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股东信用卡“借”给公司使用,小心“有借无还”

2018年10月10日 18:25:43 来源: 江阴市人民法院

    案情介绍

    2012年12月27日,江阴某纺织公司因经营缺少资金,以股东沈某的名义向江阴某银行办理“银贷通”卡一张,该卡最大透支额度为100万元。沈某称该卡一直保存在纺织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手中。后该法定代表人去世后,沈某发现该卡透支79万元,故他于2013年2月19日起陆续用自有资金把79万元本金的和透支利息还掉。2014年12月底,纺织公司出具承诺书,确认尚结欠沈某79万元未归。对此借款,纺织公司承诺在2015年春节前归还,违反承诺则按月利率2%从2013年1月1日起计算利息。2017年2月底,纺织公司又出具对账函确认结欠沈某本息158万元,2017年3月底,纺织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故沈某诉至法院,请求确认上述债权。

    审判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沈某的诉讼请求。

    裁判说理

    经审查,江阴法院对于沈某申报的债权亦不予确认,理由如下:

    沈某主张其代纺织公司代为归还了款项79万元。并提供了收款收据、承诺书、对账单作为证据,但纺织公司对该收款收据、承诺书、对账单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江阴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收款收据、承诺书、对账单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首先,该收款收据、承诺书、对账单由纺织公司为沈某出具。而沈某系公司股东,根据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2民终684号民事判决书确认的事实,该公司与其他两家公司构成人格混同。因此对于该公司为股东出具的收款收据等债权凭证应课以严格的举证责任。其次,收款收据、承诺书、对账单载明的内容与事实不符。收款收据载明纺织公司于2012年12月27日向其借款,并使用该信用卡,但从银行流水来看,沈某的银行卡自2011年8月11日起就与纺织公司发生频繁的交易往来。承诺书、对账单载明的借款金额为79万元,实际上按照沈某陈述的11笔代付款合计金额应为842028.08元。

    沈某主张该卡由纺织公司控制,2013年3月以后才由其归还款项。但根据信用卡管理办法,信用卡仅限于持卡人本人使用,不得出租或转借账户,更不得用于企业经营。故沈某违反信用卡管理规定将该卡出借用于企业经营。其个人财产与企业财产已经混同,其无法证明哪些款项用于企业经营,哪些款项用于个人支出,亦不能证明哪些款项是由沈某归还,哪些款项是由公司归还。

    法院询问沈某款项交付的情况,沈某的陈述与事实不符,且存在自相矛盾之处:

    综上,沈某违反信用卡管理规定,出借信用卡用于公司经营。其个人财产与纺织公司财产混同。且沈某在庭审中的陈述与事实不符,甚至自相矛盾。法院根据举证责任分配规则以及由此形成的内心确信,对上述债务均不予确认。

    法官评析

    根据信用卡管理办法,信用卡仅限于持卡人本人使用,不得出租或转借账户,更不得用于企业经营。故沈某违反信用卡管理规定将该卡出借用于企业经营。其个人财产与企业财产已经混同,其无法证明哪些款项用于企业经营,哪些款项用于个人支出,亦不能证明哪些款项是由沈某归还,哪些款项是由公司归还。且沈某在庭审中的陈述与事实不符,甚至自相矛盾。本院根据举证责任分配规则以及由此形成的内心确信,对上述债务均不予确认。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避免将信用卡借给他人使用。无论是信用卡借给他人后造成的恶意透支行为,还是借给他人期间所发生的丢失、盗刷等损失,原则上都应该由持卡人本人承担所有责任。(李峰)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35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