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新华网 > > 正文

一个人给五个人带来生命光明 专家呼吁器官捐献

2018年05月22日 07:54:28 来源: 新华日报

    “去年我省共接受器官捐献151例,排全国近30位。”近日在连云港召开的“全省人体器官捐献宣传推进活动会”上,专家呼吁加大器官捐献宣传力度,让更多的患者获救。

    在大会现场,今年50岁的徐州沙先生一身运动打扮,声音洪亮,精神饱满,“我刚坐了两个多小时火车从徐州赶过来”。如果不说,没人知道他是位肝脏移植患者,而且刚刚才做完移植术一个多月。

    去年10月,沙先生查出肝左叶有个鸡蛋大小的肿瘤,立即进行了手术,可术后很快肝右叶也出现了肿瘤。会诊专家认为他患的是多发性肝原位癌,必须尽快进行肝移植,否则癌细胞一旦广泛转移,即使再进行肝移植也失去了意义。

    幸运的是,今年4月21日沙先生终于等到了合适的肝源。他的主治医生、省人民医院肝移植中心副主任武正山介绍说,沙先生的肝移植手术非常成功,而且预后很好。除了口服少量抗排异药物外,他今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

    与会专家介绍,肝脏、肾脏、心脏等器官移植,仍是治疗一些终末期疾病的主要手段。遗憾的是,国人自愿捐献器官的比例非常少。目前等待肝移植和实现肝移植的比例是10:1,肾脏的比例是30:1。

    自2015年我国废除了从死囚身上获取器官后,人体器官移植全部来自于公民自愿捐献。“起初两年,由于这一重大政策的转变,突然让全国器官移植进入了低谷期。”武正山说,囿于传统观念,不要说普通百姓,就连许多医护人员也不接受器官捐献。为此,武正山在工作之余,不得不到许多医院急诊室去游说。“急诊室是突发外伤、车祸等病人最集中的地方,劝说脑死亡家属捐献亲人器官可能容易些。”可是,武正山经常遭遇病人家属的白眼,甚至有医护人员以为他是骗子,要求看他的证件。

    “最近一两年,人们的观念有了很大转变,许多医院专门设有器官捐献协调员,对那些突发脑死亡的患者家属宣传器官捐献知识。”武正山说,前不久,连云港市民李先生因车祸而脑死亡,亲属捐出了他的一个肝脏、两个肾脏还有眼角膜,他的器官救活了3个人,并为两个人带来了光明。

    在连云港举办的宣传推进活动会上,捐献人李先生的哥哥也来到了现场。他说:“弟弟的器官活在别人的身体上,家人就感觉他仍活在这个世上。”

    “2015年省人民医院进行了肝移植44例,2016年移植了60多例,去年达到91例。一般是肝肾联合移植,因此肾脏移植数量相对应也差不多这些。”武正山介绍说,目前该院随时等待肝移植的病人有40-50例,等待肾移植的有300-400例,不少病人在等待中死亡。

    “往往几十位患者等着一个器官,这个器官究竟给谁?做这个抉择,我有时真的很难很难——生死就在一瞬间决定了。”武正山说,全国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约为150万,但每年移植成功的不到1万例。 “我们努力把器官捐献给那些相对年轻的、将来能为家庭和社会做更大贡献的人。”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信息部主任周志强介绍,欧美发达国家器官捐献率在8/100万,其中捐献率最高的是西班牙,达20/100万。捐献绝对数最高的是美国,去年捐献了1万多例,我国去年捐献了7800多例,绝对数排第二,但是缺口仍然很大。

    据调查,全国每年约900万人死亡,其中约40%即约360万人符合器官捐献标准。此外,每年有6万-9万人死于交通意外事故等,如果这些群体中有1/10的人愿意捐献器官,我国器官来源紧张的问题就能得到缓解。

    省红十字卫生救护部主任王炜说,公民捐献意识的匮乏,已成为器官移植的最大阻碍。目前世界上已有90多个国家立法将脑死亡作为死亡的判断标准,医生只要判断病人已经脑死亡,在家属同意情况下即可进行器官捐献,但中国至今没有这方面的立法,再加上医患关系紧张,脑死亡立法还有待时日。

    在美国,公民领取驾照时,会同时领到一份器官捐献同意书,询问意愿。而统计数据表明,中国有18.89%的民众表示,对器官捐献程序并不了解。专家认为,我国的器官捐献工作,端口应该前移,要在潜移默化中,让器官捐献观念深入人心。

    “眼下,器官捐献更多还是在医院层面推进,如何扩大到社会层面,形成良性互动,是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题。”周志强介绍,居民如有捐赠意愿,可到中国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网站登记成为志愿者。江苏去年出台政策,正式将器官捐献纳入等级医院考核,从政策层面破除阻碍,这是个很好的开局。(仲崇山)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01122866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