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赵树宪:学手艺,要“坐得住”,要“不能烦”

2018年08月24日 10:40:4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8月24日电(魏薇) 由于电视剧的热播,小小绒花坊里,天天能都迎来游客好奇地关注,订单也纷至沓来。

    只不过,绒花毕竟是一个全手工的活,做起来很费时间。因为订单太多,赵树宪和学徒加班加点,顾客也要等上半年,才能收到与自己有缘的那朵簪花。

赵树宪在和学徒讲制花技巧。(席航飞 摄)

    南京绒花被列入濒危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已经好几年了,仍然没有走出濒危的境地。40年前,南京曾有一家绒花厂,赵树宪就是那时进工厂当学徒的。上世纪90年代,绒花厂倒闭,赵树宪一度告别了这个行当。2008年,他应南京民俗博物馆的邀请,在馆内设立了“绒花坊”,做这门古老行当为数不多的扛旗人。

    绒花的美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加入。然而这门手艺太需要“定力”,学徒期间又没有工资,年轻人大多首先考虑生计。做绒花的材料都很贵,交了材料费几个月学不出来,许多人就中途退出了,师傅花去的精力也白费了。这几年,绒花坊里学徒来来走走,最后只剩下五个学徒,清一色的女孩子。

绒花制成的桃花发簪娇嫩可爱。(席航飞 摄)

    “学绒花还是有些吃力。”才来了一个多月的庄珊珊是绒花坊里的新人,完美的勾条技巧总是难住她,但对绒花的造型,她又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喜爱。对于学习绒花已经三年的程颖来说,学得越久,发现这门技艺值得钻研的地方越多:“没有十年八年的融通,很难形成设计的灵感”。

    在学徒眼里,坚守一生的师傅是榜样,师傅首先教会她们的,不是绒花的技艺,而是专注。她们学习师傅的姿态,盯着手中的活,在时光的流淌中保持静默。站在师傅的肩膀上,她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坐得住,不能烦。干任何一行,专注的人才会有成果。”赵树宪思考了一会,“好在,还有人愿意学,我愿意倾囊相授”。花枝正俏的绒花技艺,在等下一阵春风。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庞雪汀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332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