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法官灭“火”记

2018年01月04日 15:23:53 来源: 新华网

    再婚妻子指控他外遇家暴,坚决要求离婚分割财产,他愤怒到拿着斧头砍砸再婚妻子所住的房门。面对他的暴力恐吓,她选择举报丈夫贩毒……一来二去,两人势同水火。偏偏这个当口,他又拿到肺癌晚期诊断书。所有一切交织在一起,他心生一股狠劲:干脆杀死她家五代单传的儿子!

    当这件棘手的离婚纠纷摆上高鑫法官的案头时,双方当事人已是水火不容的境地,身患绝症的男方更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盼着一切早点结束,一起恶性事件正在疯狂地酝酿、罪恶正在滋长……

    先同居再领证,重组家庭闹离婚

    何淑梅和孙润东各自曾有过一段婚姻。1997年,三十岁的何淑梅认识了比自己大十岁的孙润东,两人相识后彼此很有好感,于是开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那段日子很甜蜜。2004年,两人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2006年,两人共同出资56万购买了一套135平米的房子。两人的前一段婚姻中都各有子女,再婚后两人达成一致意见,没有再生育子女。

    后来,平静的日子逐渐不复存在。因为怀疑孙润东有外遇,何淑梅对其有所猜疑,两人开始为各种琐事及经济问题产生矛盾,2013年12月,在一次争吵后,孙润东动了手,何淑梅离家出走,从此开始分居。

    2014年,何淑梅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孙润东不同意离婚。经不公开开庭审理,2014年6月,法院作出判决,认定两人感情没有完全破裂,不准许二人离婚。

    此后,何淑梅和孙润东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缓和。2016年3月,何淑梅再次将孙润东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何淑梅说,由于双方都是重组家庭,婚前缺乏了解,感情基础薄弱,婚后经常因琐事争吵不断,而且被告还有暴力倾向,这对她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伤害,她已经对这段婚姻非常失望了,感情完全破裂,希望法院准予离婚。何淑梅还说,两人婚后共同出资购买了一套房屋,要求一人一半分割财产。

    你说我有外遇家暴,我说你赌博败家

    考虑到案件双方当事人矛盾较大,这起离婚案件被指派给审结过“常回家看看”全国第一案、江苏省首例“隔代探望权”纠纷、有着丰富审判经验的无锡市“十佳法官”高鑫。2016年6月3日,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

    法庭上,何淑梅和孙润东撕破了脸。根据何淑梅的说法,除了有外遇疑云之外,孙润东还有家暴行为。然而,孙润东眼里的何淑梅也不好。法庭上,孙润东声称自己在外辛辛苦苦做生意,何淑梅却在外面赌博,把所有赚的钱都输掉了,输到连家里的水电费都无法支付,这让自己十分恼火。

    这还不算,2005年,孙润东把所开的浴室转让了,转让费20万元给了何淑梅,何淑梅拿去炒股,但没有章法的炒股却把钱输了个精光。2008年,股市跌倒1664点,孙润东觉得此时是炒股良机,又拿回家二三十万元给何淑梅,让她购买几只股票做中长线。然而,这个钱也全部没有了。

    孙润东说,2014年何淑梅第一次把他起诉到法院后,自己就去银行查询了取款记录,结果发现何淑梅手里的这张资金卡,已经被取走了几十万元。

    孙润东透露,两人分居后,他一人承担房贷,截至2015年10月,房贷已经全部还清。现在自己的生意不尽如人意,外面有150万元债务,如果离婚何淑梅要房子,希望何淑梅和自己共同承担债务。

    你拿斧头砸门,我举报你贩毒

    对于离婚纠纷的处理,法院显得很谨慎,一方面需要确认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另一方面为了彻底解决所有问题,离婚问题和财产问题一般会尽量一揽子解决,但此时双方对财产问题存在很大分歧,法院遂决定给双方一个冷静期,何淑梅和孙润东都表示同意。此后,案件由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高鑫担任该案件的合议庭审判长。

    然而这个期间,双方不冷静的行为导致矛盾进一步加剧。

    两人一打电话就恶语相向。终于有一天,恼火不已的孙润东提起斧头就找到了分居在外的何淑梅的住所,情绪失控之下,他用斧头砍砸何淑梅家的防盗门,声音惊吓到邻居,邻居报警后孙润东被警方带走处理。

    得知孙润东带斧头上门一事后,又恨又怕的何淑梅拨通了警方电话,举报孙润东贩毒!很快,孙润东被警方彻查,最终确认他没有贩毒,但孙润东尿检呈阳性,被警方确认有吸毒行为,孙润东再次被警方处理。

    两人之间冲突不断,并多次惊动警方。

    得知这一切的高鑫法官心里明白,二人感情已经破裂,婚姻已经死亡,但他们对于财产分割有巨大分歧,此时如果一判了之只会埋下更大的隐患。

    2016年12月15日,高鑫法官将何淑梅叫到法院,跟她做了一次谈话,告诉她双方之间矛盾激化,甚至发生了恶性殴打事件,孙润东还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理,在这种情况下,高鑫法官向何淑梅建议,由法官来继续做被告的工作缓和矛盾,案件暂缓审理。何淑梅表示,快要过年了,自己也不希望产生冲突,同意过完年再开庭审理,也请法官再做做调解工作。

    被告扬言杀人,法官紧急介入

    然而,新年伊始,孙润东就感觉身体不适,待到医院检查后,他被确诊为肺癌晚期。这对要强的孙润东打击很大。

    而此时的何淑梅仍然坚持离婚诉请,这让孙润东觉得她薄情。更让他火大的是,何淑梅不过问自己医疗费怎么筹措,反而坚持要分割一半房产,这让孙润东觉得何淑梅太绝情。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反正已经是癌症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孙润东打算复仇,复仇方式就是杀掉何淑梅最宝贝的、她和前夫所生的五代单传的儿子——无锡本地一家医院的医生曹海(化名)。躺在病床上,他毫不避讳向所有人扬言自己要杀人。

    消息传到了合议庭庭长高鑫的耳朵里。高鑫心里一惊,这可是非常大的隐患,必须紧急干预!

    带着书记员,高鑫法官直奔孙润东家中。一开始,孙润东并不愿意搭理法官。高鑫法官就不急不缓地和他说话,从法理上对他普法,从情理上让他念旧情,从伦理上让他想想继子和自己跟前妻的亲生儿子。高鑫法官一字一句,跟他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孙润东口头承诺自己不会杀人。

    高鑫法官生怕孙润东的思想有反复。此后,高鑫一次又一次主动上门,孙润东在家休养就直奔家中,孙润东住院就直奔医院。几次下来,孙润东逐渐打开心扉,愿意和法官交心长谈。高鑫法官静静倾听孙润东大吐苦水,安慰他顽强跟病魔斗争。

    推心置腹现转机,争分夺秒审案件

    高鑫法官一直坚持探视孙润东,并不断开导他,这让孙润东愿意越来越多向法官袒露自己的想法。

    “其实她和前夫生的儿子也曾经和我一起住过好几年,我对那个孩子也是有感情的,我去过医院,但那次没下得了手……”

    高鑫法官一听,赶紧接话:“一起生活过好几年,怎么可能没感情呢,说起来,你也是他的父亲啊……”

    这次谈话之后,高鑫法官彻底放了心,不再担心孙润东做傻事。

    但孙润东的病情却每况日下。2017年4月12日,孙润东到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进行全身CT检查,结果确诊为肺癌已经开始扩散。2017年4月20日至5月2日,孙润东在上海市肺科医院、上海市职业病防治院住院,进行化疗,花费医疗费2.8万。

    这次治疗让孙润东第一次直视自己的病情。孙润东告诉法官,他担心自己的治疗费没着落,担心案件能否在自己离世前审结,担心离婚和财产分割会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带来烦恼和后遗症……

    考虑到各种情况,2017年5月27日,梁溪法院对此案进行了第二次开庭。此时的孙润东经过医院住院化疗的折磨,已经身心俱疲。法庭上,他同意离婚。争议最大的房产,双方一致估价为135万元。

    庭审中,看着憔悴虚弱的孙润东,何淑梅动了恻隐之心,考虑到孙润东的身体状况,她主动提出不要房子,而是让孙润东给60万的归并款。屋内的财物,她只要一台双门冰箱。

    孙润东提出,看病已经花费20多万,已经欠债,后续还需要等法院判决之后卖房治病。孙润东还表示,二人共同生活期间,自己的存款和收入有大约30万全部交给了何淑梅管理,现在外面还有债务,希望房屋归自己一人所有,债务各自处理。但他没有提交相应证据。

    法院判决:无价的生命健康价值大于有形的财产价值

    2017年6月20日,梁溪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经调查确认,孙润东罹患肺部恶性肿瘤,需要住院接受相关治疗,由于病情严重引发疼痛难忍,需要不时使用麻醉药品方可缓解。

    法院认为,所争议的房屋是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结合二人出资、还贷情况,以及孙润东的病情,法院认定房屋归孙润东所有,孙润东给何淑梅房屋归并款25万元,双门冰箱归何淑梅所有。

    对于这个判决,合议庭审判长、高鑫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虽然对房屋的价值分割比例差异较大,但鉴于孙润东所患之病所需的费用情形,在有形的财产价值与无价的生命健康价值产生权利冲突时,法院将优先考虑生命健康权利的保障”。

    判决生效后,财产分割顺利执结。不久,孙润东病逝。

    “我父亲曾多次想到法院表示感谢,无奈已生不由己……”2017年10月16日,孙润东的亲生儿子根据父亲的遗愿,带着感谢信来到梁溪法院,将承载父亲遗愿的锦旗递交到法官手中,锦旗上面写着“廉洁清正、执法公平”,感谢信中写道:“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我们既感到了法律的权威和神圣,也深深为贵院这个优秀文明团队的精神所感动。你们将国家赋予的权利和义务认真贯彻到为人民办实事上,为社会稳定和社会和谐提供了有力保障……”(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苟连静)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2209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