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教育

追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林大教授张齐生

2017年09月29日 09:30:17 来源: 新华网

    “你怎么这么早起来洗衣服?”25日清晨7:00,王素珍老师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一句关切的话,竟成她和张齐生院士的永别。

    2017年9月25日上午9点43分,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世界竹材加工利用领域开拓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齐生同志,因突发心肌梗塞医治无效,于南京逝世,享年78岁。

    “张院士一路走好,师者精神长存!”南京林业大学师生的微信群、朋友圈被刷屏,沉痛悼念张齐生院士。

    “工人要发工资,县里领导也期盼,让我心急如焚啊!”

    1956年高中毕业时,同学们纷纷报考航空、机械、化工等工业建设的热门专业,而张齐生却为了改变家乡贫困的面貌,选择了当时属冷门的南京林学院木材机械加工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从事木材加工工艺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1979年,张齐生带学生来到山青水秀的安徽黟县开门办学。眼望漫山遍野的青青翠竹,时任黟县一位姓陈的副县长对他说:“木材越来越紧张了,张老师,你们要能帮我们把这么多的竹子利用起来,那可为我们县作大贡献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让张齐生久久不能平静。思索中,满山翠竹的故乡,乡亲们用竹子来编箩筐、编篮子、制农具的画面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从黟县回校不久,已过不惑之年的张齐生决定,对自己的研究方向作了一次重大调整:从木材转向竹材,这种调整意味着放弃自己熟门熟路的研究领域。但他下定决心,要改变竹子的“宿命”,改变竹乡百姓的生活。

    苍天不负有心人。1987年他们研发的竹材胶合板终于获得了社会和企业的认可。他先后在南方竹产区推广建设了30多家竹材胶合板厂,产品供不应求,不仅广泛应用于我国40余家汽车制造厂的车厢底板,还出口日本、韩国等国家,创造产值2亿多元。

    “政府、企业、老百姓的需要,就是我的研究课题。”

    对家乡和国家满怀赤子之情的张齐生,经过反复实验与探索,1995年,提出“竹木复合结构是科学、合理利用竹材资源的有效途径”的科学论断。他运用合板结构理论,把竹子和木材按一定的比例做成的竹木复合板,各取竹木之长,又避其之短。构建的“完整的竹木复合结构理论体系”,为各种高性价比的竹木复合结构产品设计和研发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如今,竹木复合板,广泛运用于集装箱底板、客货车厢底板和混凝土模板,并在国内几十家企业推广运用。3年内,推广企业累计生产竹木复合混凝土模板和各类车厢底板8.13万立方米,竹木复合地板850万立方米,累计实现销售42.86亿元,利税3.81亿元,可节约代用各种优质原木188万立方米,不但为竹区百姓带来了财富,还为南方的森林资源利用与保护创造了奇迹。

    作为一名农林院校的科研工作者,张院士坚信服务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是他的使命和责任。进入新世纪后,张院士率领科研团队对秸秆等农业废料进行“林农生物质气化多联产技术”研究,并实现了“一技多产”和“零排放”“零污染”。目前,该项技术已超越了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现有技术,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林农废弃物资源高效综合利用技术。如今该技术已在河北平泉县等多个生产基地投产,并受到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重视。

    5·12汶川大地震,举国悲痛。作为一名科学家,张院士的悲痛与关切来得更务实,更长远。地震后不久,他和东南大学的同行一起,开始进行木质和竹质抗震安居房的研究。很快,一种每平方米造价仅2000元左右、无需再有任何基础装修、坍塌对人造成的二次伤害要小得多,空间性、透气性也强得多的“抗震小楼”问世了。

    “人生像旅行,名利是包袱。包袱重了,就走不动、走不远了。”

    奋斗的一生,成就了张齐生院士头上许多令人钦羡的光环: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4项,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国家发明三等奖1项,中国发明专利创造金奖1项,何梁何利基金科技进步奖1项,林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天津市优秀成果一等奖1项;获“国家级优秀中青年科技专家”“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江苏省师德标兵”“江苏省高等学校优秀共产党员标兵”“江苏省先进工作者”“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南林大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同学们,一踏入大学校门,就能听到院士大师级的教育和引导,张院士不但从专业领域上引导他们,还教育他们要勤奋进取,要有报效祖国的家国情怀。此外,张院士还经常走上本科生党课的讲台,以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形象影响着年轻一代党的新生力量。

    作为导师,张院士培养了近百名硕士和博士。在南林大,每一个他的学生,走向讲台前,张院士都会把他们的教案拿来,当面给学生提意见,并反复叮咛,教学是天大的事,一定要一丝不苟;对于学生做科研,他不但从思路上引领,还从国家、百姓需求上引导他们选好题;对于科研项目,他也始终大公无私,每个参与人员都会署上姓名,从不会遗漏。

    张齐生院士的一生如竹子一般、如蜡烛一般。他谦虚谨慎,坚韧不拔;他无私奉献,甘于为梯。

    一个人不可能永生,但可以不朽。张齐生院士,他的音容已去,但他的精神不朽。(梁早 谌红桃)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欣怡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81121740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