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健身私教离职消费者要求退费遭拒 法院这样判

2018年05月24日 18:18:22 来源: 江阴法院

    【案情介绍】2017年5月11日,江阴某健身公司(甲方)与朱某(乙方)签订《私教课程协议》,约定朱某同意聘请该健身公司颜某为私人教练,课程时间自2017年5月11日起,课程费18200元,计70课时,协议另约定因工作需要甲方有权对教练进行调整;私教课程一经售出概不退款。该私教协议系江阴某健身公司定制印刷格式,朱某在乙方处签名。私教协议签订当天,朱某缴纳了私教课程费18200元。协议签订后,朱某共消费私教课程4课时。2017年11月,私教颜某离职。2018年1月,朱某因颜某离职新安排的教练达不到健身目的为由诉至江阴法院,要求解除《私教课程协议》并返还未消费66课时的私教费17160元。

    【审判结果】江阴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私教颜某离职后,江阴某健身公司为朱某安排其他私教,系对双方签订的《私教课程协议》中“聘请江阴某健身公司颜某为私人教练”这一主要合同条款进行变更,作为消费者的朱某有权利作出是否继续接受江阴某健身公司私教服务的选择;此外,健身服务合同作为一种特殊的服务合同,具有较强的人身属性,亦不适宜强制履行。现朱某不接受江阴某健身公司新安排的私教要求解除合同,江阴法院对此予以支持。合同解除后,江阴某健身公司应将未履行部分的费用退还朱某。江阴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一、解除朱某与江阴某健身公司于2017年5月11日签订的《私教课程协议》;二、江阴某健身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返还朱某私教费17160元。

    【裁判说理】江阴某健身公司为朱某提供私人教练健身服务,朱某予以接受,双方已形成服务合同关系。双方于2017年5月11日签订的《私教课程协议》中指定颜某为朱某的私人教练,该条款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现颜某已离职,江阴某健身公司为朱某安排其他私教,系对《私教课程协议》中“聘请江阴某健身公司颜某为私人教练”这一主要合同条款进行变更。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合同;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本案中,江阴某健身公司在颜某离职后对朱某的私教进行变更,作为消费者的朱某有权利作出是否继续接受江阴某健身公司私教服务的选择;此外,健身服务合同作为一种特殊的服务合同,其履行较为注重消费者个人的体验和效果,强调双方间的信任基础,具有较强的人身属性。现朱某因教练问题不愿再在江阴某健身公司继续进行私教健身课程,双方继续合作的信任基础已经丧失,且服务合同本身亦不适宜强制履行,消费者在未获得服务之前有权要求退还已支付的价款,经营者应承担包换、包退的责任。现朱某不接受江阴某健身公司新安排的私教要求解除合同,江阴法院对此予以支持。

    江阴某健身公司辩称《私教课程协议》约定因工作需要他公司有权对教练进行调整,此外,该协议另约定私教课程一经售出概不退款。江阴法院认为,江阴某健身公司作为一家向公众消费者提供健身服务的企业,采用为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且未与消费者协商的格式条款订立合同,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足以引起消费者注意的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本案中,上述格式条款显然排除了朱某作为合同当事人对变更合同条款进行协商选择的权利及消费者在无法获得良好服务的情况下享有的退换的权利,且提供格式条款的江阴某健身公司亦未尽到对上述条款提示和说明的义务,上述格式条款应属无效,故江阴法院对江阴某健身公司该辩称不予采纳。

    【法官评析】

    近年来,全民健身热潮推动了消费者的健身诉求,办一张健身卡,请一名私人教练,正在成为一种时尚,以私教为主的健身俱乐部也像雨后春笋般冒起。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服务合同纠纷,消费者朱某在私教课程协议指定的私教颜某离职后,要求健身公司退费遭拒,遂诉至法院。实际生活中,大量从事美容、健身行业的经营场所针对消费者开卡消费并不会签订书面合同,多数消费者持有的仅是一张会员卡,加之部分经营场所的门面名称与注册登记名称并不一致,导致消费者维权困难,甚至出现经营者卷款潜逃、人去楼空时投诉无门。在此提醒广大消费者,在美容、健身等场所开卡消费时,应要求与经营者订立书面合同,并对加重自身责任、排除自身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特别注意,从保障自身权益的角度要求删除上述格式条款。作为经营者,亦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规范管理。(黄静宇 孔春琴)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高菲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288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