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国家发改委发出明确信号 种粮调结构已迫在眉睫

2018年02月11日 07:29:32 来源: 新华日报

    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2018年生产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20元、126元和130元,比2017年分别下调10元、10元和20元。这一消息牵动了广大粮农的心。粮食系统有关专家认为,国家发出的信号很明确:积压的粮食亟需去库存,种粮调结构,已迫在眉睫。

    去库存要减增量

    种粮食仍补贴

    10日,记者采访了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说,从2004年国家出台粮食托市收购政策以来,最低收购价逐年提高,2014年,三等粳稻每500克提高到1.55元,2017年下调到1.5元。此次最低收购价下调幅度是比较大的,基本上降到了稻谷生产的成本线上。实际上,这次下调,回归到了托市收购政策的出台本意:保证农民种粮不亏本。因为早几年的最低收购价,往往成为最高价,不符合这项政策的本意。

    “粮食库存积压严重,只能通过价格杠杆调节,减少存量,抑制增量。”这位负责人说,稻谷与小麦不同,小麦的储存期可达5年,且陈年小麦加工成面粉后食味不受影响,而稻谷的储存期只有3年,陈年稻谷的食味明显不如新稻。近年来稻谷储存量逐年加大,一些粮食主产省不久前还在处理2013年的陈化稻谷,造成很大浪费。如果延续前几年的最低收购价,储存量会继续增加,去库存就会变成一句空话,长远来看对粮食生产是不利的。这次最低收购价下调,一是为了回归政策本意,二是为了加大去库存力度。

    当然,国家并没有对粮食收购价一降了之。发改委的通知明确:为支持完善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国家对有关稻谷主产省份给予适当补贴支持,中央财政将补贴资金拨付到有关省份,由其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按规定统筹安排使用,以保持优势产区稻谷种植收益基本稳定。也就是说,尽管最低收购价降了,但国家会对种粮农民给予一定的补贴。为什么不直接补贴到收购价格上呢?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说,如果补贴收购环节,会进一步扭曲市场粮价,而且,目前我国在粮食收购环节的补贴已经碰到WTO黄箱政策的“天花板”,如果补在生产环节,则符合绿箱政策。日本、韩国、美国等就是普遍在生产环节给予农民补贴的。

    市场自动调节

    价格波动有限

    很多农民担心,最低收购价下调后,粮价会相应下行,种粮就没有效益了。以一亩水稻产量600公斤计算,原来亩均纯效益也就在300元左右,今年会比往年少卖240元,加上今年来农资价格和用人成本上涨,能收回成本就不错了。

    “不会这样。”省内最大的民营粮食加工企业——海安季和米业董事长刘昌明认为,最低收购价下调,会一定程度影响市场粮价,但不会跌到最低价附近,尤其是优质品种的稻谷,跌幅不会很明显,估计每500克下跌不会超过1毛钱。比如说,去年稻谷最低收购价为每500克1.5元,但像南粳5055、南粳9108等优质品种,苏中地区的市场收购价达1.6元。“最低收购价对市场粮价起到的是参考作用,并没有决定作用。”

    泗洪县苏北粮油公司总经理赵冬冬认为,每年最低价收购的稻谷,主要是普通品种,优质品种绝大多数不会卖到粮库,这些年来,随着优质品种的逐渐推广,实际上最低价收购的稻谷占比并不高,优质粮绝大多数由市场消化了。这些年来市场上优质粮的需求非常稳定,在原粮供给没有出现大变化的前提下,价格也不会出现大的波动。“去年我们订单收购的养龙虾田块产出的稻谷,每斤1.8元,今年价格也许会有下调,但下调幅度绝对不会大。”

    信号已经明确

    调整结构别犹豫

    不管怎么说,去库存是下调最低收购价的目的之一,那么,对于粮农来说,调整结构、调优品种就是当务之急了。

    金湖县戴楼镇牌楼村种粮大户吴建中种了3000亩粮食,平均算下来,前几年亩均年纯收入在300元左右。他说,今年即使最低价不调整,粮食产量正常,效益也会减少不少,因为化肥价格涨得很厉害,摊到每亩水稻,多出40元农本,用人成本也在涨。“不能像以前那样种粮了,要种养结合,选种优质品种,并在稻田里养龙虾或螃蟹,分散下风险。”他说,他还打算购买加工设备,自己加工成大米自己销售,“种的是优质品种,米饭食味好,应该不愁卖。”

    扬州市邗江区公道镇种粮大户徐大中说,从去年开始,他就采取绿色种植的方式,施用有机肥种植水稻,本地有一家加工厂定期到田间检查,稻子收获后由加工厂收购,种粮亩均纯效益能达500元。今年最低收购价调低后,他更坚定了绿色种植的决心,“加工企业跟我说,拿到绿色证书后,他们就可以合同收购稻子,价格还能更高。”这位种了20年粮食的老把式说,不能像以前那样只求产量了,“现在大家都讲究食品安全,我们种田的就要向市场看齐。”

    前几年已经添置了加工设备的溧阳市社渚镇种粮大户孙翔说,虽然早些年就注册了“汤大伯”商标,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种粮食、卖原粮上,大米加工量并不足,今年打算把主要精力放在大米加工和销售渠道的开拓上。这位青年农民说,粮食价格最终是要市场化的,早点下决心调整,早点走向市场,可以早点取得主动,“调整思路,调优结构,确实不能再等了。”(朱新法)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徐湛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51122399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