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被侵权人属于“愈合困难型”是否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赔偿责任

2018年08月09日 17:54:07 来源: 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

    2015年3月25日8时50分左右,被告王某华驾驶苏F35075中型封闭货车由西向东行驶至世纪大道延伸段南通市通州区川姜镇三圩埭村二十一组地段时,该车左前部与由北向南张某某驾驶通州区032964二轮电动车右侧中前部发生碰撞,造成张某某受伤、通州区032964二轮电动车部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张某某于2015年5月14日死亡。2015年5月22日公安交警大队作出责任认定,认定被告王某华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张某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张某某受伤后至南通市中医院进行救治,并于当日住院治疗,于2015年4月27日出院,住院共计33天。出院后,张某某于2015年5月14日死亡。

    被告保险公司认为张某某出院后半月余后死亡,与交通事故的关联性存有异议。庭审中,原告申请对张某某死亡与本次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护理期限及人数、营养期进行法医学鉴定。经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意见为(以下简称鉴定意见书):被鉴定人张某某因交通事故致颅内出血、颅骨骨折、右侧腓骨骨折、脊柱骨折、肋骨骨折等损伤的诊断成立;其伤后住院期间以二个人护理为宜,出院后以一个人护理至2015年5月14日;其伤后的营养时间计算至2015年5月14日;排除中毒、机械性窒息等其他意外伤害导致其死亡的情况下,考虑可能系交通事故外伤、自身疾病共同作用所致死亡,其死亡的伤病比为56%-95%。

    【分歧】

    一种观点:该鉴定意见书可以反映该交通事故与张某某死亡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该鉴定意见书对张某某自身存在的损伤疾病因素只是推理,其鉴定的基础是根据张某某在医院事故后医院就诊期间诊断情况作出的,病情都是基于该事故导致或延伸的。即便张某某因年纪大等因素存在,这些因素只是客观因素,与本案没有因果关系,不可以认定张某某死亡存在主观过错。故该伤病比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另一种观点:张某某于2015年4月27日出院,其出院记录上载明系病情好转,出院后半个多月死亡,不排除与其自身疾病有关,该鉴定意见书已充分考虑张某某的伤情,其死亡系交通事故外伤、自身疾病共同作用所致死亡,其死亡的伤病比为56%-95%,该鉴定意见可以采信。

    【法院裁判要旨】

    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该鉴定意见分析说明载明“被鉴定人张某某未患致死性疾病,亦无较为严重的基础性疾病,但由于其年纪大,身体储备、免疫、修复等基础功能低下,不利于损伤、疾病的康复,是导致其死亡的次要因素”,虽然张某某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不是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张某某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影响而自负相应的责任,故对该鉴定意见中伤病比的鉴定意见不予采信。

    【评析】

    司法实践中,伤病比一直是决定民事责任的因素之一。在考量因果关系时,通常认为加害行为与受害人固有的伤病均是损害结果产生的原因,系因果关系中的“多因一果”。因果关系的重要功能是确定行为的可归责性,首先,确定侵权人的行为是否为损害结果发生的前提,即确认是否存在事实因果关系,没有因果关系,损害赔偿则无从谈起;其次,在确认存在事实因果关系的前提下,决定哪些原因需要承担责任,哪些原因不需要承担责任,这一过程被掺入社会、经济、法律目的等判断因素,具有较强的主观性。

    本案中,张某某的死亡与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毫无疑问,那是否还存在其他因素共同导致死亡这个结果的发生?这种因素又是否需要承担责任?从张某某住院期间的治疗的相关资料来看,除了治疗与交通事故有关的外伤,张某某未患致死性疾病,亦无较为严重的基础性疾病,仅从其年纪大,身体储备、免疫、修复等基础功能低下,不利于损伤、疾病的康复这个个人体质因素影响了其身体的恢复,而推定自身因素是导致其死亡的次要因素,不利于保护受害人权益,张某某年纪大,身体储备、免疫、修复等基础功能低下是一种客观因素,与损害结果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徐静)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324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