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鸡年首拍7幅地块 5幅触及最高限价

2017年02月15日 07:08:25 来源: 新华日报

    “980000万元”,编号为“201698-518060”的竞拍者在电脑上报出的这一地价,终于触及最高限价,网上竞拍就此结束,进入待摇号阶段。此时,时针指向13点21分,竞价已整整延续4小时!这一网上土地竞拍“鏖战”,历经395轮报价,不仅拍卖轮次创下新高,而且已创下南京历年来地块拍卖总价之最。

    这是南京鸡年首场土地拍卖中的鲜活“镜头”,上述位于秦淮区中华门的G98地块,因区位佳,在拍卖中风光无限。14日,南京出让的7幅地块,除1幅纯商业地块底价拍出,其余6幅均经历多轮竞价,5幅达最高限价须摇号定买家。

    报价跳升背后的资本较量

    每一场土地拍卖都是一场资本的较量,也是一场微妙的心理博弈——

    上午9点,位于河西南的G97地块首先登场,这幅地上出让面积约14万平方米、地下近1.9万平方米的地块,集商办混合、商住混合和二类居住用地为一身,出让起始价高达72.6亿元,最高限价110亿元。地块愿景是建造一座超500米的超高层建筑,超过紫峰大厦450米的高度,将成为南京新地标。

    地块所属鱼嘴地区是规划中的“南京陆家嘴”,地段优势明显,竞买条件也很苛刻:竞买人直接或间接的控股股东须为世界500强企业,且不接受联合竞买。不低的竞买门槛决定了这一地块的拍卖少了几分热闹,有限的竞买人网上“叫价”时也显得较为谨慎,经过9轮出价,地价停留在73.4亿元的位置,中国金茂将该地块收入囊中。

    首幅地块的拍卖波澜不惊,接下来出场的中华门G98地块却“戏份”十足。这一地块实际出让面积为地上19.9万平方米、地下12.1万平方米,含商业用地、商办混合用地、商住混合用地和二类居住用地,综合容积率1.09,意味着未来将建成低密度建筑,是真正的“黄金宝地”。地块起拍价58.6亿元,最高限价98亿元。

    房企加价并不冒进,电脑屏幕上的加价数字以每轮1000万元的幅度往上跳动,虽然加价并不“豪气”,但竞买者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气氛胶着。后期,眼见胜负难分,报价速度明显加快,一两秒跳一次价,直至4小时后拍卖行至395轮,报价终于触顶,须在次日现场摇号,再行加价1轮后摇出最终竞得者。

    就在G98的“车轮战”进程中,其它5幅地块的拍卖均悄然完成——

    位于浦口的G99和G102地块均为小面积二类居住用地,起拍楼面价分别为13841元/平方米和13842元/平方米。历时26分钟、118轮时,前者竞拍触及最高限价;后者甫一出场即遭争抢,历时12分钟、38轮时达到最高限价。两幅地块的地价摇号后预计均将超过2.3万元/平方米,离此前拍出的江北地王“一步之遥”。

    西善桥G100地块,是出让面积近15万平方米、综合容积率仅1.2的二类居住用地,地块起拍楼面价9531元/平方米,竞拍18分钟、214轮后达最高限价,摇号后预计楼面地价将超2.1万元/平方米。

    实际出让面积约2.6万平方米的城北G101住宅用地,起拍楼面价16573元/平方米,仅用6分多钟就竞价77轮,并达到最高限价。这一地块摇号后预计楼面地价将超过3万元/平方米。

    显露无遗的拿地“饥渴”

    鸡年南京土地拍卖“开门红”似乎是意料之中,但也在意料之外。虽然这些地块“品相”均不错,但调控之下房企拿地意愿依然如此强烈,超出预期。

    南京“哥们买房”公众号负责人当日讲述了他与一家房企负责人的对话细节:外来房企和昌地产一心想参加这场土拍,并已做好夺地准备。然而,万事俱备只差土地竞买保证金,无奈错失“良机”。原来,该公司前段时间在郑州拍地,调走拟用于南京此次土拍的土地竞买保证金,孰料,此笔保证金并未按时返回,此番土拍报名愣是没赶上。

    “就差一天,就差一天呐!”懊丧与不甘写在这家房企负责人的脸上。这一细节令人品味:房企对赌调控,求地若渴;而明里热切地参与土地争夺战,暗里却已是“弹药欠缺”、资金吃紧,只能拆东墙补西墙。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大年初四时他接到国内一家大开发商打来的电话,表示准备在南京买地,但是通过招拍挂买地比较难,所以希望能帮助促成购买其他开发商手上现成未开发的地块,一旦促成成交,奖励500万元。为了在南京曲线拿地而“巨额悬赏”,开发商也真是拼了。

    记者了解到,此番夺下鱼嘴G97地块的金茂背后,有一家大型金融集团的注资撑腰,此前金茂在南京开发的其它楼盘也有其资金入股,而这家集团还参与了南京其它多家楼盘的开发。

    “过热惯性期”的调控考验

    “市场仍处于‘过热惯性期’。”南京工业大学天诚不动产研究所所长吴翔华分析认为,地块热抢的情况眼下不仅在南京发生,杭州、武汉、苏州、长沙等城市都还在上演。放眼全国房地产市场,投资资本能流向的城市其实也就那么多,多年来的调控也让市场产生了一定倦怠,“此轮调控几个月下来,政策看上去比较稳定,买卖双方都觉得调控反而是入手的‘窗口期’,买房的买房、买地的买地”。

    “可以预想,如果没有最高限价,南京还会出更多地王。”吴翔华坦言,土地限价等手段仅暂时放缓地王涌现的脚步,表面平缓的背后实有暗流涌动,因为限价并未改变供需实质,这是行政手段的现实弊端。此外,土地供应量并不可能成倍增加,这也难以缓解供不应求矛盾。

    这两天传出消息,在国家收紧房地产贷款后,上月新增信贷预计却将创出2.5万亿元的“天量”。难怪有业内人士称,这是一个资本的世界,市场问题已不仅仅是供需矛盾。

    去年底,中央确立“房子是用来住的”定位,采访中专家认为,这一定位要真正实现,还需体系性的政策设置,“碎片化的调控政策弄不好还会起反作用,亟需类似于当年房改一样的整体住房制度的重构。”(汪晓霞)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钱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0467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