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时下媒体好倡“廉” 各部门常言以自律

2016年12月06日 16:40:40 来源: 新华网

    时下媒体好倡“廉”,各部门也常言以此自律。然而谈及“廉”的涵义却语焉不详,挂一漏万。不妨看看古人对此的解释,当可从中得到启示,有所借鉴。

    《说文解字》说“廉”:“廉,仄也。从广( yǎn)廉声……广,因广为屋,象对刺高屋之行。”可见“廉”与古时房屋建筑形状相关。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有言:“堂之边曰廉……贾子曰:‘廉远地则堂高,廉近地则堂卑’,是也。堂边有隅,有棱,故曰廉。”堂的边棱特点是方,直,所以“廉”之初便有方正和正直之义。《说文解字》又言:“兼,并也,从又持秝。兼,持二禾。”即一手持二禾为兼,亦指不偏私。可见“廉”的本义在于公正无私,尚兼顾而非独断,不仅不可因利益而废公,亦不可因其他,如血统、政见和喜好等偏私,现在人们多单指“廉”为“清廉不贪”,未免有些以偏盖全,失其根本。

    事实上,“贪腐”之“不廉”易于察觉,用事者有心,则不难除弊务新,如清雍正朝,这种腐败问题就解决得比较好。然而后一种“不廉”表现非常隐蔽,当事人往往并无自觉,甚或以此为“公心”,自居自得尚且不及,惶论改弦易辙,正身黜恶,其危害显然较前者大得多。帝国时代,因不公而失政,以致失天下的例证可谓不胜枚举。

    北宋之王安石变法,史学界研究其教训的论述已有不少,但注意到其不公失政这一点的却不多。其时,新党旧党相争,党同伐异,可叹自命儒者的宋朝士大夫,全不记得“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以及“君子不党”“和而不同”的圣人之训,但掌权柄,便将国之重器用以清除异己,甚至不择手段到“以言治罪”,朝堂之上,尽显“小人同而不和”之丑态。结果“变法帮了腐败的忙”,锐意革新成了聚敛无度,看似强国实则弱民,是以宋之富虽空前绝后,终不免亡国之数,后世论此,不乏以其速亡归咎于王安石变法者。

    若论偏私独断而失政亡国与公正兼顾而得国大治,其对比之鲜明恐怕无如隋唐者。简朴持国,鲜有帝王胜过隋文,然而这位“励精之主”昧于为政之道,“不肯信任百司,每事皆自决断”,“宰相以下,惟即承顺而已”,如此,虽“劳神苦形”,但“未能尽合于理”,杨隋二代而亡,不仅亡在炀帝之穷奢极欲,文帝独断之流弊亦难辞其咎。而与“贞观之治”联系在一起的唐太宗,若论以“勤政”与“简朴”,不仅断不如隋文,甚至比不上寻常帝王,未能得廉之“俭”,著名史学家吕思勉先生更言其不过“中人之资”。但太宗将廉之“正”发挥到帝国时代所能做到的极致,便成就了千古帝王梦寐以求的功业。贞观元年,太宗对黄门侍郎王珪说:“中书所出诏敕,颇有意见不同,或兼错失而相正以否。元置中书、门下,本拟相防过误。人之意见,每或不同,有所是非,本为公事。”要求群臣“灭私徇公,坚守直道,庶事相启沃,勿上下雷同也。”后太宗又多次重复这个意思。若观其行,则可以魏征为应证。魏征出身山东,非关陇一脉,又因寒素被太宗嘲为“田舍翁”,且曾是前太子近臣,建言杀秦王以绝后患,然太宗得位后不仅不降罪,反而恩宠有加,不数年便将驳诏权柄相授,使其终身执掌门下省事务。终贞观一朝至永徽初年,君主大抵能不因异见罪人,群臣多能直抒己见,不刻意附和,不曲意逢迎,议政得以兼听,执政得以兼顾,公正之气象既成,贞观之治垂手而至。

    由是观之,于执政用事者而言,不贪之“廉”不过是本分,是为官之正“术”,做得再好至多无过,惟务公正之“廉”才能得廉之根本,得为官之正“道”。 (刘芳)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畅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006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