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教育

校长何义田:带领金中实小走向新阶段

2018年01月28日 09:56:04 来源: 新华报业网

  一个人追求梦想并不难,难的是带领一群人追求同一个梦想。

  “这注定是一条坎坷的道路,”二十世纪最具权势的外交家亨利·基辛格基于几个世纪以来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精英领导力的研究,得出结论是:如果缺少了勇气,一个领导者是无法引领人们从当下走向前所未有的新阶段。

  毕竟,没有哪个领导者能够向人们证明自己的预测一定会成为现实,或者说,能够给出一个实现梦想的准确的时间表。

  “刚开始的时候他注定是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直到整个社会的经验与未来愿景之间的距离被消除。这就要求领导者必须有足够的强烈的意愿去走完这条路。”

  尽管基辛格博士以此来期许国际社会的政治精英们,但对于任何一个希望带领团队“走向前所未有的新阶段”的领导者而言,敢不敢于冒着单打独斗风险去尝试,都是一个巨大挑战。

何义田和孩子们聊天

  什么是自己的使命?

  一所学校的发展远景只有与它的传统建立联系,让它在丰厚的历史土壤里自然生长,这样的远景才有根系,才能够开花结果、枝繁叶茂。校长可以流动,但学校发展的长河不能断了源头,不能制造断崖式飞瀑或突兀断裂的河床。只有寻找到传统的根基,学校的灵魂才有依靠。 ——何义田校长

  以历史的视角回顾过往,不同历史时期的领导者似乎都有其独特的历史使命,有时候是命运使然,身不由己,但大多数情况下,往往是领导者不甘于平庸而产生的自我赋能。

  何义田便是后者。当他成为金陵中学实验小学历史上第四任校长后,什么是自己的使命,便成为一个萦绕于怀、迫切需要解答的课题。

  他接手的学校可不是一张白纸可以信手涂画,经过三任校长的操劳,至少在建邺区内,金中实小已经成为一个响当当的新生代名校;恰巧这所学校又有着与北京东路小学跨区合作的特殊渊源,一个跨区的外派校长只身前来,面对的有期许也有挑战。

  尽管心怀梦想,但作为管理者,何义田有自己的章法。

  这一点,在后来何义田撰写的一篇名为《先后有序,校长履新的新思维》的文章中,就显露了出来。文章在回忆他刚接手金中实小的那段历史时,就如何开展工作的所思所想,做了一次梳理和总结。 他的方法论是四点:先看背景后看远景,先找亮点后找缺点,先借智慧后出主张,先谋系统后做细节。

  不难看出,前面两点偏重于“传承”,后面两点讲得则是“创新”的方式。就如何处理“传承与创新”,何义田有着明确的立场——没有延续和传承,难免会丧失凝聚力;有承继无创新,格局也做不大。

  所以,上任第三天,他就专门为自己组织了一场“岗前培训”,整整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请几位熟悉学校的副校长和中层领导,集中“向新校长讲述我们的精彩”。在随后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不断收集和寻找属于金中实小的“学校记忆”。

  他把刚刚退休的老校长杨新富请来,虚心请教。“我们一起在校园里漫步。老校长对这所学校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都怀有深厚的感情。一处处校园的细节,一个个温暖的故事,他向我这个继任者介绍起来如数家珍,仿佛把我带到这所学校的历史画卷里穿越一回。”何义田回忆道。

  除此之外,他还不断和创办学校的老教师、老员工交谈,与各部门行政领导交流,向见证这所学校发展的教育主管部门领导请教,了解学校发展的历程和文化的演进,听他们讲述学校发展过程中的故事和故事的主人公。

  “历史由人创造,尊重历史就是尊重人。”何义田说,“人是这个学校最宝贵的财富。”

  这段寻求学校记忆的过程,不仅让新校长获得了老师们的认同,也为何义田后期对学校未来的规划奠定了基础。

  一份问卷暴露出来的问题

  之所以将文化建设列为首要战略,我以为它是一所学校发展蓝图展开的魂魄,文化的核心是体现在办学理念上的价值观问题,价值观确立了,其它一切工作才有旨归,才有引领。 ——何义田校长

  历时月余,经过对金陵中学实验小学(以下简称“金中实小”)的全面情况做了摸底与梳理后,何义田遇到了一个“突出的问题”。

  “发现这个问题时,也是非常偶然。”何义田回忆,当时他给全校的老师们发了一份建议征集问卷,主题是《老师,请给我一点智慧》,希望老师们针对学校的未来发展各抒己见。

  这份问卷有四个话题:“您对学校的办学理念有什么样的个人理解?”“您认为学校哪些精彩一定要继承发扬?”“您认为学校哪些方面的工作亟需改进?”“您对新校长有什么新期待?”

  “第二天,100多份署名问卷就送到我的办公室。”一份份精心作答的问卷让何义田感受到了真诚、善意和鼓励。但在教师们针对“您对学校的办学理念有什么样的个人理解?”的回答中,他也看出了问题。

  “其他的几个话题,老师们都写得非常好,唯独对办学理念这个话题,大家的表达各不相同。有的说,我们的办学理念就是素质教育;有的说,我们理念就是向着太阳唱歌,也有人说是阳光,是金葵花……”

  何义田敏锐地意识到,之所以出现对办学理念有着如此多的表述,说明在这个问题上,“文化不聚焦”。换句话说,对于金中实小将成为一所什么样的学校,老师们还没有形成共识。

  “我当时就意识到,这个将会是影响金中实小向更高位发展的最大问题!”根据以往的经验与认知,何义田认为,思想是先于行动的。“文化说到底是一种思维方式和意识形态。没有文化的引领,没有认知上的共识,行动不仅没有明确的方向,也无法形成合力。”

  瞬间,何义田似乎找到了自己作为新一任校长的定位与方向。

何义田在2016年苏派名校长论坛演讲

  打造金中实小版的“巴学园”

  文化因子是一种客观的存在,每一所学校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因子,她隐藏在某个不易觉察的地方,关键看能不能被及时地发现和有效地培育。 ——何义田校长

  任何一个校长,心中都有一所“完美的学校”。何义田当然也不例外。

  他非常喜欢日本作家黑柳彻子在《窗边的小豆豆》书中所写到“巴学园”。一所由小林校长——一个和蔼的,善于倾听,充满友爱和耐心,深受孩子们喜爱,成为孩子们最好朋友的校长——所创造出来的“巴学园”。

  那是一座让所有孩子神往,同时也令何义田神往的学校。“总是弥漫着自由的空气和从孩子们心里流淌出欢笑”。

  同样作为校长,何义田也期盼着有朝一日,在自己的手里也能创建出一所“巴学园”。

  其实,并非是接任金中实小校长之后,何义田才有如此的梦想。早在2008年他受委派创办北京东路小学阳光分校时,这个梦想就已萌发。“我希望我们的学校文化中也能够更多地流淌着自由、欢笑与爱。”

  一个“流淌着自由、欢笑与爱”的校园应该是什么样?

  在北京东路小学阳光分校担任校长时,何义田就曾经做过尝试,以“培育阳光娃娃”为育人目标的阳光教育,曾被立项为江苏省教育科学规划重点科研课题,阳光教育的实践成果让学校荣获“第二届中国特色学校评选百强学校”和“全国十佳特色成长学校”称号。

  然而,何义田并不想在金中实小复制以往的模式。“每个学校的文化不同,老师不同,生源不同,对教育的理解也不同;教育要因材施教,才能更加丰富多彩。”

  他希望在金中实小已然形成的文化脉络中,抽取基因,构建能为大多数老师、家长、学生们能认同、便于接受的价值观体系。“一种价值观能被接受和认同,其前提必须根植于既有的历史与文化;有了认同感,价值观落实于日常行为才有可能。”

  问题是,什么样的办学理念是适合金中实小的?

  何义田还是选择了“先借智慧后出主张”的做法。他请来前任的两位老校长,把自己的想法合盘托出,听取他们的建议;梳理出来的学校文化体系,先发给全校老师们,大家一起讨论;最后又请来专家帮助论证。

  慢慢的,一个目标逐渐浮现并清晰起来:办一所孩子们真心喜欢的好学校!

  在这个办学的大方向里,何义田与金中实小的老师们用了两个关键词明晰了自己的职责。第一个是“真心喜欢”,第二个是“好”。真心喜欢是基础,别说是孩子,即便是成人,没有兴趣的被动“喂养”,只会激发抵触与排斥;好则是教育的终极诉求,让每个学生都得到充分的发展。这两个关键词互为依赖,缺一不可。没有“真心喜欢”作为途径,“好”只是一场无法落实的幻想;然而没有“好”的引领,“真心喜欢”则有可能失去发展的效能和方向。

  方向和目标有了,如何才能实现?

  先让校园充满了美与情趣

  金葵花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文化隐喻,这个文化隐喻给我们的启发就是要让学生永远向着太阳获取能量,生长能量。因此生长能量是我们学校金葵花文化隐喻的核心思想。 ——何义田校长

  如果用另一个岗位的职能来比较,很大程度上,校长有点像产品经理。他必须对客户的真实需求有敏锐的辨别力,不断提供能够满足甚至超越客户需求的产品,如此才能得到客户的认可,保持黏度;同时,他还得通过沟通与协调,令产品生产的每个环节都能发挥最大的创造力与效率,确保上市的产品是最优质的。

  在金中实小,“客户”无疑就是这群孩子们。孩子们的真实需求是什么?究竟包含哪些?

  金中实小的老师们思索后,给予的第一个解决方案:先让校园充满了美与情趣,造一座向美校园。这个理念背后的逻辑是:一个美且和谐的外部环境不仅在视觉上启迪孩子的审美,还有利于借助健康向上的情趣感召孩子的心灵。

  “在校园内,建设任何与孩子相关的设施,我们都会从三个维度来评估。”何义田说,“第一个要有趣味性,因为这些设施是为儿童服务的,必须要有趣味性,体现出童趣;第二个是要有设计感,一个活动,你是为谁服务的?让儿童如何参与?想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教育功能?这些都要事先设计好;第三是要有感召力,毕竟这是校园,要充分体现教育的功能,所以在布置、陈设上,要体现出我们推崇与彰显的价值观。”

  2017年上半年,金中实小建造了一个科技长廊。对于这个长廊,孩子们喜欢到一个什么样程度?何义田用了一组数据来佐证。

  开放的第一个星期,80%的设施需要重新维护;修复好了重新开放,第二个星期,又得修复50%;随后修复的程度越来越小,到现在,基本不会坏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全校的孩子都把科技长廊里的每个项目都玩了一遍。

  “坏了大不了就修一下,不要怕损坏,更不能因为担心有损坏,锁起来只供观赏,或控制孩子们接触的程度。孩子有兴趣才会去折腾,折腾得越多越体现出价值。”何义田说,“无非学校与老师们多了些麻烦事,只要孩子们在校园里感受到了乐趣,这些麻烦恰恰证明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

  何义田向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介绍自然科学馆

  老师的“麻烦”是孩子们的惊喜

  人文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不是真正的人文。真正的人文要对人负责,特别是对儿童,对他们的未来,对他们的一生负责,这才是一个学校的管理者应该有的人文理念。 ——何义田校长

  能够激发孩子兴趣的环境与设施——这不能有效形成产品的区隔,符合这样条件的“产品”还有很多。学校之所以是学校,而不是游乐场,更多还在于其学习教育的功能。

  金葵花课程是何义田主政金中实小之后,坚持要推行的一个课改工程,甚至以不惜得罪人的代价去推进。这项改革给金中实小的老师们增添了很多的“麻烦事”,然而却极大丰富了孩子们课外兴趣学习的可选择性,让孩子的个性化发展扩展了空间。

  变革起源自何义田对原先兴趣班课程设置的不满意,而这种不满意的背后,是何义田对“核心素养落地”这个大课题的思考与研究。

  在金葵花课程推出之前,金中实小也有“快乐课程”的设置。这样的课程一直延续了几十年来中国教育中兴趣班的传统,入选和参与学习的人数有限,占全校学生总人数的极少份额。“一大半的学生放学回家,只留下很小一部分的孩子去参加快乐课程。快乐课程谁来上呢?基本是音体班的老师。当时,我就很不认同这样一种模式。”何义田回忆道。

  在他看来,要实现核心素养的培育,以往的一些弊端需要修正:

  第一,课程不是面向少数人,应该面向所有学生,要为全校所有学生素养的培育发展而服务。

  第二,课程不能为特色而特色,也不能单纯指向某一方面,比如知识、能力等,不是为培养音乐家、艺术家、足球健将、羽毛球冠军,应该围绕核心素养的培育做文章。

  第三,课程不是必修课,应该尽可能提供更多的选择性,选择性就是适宜性,让孩子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才有利于他的个性发展。如果选择面太小,难免会形成同质化、千篇一律的不利局面。

  第四,课程不是孤立的,应该与学科课程加强联系,形成跨界学习的态势。

  第五,课程并非越多越好,而是要根据自己学校的传统、资源、师资等因素,因地制宜,因时而变,以实现学生能量的增长,满足学生未来可能性的发展要求。

  鉴于以上的考虑,再面对只有少数学生参加的“快乐课程”,何义田感觉自己实在“无法容忍”。于是,他没有像以往那种经过民主讨论,而是以校长的权威发布了一条行政命令,要求全校的每一位老师,根据自己的爱好、特长,为孩子们设计开发课程。

  “课程怎么做?不会,没关系。我把课程纲要的表格设计好,怎么开发,怎么确定目标,怎么设计课程内容,我来给大家提供案例和模板。”何义田知道,自己如此做,无疑增加了全校老师们额外的工作量,非常得罪人,甚至会给自己带来骂名。

  “唯有如此,孩子才有了选择的可能。选择性是什么?选择性就是可能性。如果孩子连选择性都没有,哪里还有所谓的个性化,哪里还有未来的可能性,哪里还有因材施教的可能?!”在何义田看来,站在学校的角度,站在学生发展的角度,站在新课改理念的角度,“作为校长,即便把人得罪光了,我也要坚持。”

  除了个别年龄偏大的老师,在2015年的那个寒假里,金中实小的全体老师们全部为来年的新课程忙碌着。有的课程不仅要开发,甚至要准备各种各样的器材,比平时上一节课的挑战性更强,难度更大,付出更多。

  然后,老师们的“麻烦事”,最终却令孩子增添了无数的惊喜。

  新学期来临之后,每周的周三,成了“快乐周三”。放学之后,全校有60多课可供孩子选择,60门课五花八门,孩子们可以自由选择。

  到了后来,新学期开始前的网上“抢课”成了金中实小的一道风景。因为,新学期的课程会全部上网,学生们每人都有一个账号,新年开学,能不能“抢”到自己喜欢的兴趣课,成了令孩子和全家都很紧张的重要时刻。

  “很多课,基本是秒杀。”金中实小的林副校长绘声绘色地形容说,“真的是一秒钟的时间,30个名额就抢没了。抢的时候,不仅孩子们紧张,全家人都跟着后面一道紧张。”

  (金陵中学实验小学的野外生存课程:一周军训)

  老师教学有智慧,孩子才能乐意学

  向学课堂,一切围绕“学”这个核心,这不仅是我们的口号,在对老师的优课评比时,这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标准。 ——何义田校长

  如果说金葵花课程让孩子在课堂之外的学习中获得了更多的机会,那对于学校主阵地所在的课堂,金中实小也提出了向心课堂的理论体系。

  “向学,《辞海》里是有解释的,就是一心一意地学,专心地学。”在何义田对向学课堂的构建中,有三个关键要素:

  “如果对于每一节课,孩子们都热爱学,孩子们能不喜欢这所学校吗?!所以,我把热爱学作为一个最重要的理念提出来;第二个就是专心学,专心学就是要一心一意地学。热爱学和专心学是有差别的,前者显现的是对学习的一种情感,后者则是一种学习的意识,对个体的意志有要求;第三个是创造学,这个强调的是方法、过程,注重启发孩子们思维的创新性。”

  以往的经验表明,对大多数儿童而言,学习并非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让一件枯燥的事变得有趣,还能让孩子们保持持续的期待,此间难度可想而知。

  向学课堂实际上对老师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变相地对老师的教学水平、授课技巧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想让孩子们具备创造性,首先要让孩子们体验到创造性的魔力。在这一点上,金中实小语文教师夏丽教授作文课的故事,就显得非常典型。

  “她授课的方式,我亲眼观察了两次,真是大开眼界。”何义田本身也是语文老师出身,他的感受更加深刻。

  第一次是他突然发现,夏老师班上的孩子们全都穿着睡衣来上学。一个班的学生都穿着睡衣上课,这样的场景想想都让人惊奇。何义田当时就来到班上了解情况,一打听是夏老师预设的一堂作文课的前奏。

  “孩子们非常兴奋,互相观察,互相比较。”了解情况后,尽管何义田没再过问,“但我能想象的出,整个一天的学习,孩子们都是在一种非常兴奋的愉快的状态下度过的,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堂作文课。”

  还有一次,何义田去巡课,经过夏老师上课的教室时,他看到奇怪的一幕——讲台上放着四张桌子,桌子后面坐了四个学生,每人面前还摆放着一个盘子。“我有点纳闷,就走近点,凑过去看看,这夏老师又在搞什么鬼把戏。”

  等他看清楚四个盘子里都有一堆瓜子后,正好夏老师一声令下,四个学生飞快地磕起瓜子。何义田顿时就明白了,肯定又是一场作文布置,“不过我很好奇,最后孩子们是如何写这篇作文的,所以我就留心观察着。”

  结果令何义田意外的是,这场课堂上的磕瓜子大王比赛,比完了个人,比小组;比了小组,又比小组间的合作,课堂气氛热火朝天,但一直到了课堂结束,夏老师提都没提写作文的事,相反还布置了一个题目,让孩子们回家后召集爷爷奶奶、外婆外公,搞个家庭的磕瓜子大王比赛,还要拍照留念。

  “第二天,孩子们都憋足了劲,赶快让我写吧。不行,不许写,一定要现场作文。一直憋到下一堂作文课,材料在孩子们肚子里都酝酿了几遍,一旦开写,那都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何义田说,看到夏老师的这样教授方式,自己脑海里不由冒出《论语·述而》里的一句话: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最难教的作文课,让一位老师教成如此有创意,令孩子们热爱,这么专心,这不就是我们期望的向学课堂吗?!”何义田如此感叹。

  “所以,作为金中实小的老师,我们对自己提出的要求是,不仅要做到默默地爱与灿烂地笑,”何义田说,“更重要是,要做到智慧地教。”

  (意大利教练为金陵中学实验小学的孩子们上足球课)

  心向往之,就能向目标不断迈进

  做教育工作的人,内心深处是要需要坚守一些东西的。尽管这样坚守会遭遇现实的挤压,会让自己觉得挣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心向往之,你总是能向它迈进的。 ——何义田校长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罗马也不是靠一个人能建成的。

  作为管理者,“上下同欲者胜”的道理何义田非常清楚;作为曾经从无到有创建过一所学校的校长,他同样能够预见到,在实施革新的道路上,磕磕碰碰的事情少不了。

  有些事,需要沟通,一遍又一遍,功夫下足了,铁杵终究变成针;有些事,当时无论如何沟通,也未必有成效,只有用发展来解决发展中遇到的矛盾。

  比如说家长的不理解与投诉,就属于前者。

  金中实小曾经发生过如此一件趣事。有位副校长,在其分管的领域中,有一项是负责处理家长的投诉。何义田刚刚接手金中实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位副校长天天要向校长汇报,今天接到了哪些投诉,是如何处理的。“这位副校长当时还是教导主任,他跟我说,他都不好意思来见我,一见我就是一堆坏消息。”

  但是经过两年下来,经过年年家长会上何义田与家长们的沟通,以至于到了2017年的时候,这位副校长几乎忘了自己还分管这项工作,“以前是天天有投诉,现在投诉没了,一年中也遇不上一两件。”

  外部问题靠沟通,内部问题靠管理。

  在金中实小明确的“向阳教育”的体系中,除了向美校园、向学课堂、金葵花课程而外,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向心管理。

  “我们提出过一个理念,要把管理做到人的心上。”何义田解释,老师们的思想工作尤为重要,亲其师信其道,如果老师们心里有疙瘩,自己都无法做到“向上向善向美”,怎么能够指望培养出一批“向上向善向美”的学生。

  要想老师们与校长一起“上下同欲”,何义田的观点是要做老师们的“知音、伯乐和向导”。

  在具体制度落实上,金中实小不是没有经历过冲突,例如在绩效工资改革的问题,“关键是要有胸怀听得进不同的意见,要秉持与大家一起商量的原则,共享信息,一同面对难题。”

  “当你真正去倾听时,你会发现,当前看似冲突的焦点,其实未必是核心诉求。有时候,老师们只是借助这个渠道,把以往积累的一些不满,宣泄了出来。”何义田说,“做知音,做伯乐,做向导,就是要让老师们尽情发声,倾听他们的心声,知其所想方能人尽其才,最终尽可能让每个人如愿以偿。”

  所以,在金中实小,课务安排会让老师自由选择。下个学期,你想教哪个年级?你想不想继续往上带班级?你希不希望继续当班主任?你没有当过班主任,想不想尝试一下?

  一方面是老师们可以把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一方面是教务处做全校的统筹安排。

  “2017年暑假的时候,你知道我们最终的吻合率是多少?”何义田问。

  “80%”何义田说,这就是他对管理的追求,让每个人都有更多的机会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我希望,这所小学不仅成为孩子们真心喜欢的好学校,也能成为老师们真心喜欢的好学校!(高剑 蔡娟 陆安琪)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秦文卿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27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