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赵树宪:一朵绒花,是巧思、美感和用心的合作

2018年08月24日 10:33:5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8月24日电(魏薇)勾条、打尖和传花是绒花制作最重要的三步。

    在赵树宪的工作室内,一排色彩明艳的蚕丝顺着竹竿卷卷缠绕格外显眼 。赵树宪摘取不同颜色的几缕丝条,按在食指和中指间压平、梳理顺滑,再用退火软化的黄铜丝平整夹住丝条,剪下1厘米宽,双手拧住铜丝左右一端,同时向反方向轻巧一捻,蚕丝瞬间成螺旋状,“勾条”工艺做成了绒花最基本的部件:绒条。

五彩的蚕丝是绒花的基础材料。(席航飞 摄)

    接下来,用剪刀对绒条进行加工,变成圆形、锥形、弧形等形状,以便于未来组合成花叶,这就是赵树宪口中说的术语“打尖”。 传花是最终的制作,用镊子将打过尖的绒条进行造型和组合,搭配一些辅助材料,制作出最终的绒花成品。

    头饰的材料除了绒花之外,还有复制的点翠工艺。

赵树宪和徒弟们制作的各式簪花。(席航飞 摄)

    据赵树宪介绍,相较绒花,点翠名贵太多,首先就是原料难得——要从活的翠鸟身上取毛,制作手法更为精细繁杂。因为活鸟取毛的手法太过残忍,到清末民初时,点翠逐渐被烧蓝工艺所取代。

    在赵树宪工作室的一面墙壁上,一套颇为精巧的青蓝色首饰名为“点翠”,深深浅浅的蓝色羽状物服帖地贴合在银钿内,华贵无比。再仔细一看,这一套“点翠”却并非由 “点绸”与“烧蓝”工艺制成,而是赵树宪利用绒花丰富的颜色与良好塑形性的优势进行的巧妙创新,使得“点翠”这一古老的制作手法焕发新的活力。

    赵树宪制作绒花无需图纸,设计的图案、色彩的搭配只在他心中成型,再任由这种灵感,从脑到手。一天的时间里,窗外光影流转,一缕丝条便渐渐转化为一朵簪花。

    “中国古代饰物之美,往往不在于光辉绚烂的一瞥,而在于含蓄中不动声色的闪光。绒花不单单是一件饰物,更是结合了设计的巧思、美感的和谐、手工的用心于一体的艺术品。”赵树宪说到。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庞雪汀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332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