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扬州漆器大师张来喜:将雕漆工艺做到极致

2017年05月26日 10:09:04 来源: 新华网

    5月25日上午,“‘我’与工匠走一线”——2017全国重点主流媒体“走近身边的大国工匠”大型采访活动继续起航,走近扬州漆器大师张来喜。

作为非遗传承人,张来喜在漫长的时间里重复积累地工作,用近四十年的时间,将雕漆工艺做到极致。

    提起张来喜,在漆器行当可谓声名显赫。其参与制作的红雕漆《江天一览》大花瓶,1990年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优创奖一等奖,《石壁溪水》、《云壑松风》地屏荣获第五、第六两届“西博会”金奖,《溪山访友图》台屏、《湖山叠翠》地屏获第七届、第八届“西博会”特等奖,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

    走进张来喜工作室,大师和他的徒弟们正在做雕漆,他们用大大小小的刻刀在已经涂上红漆的木胎上刻、点、挑、勾,尽管尚未完工,但木胎上的山水、花鸟等图案已是呼之欲出。作为匮乏的我们,绝不会想到,一个中等规格的扬州漆器需要三年的时间来打造。据张来喜介绍,扬州漆器作为中国特色传统工艺品种之一,起源于战国,兴旺于汉唐,鼎盛于明清,但漆器并非扬州独有。“雕漆有雌雄之分,扬州雕漆相较于北方的雕漆就显得更为秀气、圆润。”早在秦汉时期,扬州彩绘和镶嵌漆器制作工艺就有很高的水平,扬州北郊天山汉墓,北京老山汉墓,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文物中都有扬州漆器的早期作品;唐代扬州漆艺还被鉴真大师传播至日本;到明清时代,扬州成为全国的漆器制作中心,盛极一时。

    一次意外,造就了他与雕漆结缘

    工作室内谈及为何选择这个行当,张来喜不禁感叹:“这是一次意外事故造就了我与雕漆的结缘。”高中毕业之后,张来喜因几分之差落榜,闲暇之时他会到祖父所待的工厂去帮忙。一次意外,工厂设备不慎掉落,砸在了张来喜左手大拇指上,即便是送诊及时,可还是截去了半截拇指。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伤口又因护理不当发炎化脓,那种疼痛现在谈来,他还是会紧蹙眉头。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张来喜放弃了进入技工学校。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扬州工艺美术学校毕业进入漆器厂,张来喜一干就是30多年,从最初的一个小技工成为工艺大师。回忆起过去那段学徒生涯,张来喜满是怀念,“在学徒的时候也吃尽了苦头,第一步是磨刀,手上的皮几乎都磨完了,一步一步走来,现在想来,能坚持下来还是因为对工艺美术、对雕漆的喜爱。”

    闲时作创意, 三大专利创作登峰造极

工作室内,张来喜大师正在做雕漆。

    采访中,张来喜表示他最喜欢挑战乾隆年间的东西,因其复杂而显得神秘。说到这里,他插入一件趣事:有一个北京人从日本买回一件明代角杯需要修复,正巧这个角杯也被张来喜看中,交谈过程中双方达成一致,张来喜帮其修复,但他一定要仿制,“三年时间,将他的角杯修复完成,我又仿制一个,到最后他都不知道哪一个是原件。有很多事情很好玩儿,我就抱着好玩的心态去工作。”

技工展示雕漆工艺。

    作为非遗传承人,张来喜在漫长的时间里重复积累地工作,用近四十年的时间,将雕漆工艺做到极致。如今,张来喜的雕漆技艺早已出神入化,他个人还创作了三大专利作品:一件是笔海,“这是古代文人用来盛放卷轴、扇子等物件的,特点是直径长于高度。”在多年的摸索中,张来喜找到了黄金比例,让这件作品更为古朴大方、典雅有韵;第二件是《惠风和畅》的花鸟条屏,风和日丽,春色满园;还有一件,即是红雕漆山籽雕《东山对弈》,这件作品采用夹纻工艺,运用山水画构图,巧妙构思,山籽之上,山峦叠嶂,飞瀑流淙,为扬州漆器中雕漆山籽雕之首创佳作。

    徒弟眼中的张来喜:是严师,更是益友

徒弟眼中的张来喜,是严师,更是益友。

    进入漆器厂后,张来喜跟随师傅学艺,他说他的技术得益于师傅对他的“挑剔”,“所以我带徒弟要求也比较严,跟着我学的孩子,首先到我面前来,我会告诉他,这个很苦、没有钱,你回家和你父母讲,将来一定要耐得住寂寞,而且要坚守。”

    朱贵阳跟着张来喜学雕漆,已有近十年的时间了。师傅给他最大的感觉就是高标准、严要求,还要有一定的文学艺术底蕴。“别人常说不要眼高手低,但师傅却要求我们‘眼高手低’,要看最好的东西,做的时候按最高的标准去做。”刚开始接触雕漆时,朱贵阳也很是困惑,每天的工作就是磨刀,每次自己觉得磨得差不多的时候,师傅却依然不满意,“那个时候已经学徒5个月,有时候甚至觉得师傅是故意针对自己,但是到后来做到雕漆环节的时候,才明白师傅的苦心,刀磨好了雕刻才会顺手。”

    徒弟沈尚燕从事雕漆专业已经有27年之久,但是跟着张来喜学,让自己对于雕漆艺术的理解更为深刻。张来喜对她的每次点拨,都会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刚开始的时候,和大师应该是同事,现在是他的徒弟。和他在一起时间特别长,从车间到研究所我们桌子都是前后的,可以说我受他的帮助最多,是良师,更是益友。”(倪倩)

[编辑: 朱雪娇 ]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1038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