014年3月8日,全国人大代表戴海蓉、全国政协委员严慧英、侯露、周秉建、杨佳、李仁真在两会休息日,到北京房山区良乡医院实地调研探访尘肺病患者。

    几年来,已有二十多位代表委员提交议案提案。其中,2015全国两会,有13个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尘肺病农民建言献策;几十家媒体,100多篇报道关注尘肺话题。

    这两年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研究室、国务院法制办、国资委、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网信办等部门相关负责人也分别听取了大爱清尘关于中国尘肺病农民现状的报告及建议。

    除了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在行动外,地方两会代表委员也在为尘肺病农民奔走呐喊。2013年,湖北十堰市政协委员庹明生提出确保本辖区企业不再产生新的尘肺病例、加大异地维权法律援助力度等20条具体可行建议,引起十堰政府高度重视,半年连发两通知,推动尘肺新政出台。2014年,湖南常德的省人大代表陈建教第二次提出“推动尘肺病防治工作”的议案,为全省62000多名尘肺病患者谏言。

    记者:大爱清尘在联手地方政府共同解决尘肺病农民问题上做了哪些努力?

    赵若彤:2015年,大爱清尘在联手地方政府共同解决尘肺病农民难题上取得重大突破。经过几年的努力,在全国出现了两个典范。一个是湖南安化:是解决尘肺病农民存量问题;一个是贵州湄潭:是解决尘肺病农民增量问题。

    仅仅2015年,大爱清尘与地方政府联合推动的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2015年7月12日,湖北省郧西县人民政府聘请王克勤、志愿者袁立为该县“尘肺病防治工作顾问”“精准扶贫爱心大使”;

    2015年8月,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社局给大爱清尘总部发来公函,邀请大爱清尘前去调研解决当地尘肺农民问题;该县人社局、信访局对大爱清尘在当地的救助工作高度评价并敬赠锦旗。

    2015年8月27日,湖南省安化县清塘铺镇人民政府聘请王克勤为该镇“尘肺病防治工作顾问”;

    2015年9月18日,大爱清尘联手铜仁市宣传部、市发改委、市卫计委、市人社局、市总工会等相关单位负责人在市安监局召开尘肺农民问题座谈会;

    2015年12月26日,大爱清尘联手贵州省遵义安委办、湄潭县政府启动全国首个消除新发尘肺病试点县创建工作,“政府社会联手消除新发尘肺病”暨大爱清尘2015中国·湄潭大型公益启动仪式在湄潭县举行。目标是通过5年努力:让全县所有人知晓尘肺病、让全县所有涉尘企业防护达标、让每个劳动者知晓职业健康重要性提高自我防范意识、让全县所有尘肺病患者得到妥善救治。如果试点成功,将会强有力推动全国2854个县区市消除新发尘肺病,在中国尘肺病治理历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12月27日,由湄潭县政府与大爱清尘联合举办的“政府社会联手治理尘肺病研讨会”在湄潭县政府进行。生产安全、职业病、社会问题、公益、传播等领域的国内顶尖专家出席会议,就政府社会联手治理尘肺病问题提出了系统的建议与对策。

    记者:我国在尘肺政策方面取得了哪些进步?

    赵若彤: 首先,从国家层面来说。

    2013年11月12日国务院发布文件明确提出“要加大对尘肺病的预防与救治力度”。改变了尘肺病问题长期被忽视的被动局面。

    2014年两会期间,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专门听取尘肺病建言,几十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名提交议案提案。

    2014年7月5日,大爱清尘发布了国内第一本《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报告(2014)》,获得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批示。

    2014年7月23日,国家卫计委、民政部专程找我们的发起人王克勤老师及我与另一同事到民政部进行交流,听取了全国尘肺病农民现状报告与我们的建议。

    2014年11月15日,国务院国资委在北京举办微公益沙龙推广大爱清尘微公益传播经验。

    2015年2月8日开始,以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等央媒高密度集中力量报道尘肺病农民问题。

    通过这一系列密集的发声,也推动了部分地方政策法规的出台。

    2013年5月、12月,十堰市政府办分别发布《关于做好尘肺病防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和《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加强尘肺病防治工作的通知》,主要内容包括将尘肺病患者纳入大病救助对象,将患者家庭成员全部纳入低保范围;把无法确认劳动关系的没有医疗保障的尘肺病人纳入医疗和生活困难救助对象;简化职业病诊断手续等。

    2014年初,陕西在全省对尘肺病农民进行普查,说明尘肺病农民问题已经引起当地省政府重视;

    2014年11月21日,四川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将地方尘肺病防治立法纳入2015年的项目计划中,开始征求意见。

    记者:大爱清尘未来的工作规划是什么?

    赵若彤:我们将延续我们在公共政策推动方面的5大工作任务。我们将整合一切资源,寻找到更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尘肺农民发声,让中央高层和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一严峻的社会问题,不仅要处理当前的尘肺困境,更要进一步加强尘肺预防宣传消灭制尘环境,遏制尘肺再生。

    我们期望通过不断呼吁,动员各种力量,力争在2035年之前推动政府全面建立尘肺农民的救援及生活保障体系;全面实施企业与政府监管立法,形成对企业强有力的管控与监督,从制度层面去一点点解决中国尘肺农民问题,并在中国能够全面消灭尘肺病。(赵春玲)

    

[编辑: 刘国超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81118373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