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探访南京杂技学员寂寞的艺术人生

2017年08月10日 11:36:13 来源: 金陵晚报
资讯

    《西游记》是我们许多人的童年记忆,美猴王是很多人心中的英雄,他是正义的化身,他有筋斗云,会七十二变,还有一根长可破天,短可入耳的金箍棒。这些都是我们童年不可磨灭的记忆。为致敬经典,以《西游记》为蓝本的原创故事《金箍棒》以3D魔幻杂技剧的最新形式被诠释到舞台上。时隔一年,南京市杂技团的《金箍棒》再度回宁献演,将于明、后两天在南京文化艺术中心连演四场。

    看过这部戏的观众,一定对这部杂技剧里的小演员栩栩如生的表演记忆犹新。昨天,记者去南京市杂技团练功房里探了班。

    1

    这条艺术路需要牺牲很多

    当我们提出要去采访杂技团学员队时,从团长到副团再到队长,都很小心翼翼,“他们都太小了,不会说话(不善于表达)。”但副团长化勇还是同意了我们的请求。学员队部分小演员在文化大厦6楼练功,“(他们)没有暑假,只有寒假,只有过年的那几天不需要训练。”二队副队长温晓艳说。

    七八个孩子在练功房里撑着板凳,倒立着。一个白净白净的孩子告诉记者,他叫王振岩,今年15岁,河北吴桥人(杂技之乡),9岁开始练杂技。腰、腿、顶、跟头,杂技的四门功课他已经练了5年了。当记者问他是练杂技累还是上学累时,他说:“有时候会觉得练杂技累,但写作业的孩子也挺累的,累的程度应该也差不多。”

    南杂有“墙内开花墙外香”之说,在国际市场上很有名,这些小演员去过的国家不比其他人少。虽然看过世界,看过大海,但每天都在这里训练,他们和外界的交流还是很少。“这也是让心静下来的一种方式。孩子毕竟都爱玩,就像学生暑假在外面把心玩野了,之后开学还需要一个星期静下心来一样。”温晓艳说。王振岩告诉记者,自从练了杂技,与家乡同龄的孩子就没有什么联系了。“团里现在的孩子基本都是外地的,所以父母基本上很少来看。”

    2

    温副队长操碎了心

    虽然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人生,但终究还是孩子。十五六岁的年纪应该上中学了,中学生会逃课,他们也会“逃课”。“孩子本性就比较爱玩,有时候不在意,就会有几个躲在角落里偷懒。”在温晓艳看来,他们也是孩子,孩子的本性都爱玩。

    “练靠立,一般一个小时左右。”王振岩说,偷懒的时候就是这样被惩罚。“我们现在的惩罚和以往的打骂方式不同,都是疏导,和孩子说其中的利害,别人都在进步,自己不能退步。”温晓艳说,大多数孩子都会听的。“这也是对他们好,毕竟选择了这份职业,不去练,不去付出,就没有回报。”

    孩子间也会有不可避免的摩擦,一般也就是因为一些小事,“比如我吃了你的东西,你吃了我的东西。”温晓艳说,即使是这样的小事也需要管理。因为自己也有孩子,所以对他们也像母亲一样,操碎了心。

    我们在采访中得知,杂技团里的学员当初选择进杂技学校,大多是因为家境一般。“偏远地区教育落后,家里孩子也多,父母就会将他们送到杂技学校,这也是为他们将来做打算。”温晓艳无奈地说。为了不让孩子乱花钱,杂技团会给学员留足生活费,其余的工资都替他们寄回家。

    3

    牙缝里挤时间学文化

    到了杂技团,学员们的大多数时间都要用于专业训练,“有时候也会有老师来教授基础初中文化课,但是自己更多的是练习杂技。每周休息一天,其他时间都在练习杂技。”王振岩说。“团里也会开文化课,只不过不会像学校里那样花那么多的时间在上面。”温晓艳说,由于他们年龄差距较大,目前只是请学校的老师来团里给他们讲基本的语文、数学、政治、地理等课程。一般在周末或者晚上上课,一周大约两次左右。

    学员队的训练时间和学校里的差不多,上午是从八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是两点到五点。有时新剧目合成阶段,晚上也要训练。“为了一台剧加班到夜里十一二点的情况都有。”温晓艳说,现在的杂技剧艺术性更强,观赏性也越强。“在台上表演杂技,并不只是说在台上表演个技术就可以了,还需要会表演,会听音乐,要有关于舞蹈的感觉。”如今,杂技是一门综合艺术,学员们需要学习的艺术太多太多了。

    也只有过年放几天假的时候学员队的孩子可以回家,但是团里最多也只会放七天假,有些孩子家离南京较远的,可能会请两天假。“因为杂技行业的特殊性,几天不练功就不行,而回家的话也就放松了。”(杨会 翟羽)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欣怡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62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