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杨守松:昆曲的生命在“雅”与“俗”的结合里得以延续

2018年10月16日 16:07:2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10月16电(戚轩瑜)怎样才能把众多经典剧目原汁原味、代代传承,是昆曲人面临的共同挑战。一代代老艺术家传授后人的剧目,不仅是昆曲舞台上久演不衰的经典之作,同时也是他们积数十年舞台演艺的宝贵心得。

    “比如说沈传芷了,他后来老了,七八十岁就躺在床上,躺在床上还在给学生教戏。没法表演的只好做做手势,怎么动作怎么甩袖子,所以说这一代人对昆曲的那种感情是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的。”杨守松回忆道,他曾耗时十数年采访了几百个昆曲人,其中70岁以上的昆曲老艺人就达七八十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杨守松接受采访。(唐杨 摄)

    杨守松曾对话白先勇先生,二人聊及对昆曲的保护、传承这个议题的看法。当时白先勇这么回答:“我们现在面对的是21世纪,如何让年轻人走进戏院,坐下来看几个小时,看几个晚上,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关键是要找到结合点,这一切都是为了走向生活,走向青春和生命的。一个时代,一种表演风格,我们的传承应该遵循现代的原汁原味,而不是汤显祖的原汁原味。”

    昆曲高雅,是“雅部”,是在厅堂里供少数人享受的,但当昆曲变昆剧之后就很难免俗了。“‘剧’者,戏也。演戏看戏,岂能仅仅就是一个‘雅’字?最为明显的就是增加了‘净丑’。这就使得昆剧向‘雅俗共赏’靠近了。昆曲当然是阳春白雪,但是昆曲也有下里巴人。”杨守松认为,昆曲的产生是雅与俗结合的结果,昆曲的生命也在雅与俗的结合里得以延续。

    《1699桃花扇》剧照,单雯饰演。(资料图)

    杨守松亦认为,“一百年后的昆曲也会和现在不一样。”“对昆曲应该仰视、敬畏,不要亵渎它,至于某种时候、某种情况之下有些扭曲的改变,那也要一个过程来改进。”他说,“创新”两个字说起来容易,但你如果要创新,前提的前提就是一个字:“懂”,懂了,才可以去各种各样的探索。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11123565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