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违规搭乘电动车,自负其责于法有据

2018年06月13日 16:47:23 来源: 江阴法院

    案情简介:

    2015年12月20日中午,陈某驾驶小轿车在通过十字路口时与王某驾驶的电动车(后乘坐刘某)左侧相撞,造成刘某受伤,事故发生后,刘某被送医治疗。后交警部门认定王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陈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刘某不负事故的责任。经鉴定,刘某构成十级伤残,刘某将陈某、王某及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14万余元。

    判决结果:

    法院结合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比例,确认王某承担本案50%的赔偿责任,陈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刘某自行承担10%的赔偿责任。因刘某自愿放弃对王某的赔偿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确认,故刘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最终确定损失124249.03元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64173.63元,超出部分由陈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因陈某投保了限额为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故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再赔偿24030.16元。其余损失由刘某自行承担。

    法官评析:

    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在交警部门已经对事故责任作出认定的情况下,刘某是否需要对其搭载电动车的行为承担责任。

    首先,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对电动自行车是否可以载人未作明确规定,但根据《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四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只准搭载一名十二周岁以下的人员。搭载学龄前儿童的,应当使用安全座椅。根据该条例规定,“搭载”行为既包括电动自行车驾驶人搭载乘坐人的情形,还包括乘坐人搭乘由他人驾驶电动自行车的情形。故刘某搭乘王某所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的行为应属违反本条例规定的情形。

    其次,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民法原则,任何因自己的过失致他人损害,应向他人负赔偿责任。同时,任何人因自己的过错致自己损害,亦应由自己负担该项损害。非机动车、行人、包括本案中的乘坐人与机动车驾驶人一样,也是交通环境中的主体,都有义务遵守交通规则的义务,违反交通规则以致发生交通事故,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再次,从搭载行为对损害后果的原因力来看,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电动自行车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时,最高时速不应超过15公里,而本案中,王某在驾驶电动自行车时违规搭载刘某的情况下,该行为一方面会对自身及周围道路运行环境存在潜在风险,使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明显增大,另一方面,该行为会使电动自行车在面临突发情况采取减速、避让等措施制动时产生较大影响,危险回避能力减弱、致害后果程度增加。陈某在雨天驾驶机动车通过设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时疏于观察,未注意安全的行为、王某雨天驾驶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上牌的电动车违规搭载一名成年人行驶通过设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时违反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以及刘某置潜在风险于不顾,违规搭载他人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的行为,上述三种行为均是本案损害后果发生的因素,各方均存在不同程度过错,故应按照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最后,尽管交警部门已对本案事故责任作出了认定,但交通事故认定书是交警部门通过交通事故现场勘查、基数分析和有关检验、鉴定,分析查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责任所出具法律文书,且交通事故认定书也不是确定民事赔偿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交通事故责任不等同于民事赔偿责任,交通事故赔偿责任是在考虑交通事故责任的基础上,对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及相关人员所负责任的性质、过错程度以及应尽注意义务的强弱,并结合相关证据,在全面分析、认定后加以确定的。

    综上,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与机动车驾驶人一样,都是道路交通环境的参与者,都有义务维护良好的交通秩序、营造文明的交通环境。但近年来发生的交通事故案件中,有相当比例的案件是由电动自行车逆行、闯红灯、横穿马路等情形引起,与前述情形相比,违规搭载行为未被纳入交警部门对交通事故成因认定因素中,但该行为仍属于禁止性行为。本案判决的积极意义在于通过对赔偿责任比例认定,进而对违规搭载行为进行否定,有利于提高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遵守交通法规的意识,也有利于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计珉)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2980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