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一岁男婴如皋法院寻父记

2017年03月17日 14:23:33 来源: 新华网

    “法官,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娘俩啊,我的孩子太可怜了,出生就没见过父亲,我现在为了抚养他,也不能正常工作,生活很困难,我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希望通过法律维护我们娘俩的权益。”2016年年底,一位年轻的母亲,独自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对如皋市人民法院港区人民法庭的法官如是说。

    这是一起特殊的抚养费纠纷案件,原告米某时一位年仅一周岁的男婴,他的母亲米女士大学毕业涉世未深时结识了孩子的父亲陈先生,双方相处一段时间后陈先生即不知所踪,后米女士发现自己怀孕并独自生育下了米某。孩子出生后,米女士多方寻找,均无法找到陈先生,孩子嗷嗷待哺,父亲却不知所踪,米女士无奈,只能诉至法院。

    如皋法院港区法庭承办人查阅案卷和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后,判断本案原告举证陈先生是其亲生父亲的证据并不充分,如被告陈先生不到庭参加诉讼,法院将无法查清事实,原告主张抚养费,亦难以获得支持,一时间该案审理陷入僵局。而本案原告方希望通过司法获得救助的愿望却很急切,如果以原告证据不足驳回起诉,显然不能让当事人在个案中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找到本案被告陈先生成为了本案的突破口。

    被告陈先生,1984年生,江苏如皋人,原告方提供了被告的户籍地址和电话,但电话早已联系不上。承办人前往其所在村组寻找,左右邻居告知承办人陈先生在南京做生意不怎么回来,家中父母也都在南京联系不上,其所在村委会也不清楚其状况。后承办人又多次前往被告户籍所在地村组走访了解,终于获知了被告陈先生在南京开办的公司地址,承办人当即前往南京寻找陈先生向其送达开庭传票、诉状、证据副本等材料,然而在南京迈皋桥某办公楼内,承办人找到了该公司,却被告知陈先生早已将公司转让,目前下落该公司无人知晓。就在案件再次陷入僵局之时,陈先生的一位朋友得知法院处理本案的情况,向承办法官提供了陈先生手机号码,三个月的寻找,终于联系到了本案被告陈先生,并通知其于3月15日至本院港区法庭调解。

    3月15日下午,陈先生如约至港区法庭参加调解,原告米某和米女士终于见到了陈先生。调解中,陈先生对于米某是其亲生并不否认,表示这两年因为生意亏本,已经离开南京在外打工还债,确实不清楚米女士怀孕生子的情况。陈先生看到可爱的儿子、心理憔悴的孩子母亲,表示愿意承担父亲的责任,同意每月支付孩子抚养费1600元,本案得以顺利调解结案。

    在初春三月午后阳光里,年纪尚幼的米某得到了迟来的父爱,米女士母子感受到了法律的公正与温暖。(本文均使用化名)(白羽翔 袁立峰)

【纠错】 [责任编辑: 孙婕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0647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