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看血性怎么保鲜——走进新时期的“刘老庄连”

2017年07月19日 08:41:47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郑州7月18日电 题:看血性怎么保鲜——走进新时期的“刘老庄连”

    新华社记者李宣良、梅世雄

    曾经,杨永杰以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实现打小就有的从军梦了。

    突然有一天,梦想照进现实!

    “那是2015年5月,武装部到我们学校做征兵宣传。”正在贵州民族大学美术系上大一的杨永杰,迫不及待地拨开人群,闯到征兵人员面前,坚定地喊道:“我要当兵!”

    几番周折,来自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刘老庄镇的杨永杰,成为著名的中部战区陆军原第54集团军“叶挺独立团”“刘老庄连”的一员。

    2017年4月底,“刘老庄连”被转隶到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

    “有血性,是‘刘老庄连’的核心标识。”今年22岁的上等兵杨永杰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釆访时说,“几十年来,连队那种‘忠勇无畏、血战到底’的血性始终历久弥新!”

    血性荣光

    这是一支以自己的家乡命名的英雄连队。

    “八十二烈士陵园,与我的母校刘老庄初级中学,仅一墙之隔。”杨永杰说。

    1943年3月18日,日军正对新四军第3师所在的苏北革命根据地进行疯狂大扫荡。当时,3师7旅19团2营的驻地就在刘老庄。

    “我们营长看情况不对,就对我说,不要叫日本鬼子都吃掉了,从哪里突围便利就往哪里走,能走一个是一个。”时任2营3连连长的霍继光生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战士们盛起饭,边走边吃边战斗,4连留下掩护。

    4连在炊事班随部队撤离后,仅有指战员82人,而日伪军有1200余名。

    悬殊的力量并没有吓倒英雄的4连,他们在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率领下,迅速展开战斗。

    “那是我们在苏北拼得最惨的一次,4连82个人全部牺牲。”霍继光生前痛苦地回忆。

    霍继光生前说,白思才曾是他的老排长,指导员李云鹏则是他的同班同学。

    “4连是完全可以顺利突围的。”时任19团团长的胡炳云曾回忆,但为了掩护大部队,全部壮烈牺牲。

    没过多久,淮阴的父老乡亲就把82名优秀子弟送到部队,组建了新的4连。

    7旅随即命名4连为“刘老庄连”。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连队一直保持着82人的特殊编制。

    如今,“刘老庄连”几乎每年都有来自刘老庄镇的兵。

    血性突击

    在“刘老庄连”,杨永杰耳闻目睹了太多的“血性突击”!

    2004年深秋,代号为“铁拳—2004”的演习在中原腹地的原济南军区某综合训练基地激战正酣。

    60多名来自16个国家的军队领导人和军事观察员,以及13国驻华武官观摩“刘老庄连”所在师山地进攻战斗演习。

    这是截至当时中国军队邀请国家最多、军事观察员层次最高、对外展示规模最大的实兵实弹演习。

    担任主攻任务的“刘老庄连”官兵感到“压力山大”。

    杨永杰介绍,1997年,“刘老庄连”就已经改制换装,成为驾驭我军新型轮式步战车的新型步兵连。

    在导弹、榴弹炮、火箭炮交织而成的火力遮障下,战士张飞驾驶新型步战车快速机动,出其不意直插蓝军侧翼纵深,打得“敌”晕头转向,阵地上四处开花……

    “那一仗,我们连的步战车冲得快、打得猛,立了头功!”已于2016年底退伍的张飞曾对杨永杰说。

    万余人参演却不见几个兵!中国步兵脱胎换骨的变化,令现场观摩的外军领导人、军事观察员和驻华武官们惊叹不已。

    这是中国陆军轻型机械化步兵第一次向世界公开亮相,也是中国步兵从摩托化到机械化的华丽跨越和转身!

    2005年8月,“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一天天逼近,装甲车泛水试验和抢滩登陆课目摆上导演组的议事日程。

    由于装甲车涉水易熄火,海上编队难度大,许多参演分队望而却步。

    大战在即,怎么办?

    正当指挥部着急之时,“刘老庄连”官兵勇敢地站了出来。

    “刘老庄连”的官兵们经过合力攻关,在极短的时间内摸索出“装甲车涉水登陆八步法”。演习当天,海面涌大浪高,尽管实地条件超过装甲车泛水极限,但官兵们沉着应战,强行涉水抢滩,驾驶的装甲车全部抢滩上陆,展示了中国新型陆军的风采。

    2014年,连队参与原济南军区合成营战斗试点任务,配属陆航、炮兵、工兵等多个不同兵种后如虎添翼,探索出10余种合成进攻战斗新战法。

    同样是在2014年,中国首支维和步兵营赴南苏丹维和,从刘老庄连抽调的官兵以过硬的能力素质,在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赢得赞誉。

    血性男儿

    “敌人炮击一开始,白思才同志就被炸伤了,昏迷过去。”胡炳云生前回忆,当他苏醒过来后,马上挣扎着爬起来,来往于交通壕内指挥战斗。

    倒下的是白思才的身躯,挺起的却是中国军人最具血性的脊梁!

    “在我们连官兵的眼里,最美的军人都是血性男儿。”从走进“刘老庄连”的第一天起,杨永杰就决心像老连长白思才那样,做一个有血性的军人。

    新兵连下连之后,杨永杰就遭遇了一次“滑铁卢”。“连队第一次考核5公里,我跑了24分钟,成绩非常差。”

    立志成为有血性的钢铁战士的杨永杰,主动给自己“开小灶”。“其他人徒手跑5公里,他就绑着沙袋跑;晚上别人休息,他就一个人悄悄练。2个多月下来,他比别人多跑了300多公里。”连指导员王里告诉记者。

    最终,杨永杰5公里成绩提高到19分钟,成为团5公里越野训练尖子成员。2016年,他被评为优秀士兵。

    “我的战友们,个个比我有血性。”杨永杰认为,自己离最有血性的军人标准还有很大距离,还要向战友们多学习。

    2016年7月2日,“中部战区铁拳—坦克·铁骑”竞赛在贺兰山下拉开战幕。

    10时30分,“刘老庄连”参赛车组的驾驶员张飞驾驶步战车越出赛道起跑线。

    “装到第10发炮弹时,张飞左手无名指不小心被装弹机夹开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时任连长李晓回忆。

    张飞忍着剧痛,驾驶车辆跑完全程。

    “方向盘上、装弹机上都沾满了鲜血。”李晓回忆,到达终点,张飞一下车就抓住他的胳膊问起了成绩。

    张飞车组取得了金牌。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钱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134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