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调解结案后再向法院起诉是否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2018年04月04日 15:55:22 来源: 新华网

    案情:

    2013年10月26日13时20分左右,被告严某驾驶苏AD1770轿车由西向东行驶至青年东路东延段先锋镇永安村灯控路口左转弯时,其所驾的左前侧与由东向西原告魏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致魏某受伤及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苏AD1770轿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2013年11月25日公安交警大队做出责任认定,被告严某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魏某承担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魏某即被送往南通市通州区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并于当日住院治疗,于同年11月18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腹部闭合性损伤,脾破裂、血腹、两肺挫伤”。2014年2月原告就该损失向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驾驶员严某、车主陈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赔偿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200682.47元。经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共赔偿原告魏某205863元,被告车主陈某自愿补偿原告魏某5000元,原、被告就本起交通事故一次性处理完毕,今后各方再无牵涉。

    后原告魏某因脾切除后切口下段处有一包块,肿块逐渐增大至5*4cm大小,疼痛不适,于2014年10月20日至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腹壁切口疝无张力修补术”,于同年11月1日出院,住院12天。2014年12月10日,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通一院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95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鉴定结论),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魏某因交通事故致腹部闭合性外伤、脾破裂切除术后,术后并发切口疝与交通事故有因果关系,其休息期为60日,护理期为30日,护理人数住院期间为二人、非住院期间为一人,营养期为30日。魏某因该切口疝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赔偿各项损失计19154.9元。

    被告保险公司提交答辩状一份,其辩称,原告魏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赔偿已经处理完毕,有〔2014〕通山民初字第0066号民事调解书为证,请法庭依法驳回起诉。

    被告陈某提交答辩状一份,其辩称,1、原告魏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赔偿在〔2014〕通山民初字第0066号案件中已经处理结束,民事调解书上载明原被告双方因本起交通事故一次性处理完毕,今后各方再无牵涉,对于魏某的本次诉讼不应再赔偿。2、即使经法院审核魏某此次起诉的损失还应得到赔偿,因肇事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魏某此次起诉的损失也还在保险限额内,故应由被告保险公司赔偿。

    分歧:

    民事诉讼调解制度又称法院调解,是指按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在法院审判人员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就发生争议的民事权利义务自愿进行协商,达成协议,解决纠纷的诉讼活动。调解完毕后,双方当事人受调解书的约束,同时,根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不能就该事项重新起诉,法院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中,法院是否构成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违反上,存在分歧意见。

    第一种观点:该案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虽然本案的当事人相同,但并不是就“同一事实”进行起诉,当事人是对新出现的术后并发切口疝进行请求,这是前诉事实新衍生的事实,相应的产生新的诉求,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该观点认为,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违反,应是就同一当事人对同一事实以同一理由进行诉讼,要求事实和理由都必须是同一的,本案中,事实和理由均不同一,则不属于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违反。

    第二种观点:该案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本案的当事人在原有事实的基础上,提供了新的证据证明原有的诉讼请求明显不符合实际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的规定,当事人提供了新证据的情况,应当由当事人申请再审。根据民诉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的规定,构成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违反。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

    一事不再理原则是我国民事诉讼中的一个重要原则,该原则的法理依据是我国民诉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对判决、裁定、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申请再审,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除外”。 但该法条未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适用条件作出明确的规定,造成在法律适用上的困难。

    笔者认为,在民事诉讼中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即判断当事人是否构成重复起诉,应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1、当事人是否一致

    民事诉讼当事人是指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发生纠纷,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案件审理结果与其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并受法院裁判拘束的人。当事人是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之一。同一当事人仅指在已作出生效裁判案件中的诉的原告或法律拟制的与原告同一的人。这里并不包含被告,因为被告并没有提起过诉讼,其起诉权不受曾经被诉这一事实的影响。法律拟制的与原告同一的人是因法律的规定或运行而与原告有密切关系的其它人,他们对原来的原告具有相同的权利义务关系或权利义务上的继受关系。这些人在实质上取代了原来的原告在实体上和程序上的地位,应受原来裁判的既判力的拘束。

    2、事实和理由是否一致

    事实是能够引起民事法律关系发生、变更和消灭的客观现象,是当事人在其起诉状、答辩状和其他相关诉讼材料中所反映的事实。理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诉讼主张所持有的具体理由。裁判机构的裁判生效后,如果同一当事人又以同一事实和理由就同一实体权利主张再进行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属于重复诉讼。所以,将同一事实和理由作为判定“一事”的标准。符合对确定的事实不再理的原则,也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那么什么是“一事”?“此事”与“彼事”如何区别?本案虽然案由均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均为一起交通事故引起的损失,但后诉的事实系新衍生出来的事实,前诉与后诉并非基于同一事实。

    3、是否为同一诉讼请求

    诉讼请求是当事人通过人民法院向对方当事人所主张的具体权利,也是判断当事人的起诉是否构成重复诉讼的要素之一。同一诉讼请求指的是当事人相同的实体权利主张。一个生效的裁判文书必然载明了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也即法院已经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主张作出了判定。同一当事人再依据同一事实以该诉讼请求进行起诉的,法院不应受理。但是,当事人就同一事实主张不同的实体权利时,应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比如,在买卖合同中,当事人主张交付标的物是一个实体权利主张,主张解除合同并赔偿损失是另一个实体权利主张,两个是不同的诉讼请求。当事人在主张交付标的物的诉讼请求被驳回后,再以解除合同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来起诉的,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本案中,原告魏某因交通事故脾破裂,并进行脾切除术。术时腹部有手术切口,术后腹部手术疤痕,一年后在手术切口处形成腹壁疝,并进行手术治疗,该腹壁疝并不包含在第一次调解当中,不属于“同一事实”,也不属于“同一诉讼请求”,调解时还未预见到该损害,调解达成的协议已不能弥补原告所受到的实际伤害,因此,对于此类因交通事故致人伤残的新理由提起诉讼的,属于新的事实、新的诉讼请求,不能以原先已存在的调解协议为由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所以,本案应审核原告的合理损失,支持原告的诉请。

    裁判:

    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和财产权依法受法律保护。原告魏某因交通事故脾破裂,并进行脾切除术。术时腹部有手术切口,术后腹部手术疤痕,一年后在手术切口处形成腹壁疝,并进行手术治疗,诊断注明为切口疝,本院认为该切口疝与本次交通事故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虽然在2014年2月12日,原告魏某与被告保险公司、严某及陈某就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经本院主持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已一次性处理完毕。但当时原告并没有预见会出现切口疝,切口疝也不在合理的预见范围之内,故本次因切口疝造成的损失依法有权获得赔偿。遂判决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赔偿原告魏某12364.9元。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徐静)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周彦彤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2637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