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高考制度的恢复让他圆梦南医大

2017年06月19日 10:04:10 来源: 新华网

    

    一年一度的高考已经结束了,回忆起四十年前的高考,南京大学医学院教授葛久禹的心情仍然非常激动。

    那个时候,他还在江苏的苏北农村洪泽县公河公社插队,是一个知青,同时插队的还有他的哥哥和弟弟,兄弟三人都在农村做知青。葛教授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的想法就是小学、中学、大学。至今他还保留着当时1966的小升初的考试证,当时报考的是南师附中—南京乃至江苏地区最好的学校。

    不久,葛久禹又随着知识青年下乡的浪潮到了农村。他在农村踏踏实实地劳动,从事农业生产,还当过政治辅导员、记工员、会计、民兵排长,甚至还当过几天代理生产队长。

    1977年时,他已经开始听到小道消息说要恢复高考。葛教授这个人比较自信,当时认为那是不可能的,又是骗人的,考完之后一定又是推荐,推荐以后一定又会被刷下来,所以也没有做什么准备工作。而且这个时候,他所在的公社三个大队合办了一个农业高中,1976年开始办的。他哥哥是南师附中老三届的,去教数学了,1977年时哥哥所教的班升上了高二了,于是没有高一的数学老师。这时公社里想到了他,就让他去教高一的数学。

    葛教授回忆说:“实事求是地讲,我当时的文化程度就是小学毕业。虽然文化大革命后期也做过一些学农学工的事情,但水平都比较差。”那时已经开始有恢复高考的风声了,他想:一个就是不去教书,全力复习参加高考;另一个想法就是高考可能考还是假的,如果他放弃了教书去参加高考,结果又是假的,那么连教书也教不成了。所以他想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一边教书,一边参加高考。他的基础比较差,所以他白天教书,晚上复习初中高中的数学。好就好在身边有一个很好的老师—他的哥哥。

    到了十月份还是十一月份,人民日报、中央电台真的刊登和播报了国务院恢复高考的通知,那时已经骑虎难下。当时的葛家兄弟既要辅导同学的复习,也要抓紧自己的复习,非常非常辛苦。

    在报名问题上,国务院通知是从工人、农民、解放军、知青当中选拔优秀人才进大学,通知中专门提到要从插队知青,特别是66、67届高中生中进行选拔。葛教授的哥哥是68届,恰好没有提到。那时他们的父亲想了一下,乡里报名是三天时间,让哥哥第一天去报名,老二第二天去报名,弟弟第三天去报名,有意识地把他们弟兄三人分开。就是这样一个报名,他们都要跑来回二十里路去公社才能报名。

    葛教授始终记得非常清楚,在考试的那天,天气突然变冷,他们又没有衣服穿。他当时借的一件农民的棉袄,腰里系着一个草绳去考试。在公社中学,有四五百红男绿女去参加考试,热闹非凡!当时的考试分两场,因为考的人太多,全国十几届初中高中生同时考大学,国家负担也很重。那么考试就分初试和复试,初试就在公社中学进行,复试是在县里进行。当他们弟兄接到复试通知后,搭着拖拉机赶了三十多里路赶到县城,住也没有地方住。中午他们弟兄几个一人吃一个馒头,一人啃一条黄瓜,就接着参加考试,和现在的考生无法相比。当复试时他进入考场,竟发现他的哥哥就坐在自己的前面。如果按照排序的话,他们中间只差了四个人。初试时他和哥哥中间差了一百多人,现在只有四个人了。

    葛教授的父亲原来对兄弟三人的规划是哥哥学理科,老二学工科,弟弟学金融。初试时哥哥数学100分,葛教授数学95分。他说因为当时有一个5分的题目他不会做,是真的不会做,有一个数学公式忘记了,于是只好不会做。但在复试时,公社分管文教的领导紧紧抓住他的手,说了一个现在看来很好笑的事情,说:“你千万不要再让你的哥哥了,你们弟兄感情很好,你让你的哥哥这是好事情,可是其他的外省的外市的外县的考生肯定不会让你的哥哥。”葛教授笑称:“实际上我根本不是让我的哥哥,而是真的不会。”

    高考结束后,他们在县里看了一部电影,叫《老兵新传》,然后就连夜赶回来了。回来以后继续从事自己的工作,因为想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万一考不上,他们还要继续在这儿工作。

    后来有一天,在劳动的时候,突然另一个知青告诉葛教授他考上了。这个知青他还记得,叫曹纬玉,是南京去的。“你考上了!”他接到通知一看,果然是的,葛教授是他们乡里第一个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上面写的是江苏新医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医科大学。那个时候他心里还在想:这个不是我理想的大学,我理想的大学是南京工学院的土木建筑系。他在想怎么办呢,放弃还是不放弃。后来经过家人的开导,不能放弃,学医也蛮好。

    几天以后家人也陆续地接到录取通知书。一家人就打好行装,离开了在农村插队十年的这个乡村,告别乡亲,也告别自己家养的小狗,去城里了。后来弟兄三个又分别找了三个在苏北插队而且也考上大学的知青,这样,家里的三个大学生就变成了六个大学生。他们分别在河海大学(当年叫华东水利学院)、南京医科大学(当年叫江苏新医学院)(两个)、厦门水产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农业大学,这在洪泽传为佳话。

    1977年的高考是人生的一个转折。葛教授清楚地记得,他们的报到通知上面写的是3月5号报到,结果他3月7号才到的学校。那是路不好走的原因,拖拉机过不去。信号联络也不方便,他的奶奶还专门到医院去问孙子到没到,她自己也不知道他到没到。老师跟她讲你家的孙子到现在还没到,我奶奶说可能路不好走,学校老师讲新疆人都到了他还没到。

    现在葛久禹教授已经是南京大学附属口腔医院的一名老师,也是一名医生。他非常热爱他的工作,非常热爱他的学生!他现在是南京大学的教授、研究生导师,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他努力钻研业务,他撰写的《根管治疗学》深受同行与学生的喜爱。(秦卿)

【纠错】 [责任编辑: 崔可可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3112116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