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简介 新华网首页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江苏频道
  新华通讯社主办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盘古搜索
又闻水乡道情声
2016年03月30日 10:35:09 来源: 南通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作为一种民间说唱艺术,道情似乎早已淡出人们的生活。然而前不久,位于海安县里下河水乡的墩头镇举办了一场道情演唱会,让人们又听到了久违的道情声。

    优美的曲调,动人的唱腔,带给人们的不仅是欢乐,也让人们感受到道情这一传统民间艺术的魅力。

    道情传人刘志龙是个盲人

    墩头镇墩头村一处水塘边,有三间略显破旧的平房,这里就是道情老人刘志龙的家。

    3月25日,我们来到老人的住处。听到屋外的脚步声,老人赶紧迎了出来。得知我们的来意,老人微笑着连说谢谢,随后略带歉意地告诉我们,因为受了风寒,嗓子哑了,暂时不能唱道情。

    今年69岁的刘志龙先天双目失明。19岁那年,为了谋生,父母让他去学算命,刘志龙觉得算命是骗人的,没答应。他想靠手艺吃饭,就去东台拜师学道情。老人告诉我们,师傅叫宇广树(音),是苏北一带有名的道情艺人,对徒弟要求很严,当时包括他在内,共带了4个徒弟,另外3个一个来自淮安,一个是三仓的,还有一个是兴化的。

    “师傅早就走了,几个师兄弟也都不在了,现在还在唱道情的,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刘志龙不识字,所有的唱词曲调,全靠口传心记。或许他真的有这方面的天分,再加上勤奋,学了不到三年,师傅就告诉他可以满师了。从此,他手执渔鼓简板,行走于水乡,开始了走千里路、吃百家饭的卖艺生涯。有的时候,师傅也会叫上他一起合作外出演出。他到过滨海、兴化、如皋、泰州、高邮、仪征、六合等地,足迹几乎遍及苏中苏北。他坦言,唱道情其实就是要饭,不过不是白要。他最喜欢遇到人家有红白喜事,他会根据现场的情况现编现唱,喜事就表达祝贺和祝福,丧事就表示哀悼和安慰,一般情况下,人家会多给些钱。

    刘志龙终身未娶,一直一个人生活,唱了50年的道情,倒也没什么曲折。不过也有些事让老人难忘。一次是有个大户人家贺寿,请他去一连唱了两天;还有一次是“文革”期间,生产队长让他去给在打谷场拣种粮的人唱道情,被公社干部发现了,让他写检查。“过去农村没什么文艺活动,唱个道情让大家高兴高兴,也不知犯了什么错。好在生产队长帮我说情,说我不会写字,才过了关。”最让老人难忘的是1979年,他应邀到南通演唱道情,被南通地区行政公署文化局表彰为南通地区民歌搜集整理和演唱先进个人。

    今年2月24日,墩头镇专门为刘志龙举办一场道情演唱会。演唱会上,他演唱了《浪淘沙》《扬剧数板》《扬剧慢板》《耍孩儿》《泥膏糖》等传统道情曲目选段,还应观众要求即兴编词演唱。

    刘志龙曾带过两个徒弟,一个没兴趣,学了几天就走了;另一个年纪比他还大,根本记不住唱词。刘志龙原先担心,在他走了以后,这一带可能再也没人会唱道情了。

    但就在那天演唱会上,墩头初中的语文教师刘和兵带着渔鼓和简板现场学唱,并当场拜刘志龙为师。

    水乡道情有板桥遗韵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道情都由民间艺人卖艺时演唱,所以在不少人眼里,都觉得它太“下里巴人”。

    其实,道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唐代,而且,它和音乐有关,和诗歌有关,它原来也“阳春白雪”过。

    道情源于唐代的道曲。就乐曲而言,道情上接道调,而道调又上承道曲,道曲又源于道乐。道情艺术直接来源于唐代的道情诗。唐代民间新出现一种既唱声又唱情的道调,其声为“道情”调,其词即“道情”诗。演唱道情时,必须用渔鼓和简板作伴奏乐器,一般以唱为主,以说为辅,主唱者怀抱渔鼓、手持简板击节说唱。由于道情与道教有关,所以有传说称,道情的渔鼓为张果老的道筒,简板则为蓝采和的板子,张果老经常敲打着渔鼓、简板唱道情云游四方。

    宋元时期,道情逐步衍变为说唱体,并在明代趋于完善,成为一种优美的民间说唱艺术,并在流传过程中与各地民间音乐结合,形成了同源异流的不同流派。因为广受欢迎,道情逐步被民间艺人用来卖艺谋生,其内容大多带有劝世教化色彩,引导人们弃恶向善。

    值得一提的是,郑板桥在诗、书、画之外,还对道情这种为百姓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情有独钟,于雍正三年(1725)开始创作道情,雍正七年(1729)三十七岁时完成了《道情》十首初稿,几经修改,至乾隆八年(1743)时方才付梓。

    郑板桥直接参与道情创作,使得道情曲在南方,尤其在淮扬地区风靡一时。他的《道情》极赋水乡特色,因而被称为水乡道情,成为道情的一个流派。在海安广为流传的道情正是水乡道情,可以说是“板桥遗韵”。

    各方努力拯救水乡道情

    说到水乡道情的传承,刘志龙显得有些无奈:“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再也没有人需要靠唱道情谋生,再说现在喜欢听道情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后继无人,这是传承水乡道情面临的困局。道情剧目大多没有现成乐谱,靠艺人口口相传,没有得到系统的挖掘和整理。尽管现在刘志龙已经有了刘和兵这个徒弟,但只靠刘和兵一个人的力量显然不够。

    为了不让极具地方文化特色的水乡道情失传,有关方面已经着手破解困局。

    墩头镇教育助理陆军表示,今后安排5名音乐教师搜集整理刘志龙的道情曲目,并编成教材引进课堂,传承发展水乡道情。

    前不久,南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民间音乐研究所所长詹皖专门前往墩头镇拜访刘志龙,计划在年内将刘志龙演唱的道情曲目收集整理,收入《南通原生态民歌集成》。

    墩头镇也制订出一份拯救和传承水乡道情的详细方案,具体包括“四个一”:打造一支传承队伍,在教师中挑选语文老师和音乐老师,整理唱词和乐谱,学习道情演唱技艺。编制一本校本教材,以传统道情经典唱段为主体,同时根据时代需要创作一批新的道情唱段。上好一堂课,与南通大学民间音乐研究所和南通市民间音乐研究会合作开发一堂道情教学样本课,向全市推广。营造一种氛围,通过有效的宣传,激发人们保护、传承水乡文化的热情。 此外,在条件成熟后,启动水乡道情申报“非遗”工作。

    目前,由海安县文化馆创作的新编道情《白龙桥》,刘志龙老人已经背下全部唱词,开始在县文化馆剧场演出。以廉政建设为主题的新编道情《清廉花儿四季开》已完成创作,并由刘和兵主唱在墩头镇巡回演出。

    对刘和兵这个关门弟子,老人如此评价:“他学得很用心,唱得也很好。”而刘和兵则告诉记者,他已跟随老人学了三年道情,之所以今年要公开拜师,一是作为年轻人带头表个态,号召大家都来关心水乡道情的传承;二是以后可以在学艺的同时,名正言顺地照顾老人的生活。(毛雨森 蒋晓东

 
(责任编辑: 姜宁 )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25)84783450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485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