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房产

璞樾春色紫金山上画中人 钟山园林诗中景

2018年05月16日 16:08:20 来源: 璞樾钟山

    春日之始,紫金山的花花草草也迎来如织的游人,野花野草和游人一起,从山脚、城墙根下,一路蔓延而上。据说,整座南京城目前已发现400余种野花,紫金山上超过半数,随着季节的变化,它们变换着形态、变幻着色彩,而每年春天,是野花最美的时节,至少有近两百种野花次第开放。

    当世人还在憧憬紫金山那绿野仙踪般的逍遥之处,离紫金山1.5公里处的璞樾钟山,正享受着内外皆春色的风光,这里不仅可远眺紫金山,更独享一片园林花事,一路花草尽情生长,没有三月的微寒,也还没到五月的燥热,微风正好,这里俨然成了最美人间四月天。

    璞樾钟山佳园色 春光更比路人忙

    在花开花谢中看流光抛,看樱桃红,看海棠羞,看每一朵花,开时笑满枝头,落时香亦有声,当脚踝趟着细微的春色,要赶紧将这万种风情留在一束束,一瓶瓶,一篮篮花事里。《开元天宝遗事》中载:“长安仕女,春时斗花,戴插以奇花多者为胜,皆用千金市名花植于庭苑中,以借春时也。”

    樱花:

    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

    樱花蒂嫩,只需轻轻撼动树身,花瓣就会纷落如白雪,古人说“樱花七日花吹雪”,真是贴切之极。而且,每每踩踏着一地花瓣走来走去,心中都会怀着点微妙的惋惜和痛快,人逮着机会就想试一试焚琴煮鹤的滋味。

    日本的赏樱又叫“花见”,日本古语中春天为“樱时”,足以见得樱花受到的偏爱。日本人将武士比做樱花,因为樱花在最美之时,也就是它将要凋谢之刻。樱花的瞬间开放,瞬间凋零,就如同武士最光彩的时候,但也是他抛洒热血效命疆场的时候。加入了武士道精神的诠释,樱花的形象瞬间从原来的娇弱柔美转为大气磅礴。

    海棠: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唐玄宗曾将杨贵妃比作会说话的海棠,指美人善解人意,所以后人常把海棠比喻为美人。“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苏轼一生碾转流离,最终也只有海棠得以相伴。

    想必是一声轻叹间,风动海棠香,海棠无言,却单是默然与苏轼为伴,这已足够。也幸好有海棠相伴,否则寂寞的心如何挨得过落寞静夜?花解语,最解语,莫如解语花。深夜未眠,或心寂寂然焉不可睡,或情悠悠焉未欲眠,然而无论是寂寥也好,闲适也罢,终是有着唤作“解语花”的一类生灵伴君至拂晓。

    梅花:

    小小水冰青琉璃,梅花横斜三四枝

    赏梅专家杨万里写梅花“始一日以花闻天下”。梅花就如沉香一样,在书室中与宋人的诗词长相依傍。赏花插花瓶花已经成为他们风雅的重要点缀了。宋时,作为中国原创插花一绝的“盆景”已经出现,时称“盆栽”,类似今天我们的插花雏形,曾几《瓶中梅》写:“小小水冰青琉璃,梅花横斜三四枝,若非风日不到处,何得香色如许时。”

    蔷薇:

    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

    据《贾氏说林》载:汉武帝与宠妃丽娟于上林苑中赏花,时蔷薇始开,态若含笑。汉武帝叹曰:“此花绝胜佳人笑也。”丽娟戏问:“笑可买乎?”武帝说:“可。”丽娟便取黄金百斤,作为买笑钱,以尽武帝一日之欢。

    “买笑花”从此便成了蔷薇的别称。唐人犹爱蔷薇,以其清香四溢,常作诗文赞之。春末蔷薇始开,入夏花渐凋落,有留春不住之意。故而宋黄庭坚《清平乐》词言:“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园林取法自然,院内难掩春色

    古代多“花痴”之人,唐穆宗便是其一,为了好好赏玩花香,经常“以重顶帐蒙蔽栏槛,置惜春御史掌之”,他就醉卧花丛里。在钟山的万花丛中,业主也可尽可暂作那“花痴”,坐享这一片春色。

    容积率1.5的低密墅区里,璞樾钟山极尽对自然资源的占有,园内栽种百余种树,几十种名贵树木,布置37种奇石珍玉,1000余吨太湖石,漫步于山石间,可享“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之悠然。

    而璞樾钟山春日的悠然,更藏在庭院里,前庭后院,空中花园,承载所有对于春日的想象,在院子里,人生便偷得几日闲,春闲赏花,夜乘凉月,一方庭院里,所有浮华,都变闲致。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周彦彤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284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