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2个月内被执行人出账7000万 武进法院遭投诉

2016年08月16日 14:54:06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8月16日电(虞启忠)常州环海搭建公司法人代表曾先生最近很窝心:一方面,历经二审赢了官司却拿不到240万元工程款,为了支付工人劳务费和材料费,不得不出售常州的一套住房、借高利贷以求周转;另一方面,在向常州市武进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一年多,法院一直鲜有作为,而在他们申请强制执行2个月内,被执行单位却连续出账7000多万元。日前,他向本网投诉常州武进区法院执行不力,并吁请有关部门对该案进行执行监督。

常州市中院二审生效判决

投诉人提供的被执行人公司2个月内的流水账明细

    投诉:200多万工程款迟迟执行不到位

    曾先生称,环海搭建公司2008年12月5日成立,现有员工100多人,主要承接工地搭建,挣得全是血汗钱。2012年2月,公司承接了江苏天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牛塘镇天逸花园的脚手架劳务,高峰时每天有20多个工人人进场施工。2013年9月工程完工后,由于江苏天钥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公司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经过武进区法院一审、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历经一年半的时间,终于在2015年1月30日拿到了常州市中院的生效判决书(2014常民终字第1229号),法院确认江苏天钥公司应支付环海搭建公司工程款227万余元,加上诉讼等其他费用达到了240万元。法院判决,上诉款项江苏天钥公司应在法院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给环海搭建公司,但江苏天钥公司并没有如期履行。 “由于当时接近年关,大量的工人工资面临无钱支付,工人们拿着判决书前去天钥公司讨要劳务费,但依旧没有拿到任何款项。”曾先生说,“为了及时支付工人劳务费和材料款,不得已下我们出售一套住房、借高利贷兑现、周转。”

    在多次讨要工程款无果后,曾先生寄希望于法院强制执行。2015年3月4日曾先生委托律师正式向武进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后,法院一直也没有动静。为此我们也写过无数的举报材料、工人也多次集体去法院讨说法,每周院长接待日工人都会去,可是事情一直是没有解决。”对此,曾先生非常不满,“难道法院判决真是一张废纸?执行难到底难在哪里?”

    申请人惊呆了:申请强制执行后,被执行人账户两个月出账7000万

    “如果天钥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那还情有可原,但是在执行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不正常现象。2015年3月4日我们申请强制执行,并提供被执行人基本帐号。2015年3月11日武进区法院即送达了执行通知,但没有下文。在我们多次举报、律师抗议后,2015年5月15日法院查封了天钥公司的基本帐户,不查不知道,一查真的要吓一跳,从送达执行文书的2015年3月11日到查封的2015年5月15日,区区两个月的时间,该基本帐户的资金往来是进账7000余万,出账7000余万元。但是法院5月15日查封的时候帐户上没有钱,查封后,帐户上没再任何款项。”曾先生说,“当时真是惊呆了,欠款200多万,而对方往来资金7000多万,只是其一个零头,到底是对方无财产执行还是法院执行不力?”

    曾先生说,不仅如此,他和代理律师多次向法院指出江苏天钥公司当时有两辆宝马车的执行线索,但是法院一直以找不到车辆为由不予查扣车辆。

    调查:执行监督谁来监督?

    为了调查核实曾先生的投诉,8月11日本网跟随曾先生再次来到武进区法院执行局。执行员邰文革接待了曾先生。“我也知道你们向江苏省高院执行局反映了,你们的执行问题不是我们不执行,是牛塘镇政府还欠他们公司5000多万工程款没付,等他们支付了,我就给你执行到位。”邰文革对曾先生的来意非常明了,直言“还需要等”。

    曾先生再次就江苏天钥公司7000万流水出账追问承办人,他坚称当时不知道账户上有那么多钱。“过去的事情不提了,目前我们查扣了该公司一辆宝马车,最近进行拍卖,7月16、19、20日,我们又分别对天钥公司在江南银行、工行、华夏、南京银行的4个账户进行了查询,但账户上没钱,现在就等牛塘镇那5000多万的工程款支付好执行”,邰文革说。

    申请人申请了法院强制执行,又多次请求法院查封天钥公司基本帐号,法院为何迟迟不作为?那7000多万的款项到底是什么钱,流向了哪里?牛塘镇政府的5000多万工程款与本案有什么关联?5000多万的工程款执行线索是否确实存在?本网随后来到武进法院办公室,希望能就曾先生的执行投诉给法院相关领导做个反馈,并能了解武进法院关于该案的执行到底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了解此案执行难到底”难“在哪里?。但该办公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性工作人员以本网没有事先预约、手续不全断然拒绝了本网调查核实,并再三追问“你是怎么上来的?”。

    牛塘镇政府欢迎本网调查,回复本网并不欠工程款了

    离开武进法院后,本网来到牛塘镇政府,就执行员所说的牛塘镇政府还欠5000多万工程款到底是否属实进行调查核实。牛塘镇政府宣传办的工作人员认真地接待了本网,经过咨询领导,该工作人员回复本网:牛塘镇政府与本案执行申请人无任何关联。整个项目工程款5亿元,牛塘镇政府2015年底已经支付2.8亿元工程款,并为开发公司担保2.6亿银行贷款,因为开发公司不支付利息,牛塘镇政府作为担保单位,已经归还银行2.6亿元。这样算下来,镇政府为开发商支付的早已超过工程款。

    “这个240多万元不是贪污来的,主要是工人的血汗钱,是劳务费和材料费。虽然我们公司已经想办法解决了大部分给工人,但是我们也实在没有能力全部先垫给工人。如果连血汗钱法院都不能保障的话,那法律的尊严又在哪里?”曾先生说,目前他们已经向江苏省高院执行局、常州市中院执行局反映,希望有关部门严格最高人民法院和江苏省高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对老赖出狠招,维护法律权威,同时,也吁请有关部门对该案执行依法进行执法监督,杜绝执行懈怠等非正常行为。对此,本网将继续关注。 

[编辑: 实习生张正昕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99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