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启动最大规模老小区出新 5年惠及百万居民

2017年02月14日 07:21:33 来源: 新华日报

    不让老小区沦为城市遗忘的角落。近日,南京召开老旧小区整治动员大会,今年南京计划整治老旧小区240个,涉及房屋1900幢,惠及居民7.2万户。到2020年,南京要出新936个小区,涉及百万居民。出新“静悄悄”,居民感受却很深,他们说老房子出新后住得更舒心,也感觉更有面子。

    政府送了10万元大红包

    在繁华光鲜的高楼大厦后,在车水马龙的道路旁,在新建高档小区的不远处,城市散布着大量显得破败的老旧小区。2016年南京出台老小区整治五年行动计划,提出对936个未曾整治过的小区全部出新,惠及30多万户家庭的上百万居民。去年,南京整治老旧小区184个。

    “小区搞好了,我心满意足,就想在这终老。”2月10日,家住南京市瑞金路50号小区9幢的谭平津告诉记者,小区建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是“豪宅”。40年过去,小区破旧不堪,绿化带丑得像“癞皮狗”,车乱路窄,时常堵得走不动。去年10月一出新,变化翻天覆地:道路洁净,绿化整齐,车辆摆放有序,一楼家家小院有门廊墙帽,有飞檐翘角,十足的江南庭院。

    在栖霞区的化工新村,居民傅金城爱在花园散步,他说小区出新后赏心悦目,房子老归老,宜居就好。

    紧临中央路,离玄武湖咫尺之遥的建设新村小区,虽没有新小区的锃亮但处处清爽,楼前楼后有绿植摇曳生姿。11日,家住12幢的陈定心和老友在小区门口拉家常,见到记者很兴奋。“小区是80年代建的,先前没人管,设施破旧,脏乱吵,不留神就踩在狗屎上,来个客人都难为情,住在这样的地方很没面子。”陈定心说,今年过年,无锡的兄弟姐妹举家浩浩荡荡来拜年,见门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小区变得这么漂亮”。弟弟说:“姐姐您哪都不要去了,住在这多好啊。”句句说到陈定心心坎上。7幢的何达尧认真比较过,小区出新后,房价至少涨了两千元,他说这好比一夜间,政府送了10万元大礼。

    在中山东路和龙蟠路交叉处,在沿街的门面房后的西华东村小区,有住户800多家。13幢的张晓贤坐在小花园的椅子上给孙女讲故事,她领着记者四处看,说这次出新大家满意,外立面、绿化、楼道、车位、广场……全搞了一遍,不像以前局部出新,就把临街的几幢房子刷刷漆加个顶。

    据南京市房产局物业处介绍,老小区出新,南京始于2006年,到2015年共整治小区577个,与10年前相比,这次出新投入增加、标准提高,共提出拆违建、配门房、优绿化、疏管网、增安防、配设施等16项整治内容。

    智能门闸、智能快递柜、智能充电车棚,几乎成了出新小区标配。借着出新,老小区不仅旧貌换新颜,里子大更新,还抢在其他小区前面,用上智能便民设施。

    做民心工程就得上心

    出新900多个老小区,南京拟投入40多亿元,全部由市区财政承担。但最大的难题不是钱,是居民利益的协调,突出的矛盾就是拆违建和划车位。

    居民投票,愿意出新的居民超过85%,反对者多是一楼住户。在栖霞区省电建宿舍小区,社工提到最初一楼住户不愿拆违和施工队对峙。住在16幢一楼的沈英低头笑着说:“当时谁知道能搞这么好呢。”她说小区搞好了,房子升值,住得舒服,拆了披棚不后悔。

    老小区,空间摆布最纠结,老人要绿化,年轻人要车位。“开居民议事会,民主决定。”鼓楼区出新办主任杨海龙介绍,从立项到设计到施工,小区要召开多次议事会,多方平衡,慢慢找到大家都接受的方案。张王庙68号小区,绿化派和停车场派争了两个月。“这不是一般的工程,出新做的是民心工程,急不得。”栖霞区出新办李岳东说,前期工作要舍得花精力,不留后患,工期一个月,协调商议至少要两个月。

    瑞金路50号的雨棚用的是阳光板,为的是减轻雨滴的声音;一楼有的人家砌了斜坡,方便轮椅进去;花坛换上弧度边角,以免孩子磕伤……秦淮区出新办程建中是瑞金路50号的现场协调人,两个月工期里处理的建议、矛盾多达三四百个。每个出新小区都派有政府代表,多听听居民声音,多花心思,因为解决的都是老百姓生活的大问题。

    离中山码头300米远的张家圩小区紧临世贸外滩新城,2幢的李文林说,20多年住下来,小区脏乱差,成了滨江商务区中的“贫民窟”,出新让居民抱团献计出力,近百条建议都得到采纳,小区里外翻新。有老住户为改善居住条件卖了房,回来见了一万个后悔。

    小区出新,物业不拖后腿

    “问多少人同意出新,几乎都举手;再说出新之后要引进物业,话没完,手就放下一大片。”西华东村社区主任刘丹认为,物业不到位,出新小区两年就会打回原样。老小区多是房改房,有的由单位自管,有的居民自治,没人管的由街道兜底,这几类管理收费极低,甚至不收费,而老小区以老人居多,要按市场化收费,绝大多数不接受。

    以西华东村为例,小区是金城集团宿舍,一直由集团负责管理,每平方米每月的管理费仅为1毛钱,由单位从工资上直接扣,职工卖了房,新住户不交钱也没办法。去年底,小区出新后,引进白下物业,两年过渡期的费用由金城集团兜底,之后根据市场定价缴费。两年后,物业缴费率达到多少,刘丹表示很担心。

    出新后的电建宿舍小区,物业费每平方米0.4元,670家住户的缴费率达到90%以上。居民愿掏钱,除了物业服务好,关键还是收费低。承担该小区物业的迈皋桥物业管理公司总经理文全圣介绍,要降物业费,就要达到一定服务规模,公司承担了90多个小区的管理,都是市场上的物业公司不愿接手的小区,服务面积达380万平方米。所有小区物业,物资统一采购,设施统筹使用,除了保安、保洁、绿化、客服和小区经理这些人员固定在各小区外,管道疏通、清运、维修等服务,由6支专业化队伍实施。光这些还不够,专业设施由政府采购提供,同时用以市政管养,38万元的吸粪车,数万元的洒水清扫车,经常开进小区服务。算下来,低廉的物业收费和人员薪酬基本平衡。如今,迈皋桥的这种老旧小区长效管理模式,在栖霞区得到全面推广。

    主城区的老小区,能划出的车位少,费用平衡难,物管难题更突出。城市更新离不开老旧小区出新,而建筑的更新和功能的提升只是开了个头,管理和观念的更新之路还很长。(颜 芳)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钱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046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