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小官巨贪案件群体化现象明显 须引起重视

2016年08月13日 18:42:06 来源: 新华网

    “小官巨贪”案件,是指职务犯罪人员职务、级别不高(本文特指基层科级以下干部),但涉案金额在50万元以上的案件。以镇江为例,2012年以来,江苏省镇江市检察机关查办此类案件共6072人,其中,2012年查办67人,2013年查办1213人,2014年查办1316人,2015年查办1723人,2016年上半年已查办1213(如图一),呈逐年上升趋势。在所办案件中,涉案金额50万元至100万元有12件,占查办案件总数的20%;涉案金额达100万元至500万元有37件,占查办案件总数的62%500万元至1000万元有4件,占查办案件总数的7%1000万元至1亿元有5件,占查办案件总数的8%1亿元以上有2件,占查办案件总数的3%(如图二)。“小官巨贪”案件频发,不仅危害后果严重,而且群众反映强烈,严重影响了干群关系,亟须引起重视。

IMG_256

  图一:2012年以来镇江市检察机关查办“小官巨贪”案件情况

IMG_257

图二:2012年以来镇江市“小官巨贪”案件涉案金额情况

主要特点

光明日报在分析“小官巨贪”的文章中采访了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他用八个字概括了“小官巨贪”的特点:“官小胆大,权力集中。”

具体来看,“小官巨贪”案件主要有以下特点:

基层党政领导干部占相当比例。随着国家对基层基础工作扶持力度不断加大,基层党政领导干部直接管理和发放的资金量较大,极易滋生严重腐败。以镇江为例,在查办的案件中,涉案人员中担任基层党政组织领导职务的有17人,其中镇(街道)党委书记6人,镇长、副镇长6人,村(社区)支部书记5人。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表示,“小官”大多身处基层,掌握“小权”,却管理具体事务,“所管辖的多为与百姓直接相关的敏感部门、关键部门、要害部门,含金量很高,因此贪腐也容易滋生。”

重要岗位权力节点和民生民利领域成发案重灾区。以镇江为例,在检察机关所查办的案件中,有36名涉案人员为一般工作人员,占所查办总人数的一半。这些人员通常掌握资金管理、项目审批等实权,所在的岗位处于重要权力节点,以权谋利、中饱私囊的空间很大。同时,发生在新农村建设、惠民补贴、征地拆迁、医疗卫生等民生民利领域的案件有3541人,占涉案总人数的58.3%

涉案人员系统化、群体化现象明显。“小官巨贪”案件大多伴随“群蛀”现象,在共同经济利益链条的驱动下,涉案人员相互勾结,利益均沾。有的还把家庭当成了权钱交易场所,间接搞利益输送掩人耳目,亲人、情人等特定关系人成了贪腐利益共同体。以镇江为例,在查办的案件中,属窝串案的有4253人,占所查办案件总数的70%

原因分析

价值观念错位,放松职业道德约束。专家指出,“天花板效应”造成官员心态失衡导致“小官巨贪”。在基层,许多官员错误地认为“自己的晋升渠道有限,不如攫取经济利益弥补政治损失”。在查办的“小官巨贪”案件中,涉案人员大多具有较强的工作能力和水平,但不能正确对待名利得失。有的涉案人员对自身职务、收入不满,以致心理失衡,用腐败来补偿职位不高带来的“被剥夺感”;有的涉案人员认为权力不用“过期作废”,只要不被人察觉即可;还有的涉案人员迷恋不良嗜好,难以自拔,不惜以身试法。

法治观念落后,习惯于权力运行潜规则。在所查案件中,涉案人员大多长期扎根基层、关系网错综复杂,极易出现权力寻租;有的基层干部素质不高,缺乏法治信仰,习惯于运用“市井智慧”和“江湖规则”办事,加之权力运行高度集中,资金管理与分配随意性大,缺少合理监督制约和有效防控风险机制。

监督体系不健全,权力寻租具有一定空间。基层监督制约机制不健全,权力监督不到位。同时,不少“小官”长期处于关键岗位,人脉关系复杂,很容易形成监管“盲区”。

光明日报分析称,“小官巨贪”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有效监督。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上级政府很难对基层领导干部进行全程性、实时性监督,使得一些基层领导干部产生了权力无边界的错觉。”

庄德水认为,从下至上的民主监督和社会监督,在基层并没有发挥应有作用,有些地方甚至出现民主监督被架空的情况。一些基层领导干部用各种借口不公开权力、财务清单,很大程度上使基层的民主监督流于形式。此外,在一些地区,还存在基层领导干部与上级领导干部结成“利益同盟”的情况,导致上下级共同“掠夺”基层资源,阻断了公众的诉求渠道。

中国网评论称,纵览小官们的腐败,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监管缺失。脱离制度约束的权利必将变成谋取私利的工具,对与群众联系紧密的“小官们”更是如此。监管体制的缺失,自然衍生出日益令人触目惊心的“小官巨贪”现象,如果权力监管不到位,无论官大官小,无论“清水衙门”还是“油水肥差”,都可能“苍蝇丛生”、“老虎抖威”。

惩防对策

加大惩治力度,保持基层反腐高压态势。充分发挥检察机关惩治腐败的职能作用,加大案件突破力,提高查处率,增强查办案件的震慑力,倒逼形成“廉荣贪耻”的基层政治生态。重点查办发生在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征地拆迁、环境保护、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的突出问题,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苍蝇”式腐败问题。

健全规章制度,实现基层权限有序配置。积极构建结构合理、配置科学、程序严密、制约有效的基层权力运行机制。深化用人制度改革,选好配强基层干部,建立权力清单制度,对基层干部的权限进行清权确权。大力推行基层干部交流、岗位轮换、任职回避等制度,对一些基层关键岗位的人员进行定期轮岗,压缩基层干部权力寻租的空间。加强基层民主自治制度建设,使决策、执行、监督相互制衡,防止少数人滥用权力。

完善监督体系,确保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创新基层权力运行监督形式,努力形成多层次、广覆盖的监督网络。资金使用实行管与用分开、钱与账分开、票与款分开、管与监分开、审与报分开等,把每个环节都置于不同主体的监督之下。推进政务、村务公开,创新信息公开的形式,规范信息公开的程序,拓宽信息公开的内容,细化信息公开的事项,确保权力始终在阳光下运行。全面加强财务监管,对一些职级不高但身处重要岗位的基层干部,定期开展任职审计和离任审计。加强对重大决策、重大项目、重大事宜等的监督,形成自上而下、层层制衡、自律和他律相互补充的长效机制。

中国网评论称,要从根本上杜绝“小官巨贪”现象,必须首先从规范权力运行着手,找到基层权力暗箱操作、缺乏监管的症结,完善监管体制机制,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此外,还要加强纪检干部队伍等监管部门的自身建设,加大对监督机构自身的问责力度,唯有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才能让“小官们”被约束在“不想贪”、“不能贪”、“不敢贪”的制度笼子。

    加强廉政教育,狠抓基层干部政治素质。加强对基层干部的纪律教育和反腐倡廉教育,增强其遵纪守法、廉洁自律的自觉性。充分发挥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体的宣传作用,引导广大基层干部依法行政、依法决策、依法管理。围绕党的惠民政策,加强对基层群众的法律政策解读和宣传,提高其法治意识和监督水平,充分利用新媒体,提高人民群众检举违规违纪行为的积极性,将对基层干部的监督真正落到实处。

光明日报:有效解决“小官巨贪”问题 抓牢“两个责任”不松手

国家行政学院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刘峰认为,要从科学设置权力,规范权力运行,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制约力度等方面入手。

拍“苍蝇”要打持久战。在制度上,要建立权力公开制度。“政府只有透明了,权力才能被监督。”权力公开制度需要公开四个清单,即责任清单、权力清单、财物清单和负面清单。前两个清单相辅相成,先有责后有权,越到基层权力责任越要明确。财物清单即财务预算公开。负面清单则是要求基层官员“放权”,只有“四单合一”,才能真正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有效遏制腐败。

应进一步完善监督与制约制度,加大舆论监督力度,加强第三方评估,让专家参与到监督中来,增强监督的专业化。同时,各级党委(党组)要切实担负起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各级纪委(纪检组)承担起监督责任,积极动员各方积极力量,共同参与到监督中来,让腐败无处藏身。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认为,互联网具有空间大、信息量大、获取快捷、超越地域限制等优势,这就拉近了政府与群众间的距离,让监督更为快捷高效。我们应充分利用网络反腐,提高反腐效率,形成反腐合力。(新华网江苏频道根据检察日报、光明日报、中国网等报道整合)

 

 

[编辑: 许任芳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21119386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