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县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市县

蔡春生:刻刀雕琢流金岁月

2018年09月14日 11:53:56 来源: 苏州木渎镇

    每当晨曦照亮了苏州木渎砚台厂的窗户,附近砚村居民们便也开启了新一天的琢砚生活。从小,蔡春生便是看着这样的情景长大的。他见过身边人做雕刻痴迷的样子,听过刀锋在砚石上缓慢划过的声音,这一切,在幼时的他看来,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砚刻世家引路雕刻“入门”

    蔡春生,土生土长的木渎人。上世纪80年代,蔡春生的童年同许多藏书人一样,被村边的马岗山(民国时期被称为砚台山)承包。那会儿村子里,基本上人人都有制砚的手艺,有些是正经的匠人,在砚台厂悉心雕刻琢磨,有些则在农闲时做几方,既是补贴家用,也是解了一份闲情。

    1969年,蔡春生父亲正式进入砚台厂工作,成为真正的职业“砚人”,这蔡春生的心里便埋下了刻砚的种子。白天,父亲在厂里制砚,晚上到家,父亲依旧在灯下刻砚。在蔡春生的记忆里,父亲留给他的,更多的是一个背影,这个背景模糊而又坚韧,时而淹没在闪烁的蜡烛光里,时而藏在在氤氲泛黄的煤油灯里,时而浸润在一横一竖的刻画里。

    在砚台厂效益滑坡后,父亲便更是一头扎在家里制作砚台和石雕。渐渐地,家里的作品多了起来,于是父亲将它们拿到苏州的景区去开拓市场,有时爷爷还去摆摊卖砚。在虎丘、拙政园的一角,常常能看到一位中年人摆了个小摊在售卖自己亲手刻的精致砚台。有时候,父亲也会给苏州文物商店做加工,眼界大开,开始追求砚台的形式美。日复一日的坚持和坚守,让父亲的砚台积累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上海的、台湾的、云南的、北京的……头一次,蔡春生感受到了父亲砚刻的价值,并且身后还站着一批热爱的人们。

    因为受到父亲的影响,蔡春生幼时常常会翻阅家里关于画艺、纹饰的参考书,并且在上面画满了涂鸦。空闲的时候,他也会学着父亲的模样,做石雕茶壶。从1993年到1994年,正是石雕茶壶流行的阶段,蔡春生雕的茶壶也能卖到70~80元一把。尽管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时的作品很稚嫩,但正是这些不够老练的刻画,成就了未来游刃有余的他。

    每做完一个作品,蔡春生的父亲都会认真给他做点评。日积月累,这些点评内化成了蔡春生高级的鉴赏能力,让他跳出了“匠人”的范畴向“艺术家”的道路走去。

    感性喜欢上升到“求根”使命

    2003年,是蔡春生人生中真正走上雕刻的一年。许是祖辈、父辈长期的艺术熏陶,许是儿时刻刻画画的童年经历,蔡春生对砚雕的热爱在不断萌芽且愈发得不可收拾。他开始爱上收藏,收藏来自各地不同年代属于苏州的砚台。从2003年至今,这15年里,他大约收藏了有500方左右的珍贵砚台。

    为了收集这些砚台,蔡春生也交过不少“学费”。在这500方砚台中,有一半以上是他通过网上交易来的。由于网络平台交易的局限性,买到假货也就变成了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当你问他,会为买到假货懊恼吗?他会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他开始玩收藏的第一天开始,这一路走来,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手工艺人”,他对砚台的认识从“感性喜欢”过渡到了“理性认识”,更是上升到了文化脉络的高度,真正跳出了“从业者”的局限。有时候,他更像是一名冷静的观赏者,独自站在一旁,从砚台的雕刻风格见证着苏州历史发展的变迁。

    他常说,各个时期,砚雕作者都会呈现出不同风格的雕刻特色和手法,厘清了这些设计风格与制作水准,也就厘清了苏州砚雕的脉络,填补了这一块理论研究的空白。这是一件十分有价值且意义深远的事业,他肩负着苏州砚人探寻自身历史文化,寻求文化之根的使命。并且,目前苏州鲜有人在做他正在做的这件事。

    白天上班,晚上雕刻,闲暇时研究关于雕刻的各种艺术课题,并撰文。每一天,他都过得十分忙碌且充实。在这些年的研究中,最有价值的是,他发现了收藏界存在的一个重大误区,把精美的苏州古代㠛村砚(因灵岩山脚下的㠛而得名)当成烧制的澄泥砚,导致㠛村砚一直湮没于世,甚至在明、清时代还一度以为这些石头是来自山西的。他将这个发现发到了论坛上,并于2015年受邀赴上海博物馆参加了中国砚学与研艺研讨会,正式向广大资深专家公开了这一发现。

    “我就是忍不住不做。”理论与实践并重,有时候上完夜班,蔡春生兴致来了,会持续雕刻至凌晨四五点,从天黑做到天亮。在他的眼里,苏州的砚雕,工艺精良,造型雅致,有灵气而又不失巧慧。他不但想做苏砚文化的弘扬者,更想做一名继承者,对于刻砚,他会一直做下去。

    融入骨髓“续写”断档记忆

    “砚台是会讲故事的。”蔡春生常说,顺着它的形态、刻法,深究而去,它所处的年代、想传递的感情便会逐渐浮出水面。让他记忆深刻的是,有一块苏州砚台,它承载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位母亲带着孩子去看望他外公,外公很开心,把他的砚台送与了自己的外孙,并告知他说:“在你母亲出嫁时,我还在做官,而如今,你母亲带着你回来省亲,我已不再做官了。拿什么给你呢?还是把我传家衣钵——砚台给你吧。”每每夜幕来临,蔡春生看着这方砚台,总觉其中有嚼不尽的意味,似是一抹惆怅,又是一种传承。这,大概就是中国文化的吸引人之处。

    不但要做文化的继承者,也要做文化的创造者。同古人一样,蔡春生也会将砚雕作为自己抒发感情的一种途径。在他自己雕刻过的许多作品中,他最爱惜的是一块叫做“回家路上”的石雕,根据石头天然色彩和形状,刻出了一个小孩一手牵着奶奶,另一手遥指大树背后瓦房屋顶的画面。

    “那是奶奶去世后,我雕刻的。”蔡春生说,他从小是奶奶一直带着的,小时候奶奶偶尔带着他去走亲戚,期间会穿过黄澄澄的田地,错落有致的小山,有微风吹过他的耳旁边,留下奶奶温柔的声音。有一次步行去几里外的亲戚家,家里主人门关着出去了,于是又原路走了回来。这来来回回间,虽然很累却意外地没有怨言,蔡春生看遍了乡间的美丽风光,他思念着奶奶的笑声,用刻刀将画面永远定格在了这块石头上。

    后来,这个作品获得了子冈杯最佳创意奖。对蔡春生来说,这个作品不是他刻画得最好的,可却是最爱的。做砚雕这件事,于他,就像写日记一样,日常而又简单,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深入骨髓。

    在他创作的过程中,蔡春生注重的是作品的原创性、当代性和文人性。在他看来,一个好的作品要有自己的图式,古今中外的艺术最终都是自我的独特表达;要具有当代思维,赋予作品时代特征,将当代人的思考融入艺术中;要彰显中国的文化元素,立足中国传统历史文化,挖掘中国文化特色并推陈出新。

    目前,蔡春生也收了多名徒弟,平日里有机会也会教一些闲散想学习的人。有些在网上认识的,觉得对方是真心喜欢,并且有一定的悟性和理解力,蔡春生便会毫无保留将他所知所学教授出去。“目前,研究苏州砚台的人还是很少,并且出现断层现象。我希望我能尽我自己的力量,让断档的记忆接续下去,找到根并继续传承下去。”蔡春生这样说。

    蔡春生,苏州木渎人,江苏省青年文化人才、苏州市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首批乡土人才“三带”新秀、苏州青年评论双虹人才、东吴匠师新秀。长期从事工艺美术创作,以及艺术课题的研究。现为苏州吴中区民间工艺家协会秘书长。其澄泥石刻作品在继承传统基础上展现当代意识,反映当代人的审美情趣,是当代澄泥石刻新生代代表人物,作品曾两获中国子冈杯玉石雕刻金奖,获子冈杯、苏艺杯最佳创意奖,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银奖等。理论成果丰硕,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艺术类、收藏类、工艺美术类文章数百篇。(欧阳文弘)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亚丽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3429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