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庄献锋:铁血刑警“庄三疯”的快乐

2016年12月02日 14:34:21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12月2日电(沈益 沈文达) “庄三疯”,这既有调侃之意,更有敬重之情,这是同事们为庄献锋起的绰号。因为这么多年,只要一碰上案子,他就来精神。“患腰椎间盘膨出多年,颈椎也不好,左耳已经聋了,现在右耳也出现了问题,大疱性鼓膜炎。”中队长钱力总是提醒他要听医生的话多休息,“可他一看到案子眼睛都是绿的。”

    在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刑警大队湖塘中队的16年里,庄献锋侦破大小刑事案件189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100余名。每当有人问他为何如此拼命的时候,他总是淡淡的一笑说,“破案是一种快乐!”

正在讨论案情的庄献锋。

    一米高的案卷 近三年的追踪

    在上周,连续高强度奋战了三年的庄献锋终于休了一次公休假,算是对自己破获了一起疑难案件的奖励。“这是一起标准的大流窜作案。”该案犯罪分子手段老练,反侦察能力极强,关于他的案卷堆起来已经有一米多高了,庄献锋感觉碰到了对手,暗下决心不破此案誓不休假。

    2014年12月20日,武进牛塘工业园区的一个厂房失窃,被盗走现金八万九千元。“他对现场环境非常熟悉,进去先把电闸关掉,找到保险箱,开启电闸,再去把监控的主机关掉。”由于工业园区地方偏僻,监控也不完善,只在视频中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半年之后,2015年的6月份,这名嫌疑人再次作案,马杭的一个红木家具城失窃,被偷掉了一对象牙;2015年的12月份,南夏墅那边的一个厂房失窃。今年的8月1号,南夏墅工商局附近又发生一起案件;8月6日,华夏村委有发生了一起案件,被盗现金八万多。“都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连正面都没有拍到过。”

    直到今年的9月3日,犯罪嫌疑人来到武进城区的永安花苑社区作案,他的整个作案过程第一次就被庄献锋比较清楚的掌握。“他下午五点不到就到了现场,然后开始一边转一边望,一直等到夜里十二点四十分,才开始进入案发现场作案。”庄献锋说,这名嫌疑人十分的谨慎,凌晨一点十四分作案出来之后,他先穿过一个小区翻围墙出来,之后居然能够在附近路边的一个绿化带的树丛里躲藏一个多小时,到两点四十几分才走出来从下一个路口原路返回。

    庄献锋说,以前都只能确定他的作案时间,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通过最后这起案件,渐渐摸清楚了他的作案特征。“不能用常理来考虑他。”于是,庄献锋他们迅速调整思路,再重新把之前的案件梳理一遍,把搜索范围扩大,通过大数据碰撞,最终确定了这个嫌疑人。

    该嫌疑人是一名水电工,对电路相当熟悉,而且对保险箱也很有研究,主要目标是工厂企业和政府机关,都是他曾经干过活的附近,每次踩点就要踩一个多礼拜,专挑附近有空地的目标下手。

    庄献锋说,这是他参加工作16年来第一次碰到这么难对付的犯罪嫌疑人,但正所谓“邪不压正”,越是有挑战,他越是觉得有意思,工作的乐趣也都在其中。

    撕票前15分钟 及时“破译”绑匪身份

    不畏艰难,迎难而上,是庄献锋这类老刑警身上的优良品质,他们总能排除万难,在紧急关头果断出击,将犯罪分子斩于马下。

    今年2月1日上午,甘肃警方转来警情,说来常州实习的女大学生诸某遭人绑架,警情的核实查证工作随即展开。受绑匪不断紧逼威胁,在情感上始终有所顾虑的受害者家属,数小时后才向警方提供诸某被绑时几近裸露的照片,案情最终得到确认,专案组成立。

    接到任务,中午已过,线索却寥寥无几。摸排调取监控后,庄献锋便与时间赛跑,全面梳理浏览视频资料。经过一下午时间,一辆嫌疑电动三轮车最终进入了警方视线,给案情的侦查提供了方向。然而,绑匪却不给警方任何喘息的机会,叫嚣着让诸某家属汇款到指定银行账号,否则就在第二日零点撕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为了先稳住对方,警方让家属先打进5000元。23点过后,有信息显示,绑匪在鸣凰一家自助银行取款2000元后随即消失。撕票的时间在一步步逼近,每个人的心也一点点揪紧,尽快抓到绑匪已迫在眉睫。“走,上街,找他去!”庄献锋拉上队友。“绑匪的这次取款是一种试探,为避免夜长梦多,减少被抓风险,他会尽快再去提款。”庄献锋分析。

    晚上,气温零下1摄氏度。23时35分,街上人车稀少。一名男子戴着口罩,从自助银行出来,摘下连衣帽,露出两眼,这是他第二次取款。一辆车子从路边悄然驶过,停下。男子有些警觉,转身加快了步伐,两个身影从身后快速将他扑倒。距离撕票的时间仅剩15分钟,绑匪邓某落网。离抓捕点百米以外的小区出租屋里,受害人诸某被警方成功解救。“当受害人被成功解救的那一刻,那种因为成就感所带来的快乐,是任何美好都代替不了的。”

    铁血人生不知倦 时刻准备再出击

    庄献锋今年已经39岁,这在警界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年龄,尤其是干刑侦工作,警情就是命令,经常需要加班加点,没日没夜的苦熬。“破案的机会稍纵即逝,你不能放松一丝一毫。”由于身体不再年轻,很多之前埋下的病根慢慢的恶化开来。局里领导也多次提出要给他换一个相对轻松的岗位,但都被他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就是喜欢干这个。于是,拼命三郎“庄三疯”的传说一直延续着。

    2011年,辖区某国道路边一男一女被人杀死。庄献锋根据专案组安排,对周边几个村庄进行走访摸排,筛选可疑对象。工作持续了3个多月,庄献锋每天工作都在12小时以上,并经常熬通宵核对情况。这期间,队友们发现,有时跟他讲话,庄献锋似乎在分神,没听见一般,队友们以为是他太累的缘故。庄献锋本人也没有在意,“就感觉听力下降了。”在摸排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有队友忽然发现,他左耳有脓水流出。经医院检查,庄献锋得了中耳炎,耳膜已经穿孔了。在医院治疗后,病情得到控制,但接二连三的工作任务让他无暇进行专门的医治和护理。

    2013年8月,一电缆线盗窃团伙落网,为搜集证据和串并案件,庄献锋白天侦查,晚上审查,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当最后一天审查结束,他的左耳发出“啪”的一声,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左右听力环境忽然失衡,他觉得天旋地转,并不断地呕吐。队友将他送医院后,被医生告知,由于他疲劳过度,导致突发性耳聋,听力已无法恢复。

    现在右耳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同事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纷纷劝他保重身体,但他却表示自己会做好调节,但要让他离开喜爱的刑侦岗位是办不到的。“当案件找到线索,成功侦破,那种成就感是无法形容的。”庄献锋说,破案过程越艰苦辛酸,就越能感知发现线索的兴奋和破案的快乐。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庞雪汀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004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