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新华网2016全国两会特别访谈,我是访谈主持人刘畅。这一时段,走进我们访谈直播间的是全国政协委员、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欢迎袁董,您好。


[袁亚非]

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

袁董,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今年在会上您都带来了哪些提案呢?


[袁亚非]

针对精准医疗,针对商标法我们都有一些提案,包括针对“走出去”,主要是这几个方面。


[主持人]

那么从民营企业家的角度来看,您是比较关注哪些领域的?


[袁亚非]

作为民营企业,我们觉得“十三五”期间,国家供给侧的改革不要说是民营企业,全国企业都很关注。在中国经过了几十年的高速发展,我们如何在新的层面上,国家能够从量变到质变,然后一个企业同样也存在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也关心国家的政策,一个是国家对经济本身的政策,二是针对民营企业本身的政策,再一个是产业本身的导向。


[主持人]

今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就三胞集团而言,为了更好树立并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我们三胞集团是如何做的,以实现新的增长发展?


[袁亚非]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1993年从机关出来开始创业到今天,现在三胞集团加起来全球有9万员工,在海外有3万员工,在国内大概有6万员工。五年前三胞就开始做了一些转型,比如说我们5年前就开始进入了养老行业,进入了医疗行业,然后我们卖掉了我们的制造业,我们基本上停止了我们的房地产业,然后开始为海外的并购做准备。现在三胞形成了大健康、大金融、大消费的这样一个产业布局。


[主持人]

那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情况有了这样的转型?


[袁亚非]

一个国家、一个企业其实都一样,刚开始发展的时候都是粗放型的发展,发展到一定时候你也粗放不了了,也没法粗放了。所以当时我们就判断,十八大以后中国的经济如果要可持续的发展下去,必须要走转型升级的道路。你说原来靠投资、出口、消费拉动经济的发展,投资现在村村都通高速路了,你说主要的投资也基本在这20年都完成了,过去我们长江一条桥,现在长江上估计都数不清有多少条桥了,隧道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所以我们觉得以投资拉动经济,已经度过了它的高峰期,所以国家肯定要转型。


[主持人]

没错,同样的道理,企业也要面临转型。


[袁亚非]

对。出口拉动呢,客观地讲主要那时候是依靠劳动力、人口红利。我们觉得,这不是我们一个国家的问题,西方国家都是经过了这条路的。所以纵观历史和世界,他们也进行了调整,只不过人家调整的时间比我们早而已,今天我们也进入调整期,这是非常正常的。所以那时候我们就觉得要进行调整,往民生方面进行调整,人有钱了就要活得长,就要少生病,就要健康,所以医疗健康、生物医疗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养老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消费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所以我们将要转型。


[主持人]

还有一个现象,我们注意到随着体量的增大,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在经营管理方面面临着“巨人症”的现象,您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


[袁亚非]

这里有两个逻辑,首先是时代的变化,这个时代进入了互联网社会,互联网社会我经常在公司讲,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变化、速度以及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要求得如此的明显,所以我们就叫“大平台、小组织”。


[主持人]

这如何理解呢?


[袁亚非]

三胞整个是一个大的平台、大的资源、大的品牌,在里面我们设计了很多小组织,我们自己叫“阿米巴”模式,就是尽量缩小组织,我们的企业有三个特点,我经常讲:一是全资企业不再干,没有合作伙伴的企业不干;二是团队没有股份的企业不干;三是这个企业没有未来资本运作计划的事不干。这就充分地激发大家的积极性、创造性,由员工变成合伙人,以这种形式才能好好地管好新时代下的“大组织、小企业”,这样才能把企业管得更灵活、更好。


[主持人]

还有一点就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着手于关注公益事业,我知道我们三胞集团也不例外,在这方面有没有取得什么成就呢?


[袁亚非]

我本身是公益组织——光彩事业的全国副主席,在国内我们做了很多公益,包括公益学校的建立。习总书记提出来“精准扶贫”,例如,我们做一件事,这个县所有的学生保证他都上学,上不起学的全由我们负责,我觉得,能精准地把这件事办好也算叫“精准扶贫”,我们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国际公益这块,英国威廉王子和我共同设立了野生动物全球保护基金,专门对全球的野生动物进行保护。


[主持人]

我们关注到三胞集团最近几年来在海外收购的动作不断,那么对于国内民营企业而言,在实现走出去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呢?


[袁亚非]

首先要认清为什么要去国外,你别为去国外而去国外。实际上非常客观地说,国外比我们早走了很多年,所以我们现在到国外收购很多东西,不但收购它的资源,还要收购它的产品、收购它的技术,同样不要忘了收购它的商业模式,收购它的管理系统。二是要考虑清楚用什么样的方式跟别人合作,这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那我觉得这些问题还是相对来讲比较严峻的,那面临这些严峻的问题,我们三胞集团主要要做好哪几方面呢?


[袁亚非]

一个想清楚,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们想得还是比较清楚的。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叫“未来定义未来”,中国的未来比如说这个行业怎么走我们并不清楚,比如中国养老产业该怎么走呢,我们实际上并不知道,但是在国外已经有了成熟的养老模式,那我把他买来就好了,变成我的企业了,我还看不懂你吗?然后就在中国落地,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买他,用国外已有的东西定义我们的未来,拿他们的东西结合好中国的事情。百年企业一定有他生存的道理,一定有他的逻辑与经验,相对于别人我们很年轻,我们就要学习人家这些成熟的经验,在中国怎么落地。这是一个明白为什么的问题。


[袁亚非]

二是人才,我创业到今年总共22年了,三胞到今天我们已经拥有了全世界8个国家的员工,全世界前50所学校的学生我们都有,我们现在每年新招的千人学生都是从全球前一百位学校招的。另外,我们从世界500强企业等都找了很多优秀的人才,你要有人才才行,所以我们做并购可以自己做,人才的储备很重要。


[袁亚非]

另外,你还要有一定的积累、信用,还要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在国际上,信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说到的事儿都没有忽悠别人,三胞现在在欧洲的诚信很好,人家就觉得三胞说的事都干成了。我经常用一句话“除非我没说,但我说出来一定是真的”,所以诚信在这里很重要。


[主持人]

诚信很重要、人才很重要。非常感谢袁董作客新华网访谈间,跟我们分享了成功的经验,也希望三胞集团在袁董的带领下越来越好,三胞人可以早日实现他们的宏伟蓝图,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感谢网友的关注。



0100200216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