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扎根农村的托养所:摆渡孤残孩子的诺亚方舟

2017年02月15日 17:26:39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2月15日电(魏薇)“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围绕在小饭桌边的8个孩子们规规矩矩地把手背在身后,朗朗背完这首诗,李建才笑眯眯地说了一句“开饭”,孩子们立刻埋下头,香喷喷地吃起来。李建顾不上自己手中的碗,不时地给每个孩子夹菜。

    在来李建的“心翼托养所”前,这些孩子大多还不会说话,打量世界的眼光或呆滞,或散漫,或怯生,甚至从不与这个世界主动交流。从2011年至今,李建成为这些“特殊儿童”们名副其实的守护爸爸。

    开饭时间是“心翼托养所”里的孩子们一天最欢乐的时光。

    “我想收留流浪的特殊孩子”

    “什么!要收留智障小孩,你疯了吗?”

    2011年,听到丈夫李建的决定,侯雪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温州打工,卖早点、拉车才是他们夫妻早习以为常的生活,没想到,回家过个年,看到街边流浪的智障孩子,竟让丈夫萌发了收留他们的想法。“再说,我们哪有那个钱!”

    “农村家庭经不起折腾,生了这种脑子患病的孩子,索性就不养。”那一年,回到老家徐州睢宁县岚山镇,李建看着街边脏兮兮的孩子捡着被人丢弃的食物往嘴里塞,被人欺凌也不懂保护自己,心里像被啮咬似的疼。“应该有个地方,帮助他们会恢复,或者至少给孩子们一口饭吃。”见李建心意已决,侯雪荣万分不解,一气之下,自己回了温州继续打工。

    李建却留在了睢宁县岚山镇,他好不容易说服了父母,拿出积蓄,扩建了自家的土屋,又租了一块土地。腾出空间后,他挨家挨户地走访了一圈,把镇子里生育了“不正常孩子”的家庭了解了一遍,劝说他们把孩子送到自己家托养。“不要钱,我真的不要钱。”李建反复强调。

    脑瘫、自闭症、智力障碍……其实那一年的李建也并不清楚这些医学名词之间的具体区别,高中没毕业的他,更全然不知特殊儿童的康复训练应该如何操作。仅仅是凭着一腔善意,他就开了徐州地区这唯一扎根在农村的特殊儿童托养所。

    第一个来李建托养所的女孩因患有脑瘫,影响了下肢行动,李建寻思着按摩也许会有帮助,他学了点手法,坚持帮女孩揉捏捶打,时间长了,女孩真的从只会爬行到渐渐站立走起了路。这让李建欣喜不已。渐渐的,李建发现女孩有音乐的天赋,他鼓励她唱歌,甚至创造机会带她表演。开口唱歌让这个自卑内向的脑瘫女孩渐渐阳光起来,也让李建的信心多了几分。

    李建和他的“心翼托养所”

    就这样,李建的小屋成了爱的诺亚方舟,开始容纳起越来越多的特殊孩子。2014年,在县民政局支持下,李建正式注册了“睢宁县心翼特殊儿童康复托养中心”。至今,已经有17个孩子在李建的托养所里获得了一份“相对幸福”的童年。

    “我一定要他们学会自理”

    李建的这个春节过得颇不宁静。

    节前,睢宁当地的雾霾重了起来,所里好几个孩子患了重感冒。李建又是喂药,又是就医,甚至没顾上自己的小儿子同样患了病。直到小儿子高烧40度在徐州住了院,李建才懊恼自己作为父亲的亏欠。

    “你回去照顾所里的孩子吧,儿子这有我呢。”侯雪荣安慰丈夫——这些年,眼看着丈夫一门心思照顾孩子们的起居,侯雪荣早已心软。她不打工了,带着积蓄和自己的精力默默站到了丈夫的身边。

    大年三十,李建又招呼自己的父母,给孩子们包了顿肉馅饺子,便是这个大家庭的年夜饭。李建上大学的儿子,会给孩子们上课,上2年级的小儿子,没事就共孩子们一同玩耍。这些年,因为李建的决定,全家人陪伴着他改变了生活轨迹。

    “别看一切上了正轨,起初的困难太多。”李建回忆,因为这些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缺陷,洗漱穿脱都不能自理,都需要一个个帮助才能完成。夜间,他至少要起床3次,问问哪个孩子需要小便,看看哪个孩子被子没盖好。孩子不会吃饭,一日三餐,他手把手地教。刚洗好的衣服很快沾上了污渍,李建只好再洗一遍。孩子不肯开口,李建便耐心地说上一句又一句,一点点建立信任关系。

    为了学习更多的康复技能,李建近年到处拜师学艺,城市里有相关的课程会议,他都积极取经。结合课程和实际,他创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教程”,和城里康复机构强调一对一个训、感统训练不一样,他从最基本的自理开始教孩子,提裤子,系扣子,挤牙膏……城市的特殊儿童有家人照料,而农村家庭缺乏康复意识,“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开我,在没有家人朋友的陪伴下自己生活,自理是必需技能。”李建说道。

    在李建要求下,自闭症女孩星星自己穿好了外套。得到表扬后,星星亲了李建一口。

    李建又到隔壁小学要来了用旧的教科书,为孩子们排了语文、数学、写字课,自己也亲自上阵,带着孩子们互动唱歌,教会他们启蒙国学。而一进入课堂状态,孩子们会有心地竖起耳朵,保持专注,完成老师的要求。他还在租来的田地上教孩子们种植大蒜、花生,智商高一些的孩子,已经掌握了播种。

    这一顿饭吃完,14岁的自闭症男孩康康主动扫起了地,拾了碗筷。这个曾经连话都不说的男孩已经能背诵诗句,“他动手能力很好,我相信他从我这出去啊,能找到养活自己的工作。”李建自豪地说。

    “不知有多苦,为善方心安”

    “感谢顺达驾校赵红等爱心人士捐赠”,“感谢大七酒店设备用品捐赠”,“感谢睢宁县乐助公益协会捐赠”,“感谢……”李建把来自社会的帮助都仔细地贴在的托养所的柜子、滑梯,课桌,灶具上。

    扎根在农村深处,消息闭塞,资源有限都成了小小的托养所捉襟见肘的难题。“50万”李建算了算,自己这些年在所里的投入是这样的一个数字。很难想象,仅仅依靠原先每月打工不到5000元的收入积蓄,和断断续续来自社会的一些资助,李建是如何维持惨淡经营,又不忘初心。

    在社会力量的帮助下,孩子们洗上了热水澡。每一份恩情,李建都不忘记下。

    早年,李建只想收留流浪的特殊孩子,孩子们的吃穿用度他全部自掏腰包,后来实在困难,他才难为地向家长开口收取100元的基本费用——就这样,4个孩子还被家人领了回去,这让李建纠结不已。随着规模的扩建,心翼托养所现拥有操场,教学室,娱乐间和寝室。根据国家政策,每个特殊孩子家庭每月可在民政部门领取500元补贴,这让不少家长愿意再多出100元把孩子全托在李建这。4名老师照管着17名孩子,“每个老师一个月工资只有1400块,收取的费用付给老师和孩子们的吃穿用度,基本收支平衡。”

    睢宁县乐助公益协会的副会长武献伟趁着假期,总要来心翼托养所陪孩子们玩乐,成了孩子们眼中的“熟脸”后,自闭症的女童星星见了武献伟也会来拉拉手。除了陪伴,武献伟还不遗余力地利用自己的朋友圈,传播这个小小托养所的爱心故事,再把她收到的善款捐赠给李建。“我们公益协会做的最多的是助学。”在武献伟的努力下,当地一户父亲早逝、母亲患有智障的家庭里无人照看的三姐弟顺利来到心翼托养所。“他们的妈妈因为患病,管不了孩子,最初三个孩子饿得营养不良,现在在李老师这,气色红润多了。”

    “说到底,做这样的好事才会让我安心。”一路走来,李建虽然没少为钱的事发愁,但看着孩子济济一堂,笑容满脸,他也便全然忘了坚持到底的辛苦。在他的计划中,他还要再扩建一个睢宁当地的特殊成人托管所。“和城市家庭不一样,农村家庭的特殊孩子在成人后保护太少,我希望在我这,成人也可以得到照管,通过简单的劳动养活他们自己。”特殊孩子从小到30岁的成长计划,都一一列在了他的心里。

    诺亚方舟虽小,但能容纳一切。在所有经历和可预想的困境中,李建笃信这句话。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欣怡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81120473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