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实行"无证管理新规" 呵护小店"饭碗"

2017年10月12日 07:40:24 来源: 新华日报

    10月8日清晨,在南京司背后开锅贴店的王爱华订了一周的面粉,担心小店随时会被关门,他不敢像往常一样订1个月的用量。10月1日,《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实施,这个只有1500字的新规传递出对谋生性经营的包容,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新规实行10天,对无证无照小餐饮,南京正在探索的备案公示证有望为小店小摊新开一扇窗。而要让更多“流窜”的麻烦,变成流动的活力和流淌的温情,有待于各级政府更细致地推进“放管服”改革。

    小本经营让基层执法陷入两难

    每天凌晨4:10,王爱华就要起床,开始和面,清晨6点就有顾客上门,一直要忙到晚上9点。这位在南京打拼了21年的小伙子说,再累也是幸福,不知道这店还能开几天。

    《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公布的第二天,8月24日,王爱华的店被查封了。王爱华和妻子坐在南京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中央门分局局长顾宁的办公室里求情。“这是住宅,不能开店,尤其不能开小餐饮。”顾宁也很无奈。

    2015年3月实施的《江苏省大气防治条例》第五十九条明确规定, 禁止在居民住宅楼等非商用建筑新建、扩建排放油烟的饮食服务项目。近来,南京等多所城市发生多起小餐饮店液化气罐爆燃事故,各地纷纷组织专项联合检查。王爱华的锅贴店就开在居民楼楼下,用了两个液化气罐。“燃气的事,我们联系好了,可以全部用管道气。”王爱华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和妻子两人静静地坐着,神情沉重。

    锅贴店才开4个月,连租金和装修,王爱华投入了20多万元。锅贴店小,算上后场灶台操作间,只有50平方米。店虽小,却是几家人唯一的收入来源。王爱华夫妇是老板也是小工,雇了两位师傅。张海明做锅贴,包吃住,一个月有工资6500元。他老家陕西,每月要给妻子孩子和两位老人寄生活费;还有一位是做面条浇头的师傅,月工资也有6000元。店一关,没活干,做浇头的师傅辞职走了。店封了一周,王爱华又把店偷偷开起来了。一小碟锅贴、一碗面条,这样的小东西,一天也能卖上千元。心里再忐忑,来了顾客,王爱华满脸微笑。客人一少,王爱华又着急,“房东说可以开餐饮,我们才敢投入,现在他又不管了。”王爱华说不知今后能干什么。

    《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规定了两种情况不需要证照,一种是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指定的场所和时间,销售农副产品、日常生活用品,或者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另一种是无须取得许可或者办理注册登记的经营活动,比如修自行车、卖菜,但经营也必须在政府指定的地点和时间。而现有的无证无照小餐饮不属于这两种情况。

    顾宁介绍,老城区原本就没规划,住宅商业从来是混在一起。他认为,如果在开店之前,就被告知不能开餐饮,那经营者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

    10月9日下午,南京秦淮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朝天宫分局对新街口丰富路上一家饺子店发出提醒,告知民宅禁止从事餐饮经营。分局局长姚峰介绍,受网购影响,线下实体小店经营普遍不景气,小餐饮受冲击小,但和城市管理起冲突。一边是百姓要谋生,一边是城市规范和安全,基层执法陷入两难。

    制度创新,呵护小店的“饭碗”

    小店管理不是小事,在南京城区,几乎一半的小餐饮属无证无照经营,如严格依法行事,全部要被关停。

    在南京城南,中华路和中山南路之间,金沙井32号是一家面馆,无证无照,却能光明正大地经营。没进店,就能闻到面条的香味。店主引导记者参观面馆操作间,告知哪里安装了隔油池和空气净化,还拿出了原料进货台账,一切井然有序,和传统小餐饮确实不一样。

    收银台旁的墙壁上,端正地贴着一张纸板,不是工商执照,而是一张“秦淮区小餐饮信息公示卡” ,这是南京市目前唯一一张《小餐饮信息公示卡》。秦淮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双塘街道分局沈俊介绍,辖区内无证无照小餐饮100多家,百姓要就业,居民有需求,全部关停不现实。

    符合法规要求,领证领照简单又快捷。无证无照,意味着至少有一项达不到法规要求,不关停,谁来拍板?出了事,由谁担责?今年7月,双塘街道市场分局联合环保、公安、安监、消防、城管等部门召开了3次协调会、现场察看,如何整改,各司其责。7月31日,双塘发出南京首张“小餐饮信息公示卡”。

    无证无照,小店存活下来;没发证没发照,为一张公示卡,职能部门的担子更重了。沈俊说,金沙井32号,1个月至少检查一次。

    无证无照小餐饮,仅双塘街道就有100多家。“办不下证照的主要原因就是开在住宅楼;申请不到备案公示卡,有几个原因,如后场达不到大厅的2/3,消防不过关,用气不规范。”沈俊说,无证无照,也无备案公示,100多家小店不能撒手不管,一家店一年至少查4次。

    这么多检查,人从哪来?南京市秦淮区的做法是监管力量下沉,实施街道属地化管理。记者了解到,在该区,与市场局对应的工商、食药监和质监,八成人员下到街道分局,还有安监、劳动、文化、物价、统计、商务、教育等,都有编制转到街道,一个街道多的能新增执法人员80名,少的也有40名。“本来坐机关的,现在要大街小巷地跑。”一位到街道工作的市场局人员说。

    跑下去,城市才不会被法条简单箍住。哪里新开店,哪家店有隐患,哪位店主善经营……掌握在执法人员手上的信息越丰富,执法就更精准,城市也更富有弹性和活力。

    非正规经济渴望融入城市

    10月9日下午,南京夫子庙针巷巷口的水果摊摊主鲍中被城管队员喊住:“街道整得这么漂亮,不能再让你在这卖了。”鲍中告诉记者,愿意花钱置办漂亮的水果三轮车,但政府不答应,水果摊估计弄不长。鲍中在南京18年,宿迁老家的地早交还村集体。他开过店,打过工,后来弄了辆三轮车,“躲”在巷口卖水果。城管来了,就走;被抓住就罚款,罚个一两百元,一年罚五六次。他以为就这样“猫鼠游戏”能一直“玩”下去,没想到城南大整治,环境变好了,他的生意要“不好”了。

    南京大学汉口路校门口做夜宵的郭成美,北京东路公教一村大门那卖鲜花的计师傅,傍晚时分不少路口出现的猪蹄摊,天冷了地铁站口的烤红薯摊……根据《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政府若不指定地点、指定时间,他们就仍然还是无证无照经营,还是流动摊贩,还是占道经营,还是不能“存在”。

    “不妨碍交通,不影响环境,不扰民,就可以考虑划出一些零散空间,增加百姓谋生的渠道。”一位城管系统中层干部说,关键是领导要重视,各部门要形成合力,愿意花精力长效维护。

    南京成贤街上修车师傅刘洪,无证无照,他每天在街道划定的位置修车,晚上回家,一定把四周清扫干净才离开。刘洪说,有了这个摊位,他在城市就算安稳了。

    南京是区域中心,小摊贩中,外来人口占了大多数。苏州高新区探索在人流量密集处设小摊贩疏导点,疏导点负责人姜珏茹介绍,摊贩绝大多数是外地人。“他们愿意用辛苦劳动去获取更好的生活,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呢?他们的服务成本低,也有人需要。”姜珏茹说,小摊贩不是不能要,而是要管理好。摊贩全部建立信用积分,分值减低,以后就没机会,大家都会珍惜。

    南京的夜市只见关停,不见增加。城东丹凤街是少数“幸存者”之一。受电商影响,夜市生意每况愈下,一位卖手机配饰的淮安小伙子说,白天上班,晚上出摊,有时一晚上还赚不到坐地铁的钱。但试过,就会积累经验,总比蹲在出租屋玩手机好。

    夜深了,丹凤街上的摊主陆续收摊回家。有多少“流窜”的麻烦,正在期待成为流动的活力和流淌的温情。(颜芳)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丁延秋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01121789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