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宝能投赞成票华润“倒戈” “万宝之争”格局重塑

2016年03月21日 11:01:50 来源: 新华网—新京报

    3月17日,万科A临时股东大会在深圳举行。王石、郁亮等万科高管与会。会议中,王石称,无论是主动被动,有一天他肯定退出万科。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摄

    与会的宝能系代表“出人意料”地对万科议案投出赞成票。

    3月17日,万科召开今年的第一场临时股东大会。这是“万宝之争”发生后,万科首次举行的股东大会。

    会议审议了万科A股继续停牌筹划重组事项的议案。股东会召开4天前,万科为“阻击”宝能系,引入了深圳地铁集团。

    这场进行了仅2个小时的股东会,是“隔空对战”9个月的宝能系与万科第一次公开直接接触。

    新京报记者在股东大会现场看到,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和宝能系,成为股东们关注的焦点。与外界预想的剑拔弩张相反,万科与宝能系的接触,更多的是“谈笑风生”。

    角力各方万科、宝能系、华润、安邦以集体赞成继续停牌的形式,向外界宣告目前他们“利益一致”。

    向来支持万科管理层的华润集团,则出人意料地“倒戈”,对万科与深圳地铁集团合作中一系列程序性行为表示不满。这也为日后万科的走向增添了新变数。

    股东现场观察王石“还有没有进取心”

    3月17日下午,位于深圳市盐田区大梅沙的万科中心6楼会议室,是中国财经界的“风暴中心”。

    位于大梅沙的万科中心,是万科总部的所在地。这里,距深圳罗湖区的华润大厦24.3公里,距同在罗湖区的宝能汽车大楼24.6公里,距福田区的深圳地铁大厦32公里。4年之后,深圳地铁集团建设运营的地铁8号线,将从万科中心附近穿越而过。

    民营“野蛮人”宝能、“不欢迎民企”的万科管理层、央企股东华润、地方国企“小伙伴”深圳地铁,过去一年中,它们的利益纠葛与“爱恨情仇”,早已为人熟知。去年疾风暴风般举牌万科时,宝能系老板姚振华“起家史”,都被扒出来了。

    17日的15时,万科今年第一场临时股东大会在万科中心召开。会议的议题,是表决万科与深圳地铁集团的重组事宜。3月13日,停牌3个月的万科公告了与深圳地铁集团签署的合作备忘录:深圳地铁集团将以400亿元-600亿元的资产入股万科。

    会议的表决结果,将关乎万科——这家全球最大的地产航母——未来的航向。它是驶向24公里外的宝能汽车大楼,还是32公里以外的地铁大厦,全仗股东们接下来的投票。

    13时,距离临时股东大会召开还有2小时,已有不少股东,冒着细雨前来登记。“我来参加股东大会,就是来现场看看宝能的态度,好决定我是投出支持票还是反对票。”一位个人股东说。

    与会的机构代表也不在少数。去年“万宝之争”火爆时,时年64岁的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圣诞节前后两日内往返香港与深圳,前往机构拜票。

    现场,一位机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他所在机构会在网络投票,他是受单位委派到现场“看看万科及宝能系态度。”

    除了投票外,还有到场股东的动机是,“想近距离接触王石”。一位从上海赶来的小股东说,他想观察王石“是否还有当年的野心”。

    “我自己就是从事房地产的。我持有万科5年了,对万科很有信心,觉得它应该有更好的发展。但通过以前参加股东大会,我感觉王石没有当年的那种进取心。”这位股东对新京报记者说。

    而晚些时候开始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这位小股东果然对王石“发炮提问”了。

    宝能代表,“神情严肃”,“低调入场”

    宝能系是否会现身投票,也是会议开始前股东们谈论的重要话题。新京报记者看到,股东就座区域第一排左侧6个席位,均被贴上“预留”字样字条。这似乎表明,万科管理层已为重要股东的到来有所准备。

    14时30分,距股东大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4男2女的一行人,出现在万科中心一楼。万科工作人员快速将他们引领至6楼的会议室。

    领队的是一位中年女士。她穿着灰色休闲西装,围灰白相间的围巾,挎着红色的提包。会后,宝能人士向新京报记者确认,该女士为宝能集团副总裁、前海人寿监事会主席陈琳。

    在6楼会议室门口接待的,是3月13日才上任的万科董秘朱旭。朱旭一眼认出了陈琳。双方在股东登记处握手寒暄,表情轻松。紧接着,陈琳一行拿出一摞股东材料,按流程登记。万科的工作人员,还不时提示其注意事项。

    随后,宝能系的一行人由朱旭带领进入会场,在“预留”席落座。“低调入场”的宝能系代表,并未引起在场股东的过多注意。陈琳落座后,一直与左右两侧随行人员交谈。随行人员则神情严肃,不苟言笑。

    不久后,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总裁郁亮、首席风险官王文金、首席财务官孙嘉、高级副总裁谭华杰等8位高管,坐上主席台。

    决定万科命运的股东大会,开始了。

    王石说,有一天一定会退出万科

    本次临时股东大会有9项议程,包括“介绍会议开始前股东出席情况”、“股东提问”、“宣布表决结果”等。

    股东提问环节里,董事会主席王石成为被股东提问最多的管理层成员。此次临时股东大会前,万科年报称,王石去年年薪998万元。而过去很长时间内,王石一直在海外游学。他经常在微博上传“游山玩水”的照片。

    为观察王石“是否还有进取心”而来的小股东,向王石提了两个问题:“最近在看什么书,有什么书可以推荐?”“把万科当成自己孩子的王石,会在何时退出万科?”这两个问题,引来了现场股东们的笑声。

    “我最近在读一本名为《共享经济》的书。而我要推荐的书不止一本,是一套,就是日本女作家盐野七生写的《罗马人的故事》。”王石答道。

    王石简述了他荐书的理由说,“《共享经济》这本书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在现代社会,合作共享才能创造商业新模式。” 此前的3月13日,万科管理层在回应与深铁合作时称,“方案一定是多赢的方案,大家不要过多讨论谁输谁赢,我们希望所有人都是赢的。”

    而《罗马人的故事》一书,王石喜欢的原因是,“罗马人创造的国家,既有共和制、寡头政治制度,又有皇帝制、个人独裁制度。这对企业管理者很有借鉴意义。”

     长期以来,王石为万科确定了“管理层起主导作用”的治理结构。去年“万宝之争”开始后,不少舆论称,王石需要反思万科的治理结构。

    对于“何时退出”的问题,王石称,他从没有把万科当作孩子,“我把万科当作作品,这是团队、员工、股东和业主一起创造的。”

    “有一天,一定会退出万科,不论主动被动。”王石说。

    王石的这番回答,得到了那位提问小股东的认可。在王石表态“有一天会退出”后,这位股东高喊,“我不希望你退出”。

    王石道歉引来掌声

    在另一个股东发问时,王石道歉了。

    这位股东所提的问题是,“深圳地铁集团入股是否会使万科变成国企”。根据万科与深铁的合作方案,如果深铁400亿-600亿元的资产以发行新股的方式注入,深圳国资委下属的深圳地铁,将持有万科逾30%的股份。

    “混合所有制是万科的特点,从上市公司来说,股东不应该划分性质,无论民营、个人还是外资,都欢迎。”王石回答说。

    “有时候我的言论被解读成‘不欢迎民营企业’。”王石说,如果之前他的言论导致了什么误会,他再次道歉,“我绝对非常欢迎民营企业在万科的混合所有制中扮演重要角色。”

    去年7月,宝能系连续举牌万科A股,取代华润集团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去年12月,王石在万科的内部讲话中说,“不欢迎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今年1月的天山峰会上,王石公开称,“民营企业要想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我告诉你,我不欢迎你”。

    王石的上述讲话,被演绎为“不欢迎民营企业”,并在传出后引起了争议。

    在现场就上述言论道歉时,王石的语气与神情,均与回答其他问题时并无不同。王石道歉后,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

    王石、郁亮与宝能代表全程无交流

    15时45分,“对万科继续停牌议案”的投票开始。

    第一大股东宝能系的态度,是左右万科重组的重要力量。此前,外界多在猜测“姚老板”麾下的宝能系将投出何种票。根据分析,深铁入主万科最大的“受害者”,即是宝能。

    万科董秘朱旭宣布进入投票环节后,新京报记者看到,宝能系的投票代表陈琳,迅速在一张股东投票表格上的“赞成”栏上打了勾。随后,宝能系的其他5名员工,也纷纷投出赞成票。

    由于宝能系通过多个基金产品持股万科,因此需要多个员工代表各持股主体投票。宝能系也由此成为现场最后完成投票的股东。

    投票结束后的计票期间,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主动走向陈琳,两人进行了交流;没有跟宝能系的代表打招呼,王石径直走出了会场;郁亮则一直在主席台前与投资者交流。

    董秘朱旭对新京报记者说,现第一大股东宝能系、前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均派人到现场投票;手握万科6.18%股份的安邦保险,则没到现场,而是选择了网络投票。

    16时左右,董秘朱旭宣布,万科A股继续停牌的议案获得97.13%高票通过。这也意味着万科管理层、宝能系、华润、安邦均投下了赞成票。

    获知结果后,宝能系一行人,随即走出会场。

    据新京报记者观察,整个临时股东大会下来,王石、郁亮没有跟宝能系的代表陈琳说过一句话;而宝能系的代表,也没有跟其他投资者交流;股东提问环节,也并未向万科管理层提问。

    “宝能坚定看好中国经济和中国资本市场,努力为国家发展做出应有贡献。宝能维护万科全体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投票结果出来后,宝能回应称。

    对于各方一致投出赞成票,新京报记者询问朱旭,万科管理层是否和宝能系已建立良好沟通。朱旭未正面回答,只是表示“我们对股东负责,和所有股东均是良好沟通”。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会议间隙,朱旭与陈琳互相添加了微信好友。

    万科总裁郁亮,则回应了“与安邦是否形成一致行动人”的问题。郁亮称,一致行动人在法律上有严格规定,双方此前发布的合作声明立场不变。

    2015年底,在“万宝之争”愈演愈烈时,安邦与万科曾互发声明,表态支持对方。

    华润称,已向监管部门反映问题

    意料之外,原来的“敌人”变成朋友。同样意料之外,原来的盟友,突然转身扣动了扳机。

    作为万科原来的第一大股东和现在的第二大股东,华润集团也派代表到股东大会现场投票,并投出赞成票。

    1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新京报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华润代表的提问和发言。朱旭也只是确认华润到场并投下了赞成票。

    但在股东大会结束后,华润方面的代表,突然对万科与深铁合作中的一些程序性行为提出异议。华润集团表示,万科和深圳地铁集团合作方案公告,没有经过万科董事会讨论通过,是管理层自己的一个决定;万科董事会在3月11日召开了董事会会议,当天有21项细项,但完全没有提到12日将要签署与深铁合作的备忘录。

    华润方面还表示,目前华润派驻万科的三位董事,已经向深圳和香港的监管部门反映了上述问题。目前监管机构在处理反馈中。

    这也意味着,此前坚定站在万科管理层一方的华润,与万科管理层之间出现了分歧。对此,万科以“合作备忘录不具备法律约束”为由,认为签署合作备忘录,无需事先通过董事会审议,符合公司治理的相关规定。

    这一回应并没有说服华润。3月17日深夜,华润集团再度发声:万科以公司董事会名义(“承董事会命”)发布公告,且公告涉及公司重大资产交易及股价敏感信息,公告就必须先经董事会讨论。

    一直关注“万宝之争”的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解读“华润倒戈之举”称,万科引入深圳地铁集团,唯一难以受益的便是原来的大股东华润集团。

    “不论宝能还是深圳地铁上位,华润都不再重要,持股比例也不会改变任何局势。”沈萌认为,华润此时“倒戈”,也为日后深圳地铁入股万科增添变数。

    “股权面前人人平等”,小股东“不让座”

    投票结果显示,万科A股股票继续停牌的议案获得87.01亿股投票。其中,赞成84.52亿股,占比97.13%;反对2.26亿股,占比2.6%;2369万股弃权。

    87.01亿股,占到万科总股本的78.81%。这一投票参与率,也创下万科股东大会近年的新高。因股权分散,万科的股东大会股东投票参与率常年在50%以下。

    万科方面,似乎也没有预料到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参与率如此高。会议室内,万科准备了不到80个座位,而当天共有126名股东现场投票。

    虽然议案获高票通过,但现场仍不乏有股东表达自己的不满。

    一位万科“资深”股东说,她关注、持有万科股票已有15年,也多次参加万科股东大会。她认为,现在的万科亟须改变,“无论是从管理层还是从业务发展上,都需要做出改变,万科股票这几年都处在一个低估的状态,这就说明公司的经营管理没有做到让投资者满意。”

    对于深圳地铁集团以400亿元-600亿元资产入股万科,也有股东质疑,在深圳地价暴涨下,深圳地铁集团入股资产将会虚高,从而挤占中小股东利益。

    对于这个质疑,万科高管层并未在股东大会上做出回应。董秘朱旭在回答新京报记者询问时表示,估值将会由第三方评估机构根据市场原则制定,会保障各方股东利益。

    一位股东投下了反对票。他不满“万科常年漠视中小股东利益”。他说,“2009年我买的时候是7块多,去年行情好也就14块,市值这么多年都是白干了吗?而且这么多年也没分红,今年突然搞分红,不就是为了拉拢小股东支持它。”

    万科投资者的股东意识,也在另一个细节中得以显现。万科工作人员曾要求,一位坐在第一排的小股东,为另外一名股东让座。这一行为惹来其他小股东的不满,有小股东质疑“股权面前人人平等,凭什么要给他让座?”闻此,万科方面只能作罢。

 


 

[编辑: 周也琪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6111839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