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构建乡村治理新体系 永联绘就一幅中国农村现代画

2018年10月31日 16:21:3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10月31日电(戚轩瑜 唐杨)回顾张家港市永联村40年来的发展历程,走过的是一条“以工业化牵引,带动城镇化建设,进而全面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发展道路。这40年也是永联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生动缩影。

    拔穷根治民风,永联人尝到实干的“甜头”

    建村初期,永联村由于地势低洼,十涝九灾,加之是“移民村”,在1970年到1978年间,永联村虽然连续换了5任党支部班子,但仍是全县最小、最穷、最乱的一个村。村民人均收入68元,集体负债却高达6万多元。

    1978年,吴栋材书记作为第五任党支部书记被当时南丰公社派驻到永联任职,给永联村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来到永联村后,吴栋材认为要解决村里偷盗多、打架多等问题,关键在治穷,尽快让百姓富起来、过好日子。为此,永联村倡导勤劳致富、共建共享,加快培育有实干精神、懂生产技术、讲团结奉献的新型农民。

    “穷不会生根,富不是天生。只要大家艰苦奋斗,一定能割掉穷根。同时,将采取补贴政策,每挑1方土补贴1毛钱,多劳多得。”在吴栋材的鼓励下,村民的积极性一下被激发了出来。全体社员冒着严寒,仅用3个月,就挑土5万方,挖成鱼塘50亩,填高洼地30余亩。按照补贴标准,村里共补贴给村民5000多元。当年年底,村里实现鱼粮双丰收,村民还分到了鱼。

    村民尝到了“甜头”,干事的意愿高涨,党支部威信也树了起来。之后,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永联人发挥实干精神,克服“无米之炊、不予批复”等困难创办轧钢厂,实现了轧钢富村;以经济为杠杆,启动了“奖农补副”,用工业的利润来补贴农业,引导村民成为懂农业技术、会经营管理的新型农民;推广家庭承包责任制,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推动农民增收致富。

村民开展文化娱乐生活

    创新集体主义实现形式,引导村民团结奉献

    然而,随着市场经济开始占据主流,部分永联村民的集体意识逐步淡化,个体意识、家庭本位、利己思想逐步增强。但永联村始终传递“一个人富不是富,大家富才是真的富”的价值观,鼓励大家坚持集体主义精神、共同富裕,通过创新集体主义实现形式,引导村民团结奉献。

    据悉,自1995年起,永联村5次并队扩村,村域面积从0.54平方公里发展到了12平方公里,村民从800多人增加到了11000多人,但始终坚持“进了永联门,就是永联人,凡是永联人,待遇都平等”。如今,所有村民都能均等地享受到每年约7000元的集体经济二次分配。

    在新农村建设拆迁安置过程中,永联村也没有采取现成“拆多少、分多少”的政策,而是实施“拆归拆、分归分,一户一套,老年人住老年房”的安置办法。“拆的时候按照标准核算估计,一次性补偿到位。分的时候按‘一户一套’,每套140平米,每平米500元的均价出售给村民,办理《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证》(即大产权房)。退休老人可申请入住80平米的老年公寓,每户只需缴纳2.4万元押金。”现任永联村党委书记吴惠芳回忆道。

    吴惠芳表示,通过拆迁安置,一方面村里把货币形态的集体资产,公平公正的转化为村民家家户户的房产,有效缩小了贫富差距;另一方面,引导村民树立了共建共享、团结奉献的理念。

广场舞现场

    构建长效机制,考核村民文明行为

    永联村工业化的同时,也牵引和带动了城镇化建设。2006年以后,抓住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指标挂钩的试点机会,该村建设了城镇化、现代化的农民集中居住区——永联小镇,推动农民集中居住。农民上楼后,永联村顺应形势,在村民自愿的基础上将其手中8000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统一流转到经济合作社,大力发展现代农业。

    随着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深入推进,村民的居住方式、工作方式、生活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但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却未能随着转变、打麻将、打牌,绿化带内种蔬菜,商品房内烧煤炉等传统生活方式依然存在。

    为了解决这个治理难题,永联村设立了“文明家庭奖”,把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计划生育、交通法规等要求,制定成百分制考核条款,实施年度考核,把扣分情况作为“文明家庭奖”的折扣率。对不在永联村工作、生活的永联人,委托其所在的社区、学校和工作单位,出具文明行为评价证明,实施考核,叫响了“出了永联门,还是永联人”的口号。

    “我们‘文明家庭奖’的考核条款至今已做了9次修改,这也反映了永联人文明进步的过程。我们现在计划取消‘文明家庭奖’的考核方式,不再‘花钱买文明’,我们要通过设立各种文明标兵,进行团体奖励,让村民们主动的见贤思齐。”永联村经济合作社党总支书记、副社长蒋志兵说。

航拍永联村

    由富口袋转向富脑袋,培育文明市民与新型职业农民

    “村民并不会因为经济上的富裕,而在精神上自然变得文明。为此,倡导由苦身子向苦脑子转变,由富口袋向富脑袋转变,大力培育有文化、能就业、讲文明的市民。”吴惠芳表示。他认为,乡风文明不仅仅是精神文明,要让村民成为文明的市民、新型的职业农民,就要把他们的就业能力实实在在地提高。

    据悉,永联村与高校合作,把大学“搬”进农村,开办硕士班、本科班、大专班和非学历教育班,通过补贴学费,鼓励群众在家门口上大学。同时,建设藏书2万余册的村级图书馆和电子阅览室,开展亲子阅读、知礼明德等主题阅读活动,打造“书香村庄”。此外,还成立劳务公司,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帮助村民提升就业技能。

    “我们投资一亿多元建设农耕文化园,实际上给老百姓分配的是就业的岗位和就业创业的机会,这就是效率优先。谁有就业的愿望,谁有创业、经商的能力,谁参与谁享受。”吴惠芳说,“我们永联小镇上251个门面店统一对外招租,但是永联人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这是鼓励永联人勤劳致富、经营致富、创业致富。”

    创业村民何咏梅在小镇北街经营着“宾家旅社”。“这几年,来永联旅游的人越来越多,遇到旺季的时候,有时客人还订不到房间。”何咏梅说道,她靠永联村良好的全域旅游发展环境赚到了第一桶金。

    “让发展成果惠及老百姓,实现共建共享。这是我们永联村几十年来能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重要的发展动力。”吴惠芳斩钉截铁地说,正是因为永联长期以来实行的“共建共享”发展理念,使一代代的新、老永联人,能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村民在社区服务大厅办事

    破解新时期治理难题,创新乡村治理机制

    努力推进发展与治理良性互动,需要正确看待发展、科学引导发展,同时在发展进程中持续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升社会治理能力。永联村亦与时俱进,创新乡村治理机制。

    目前全村12平方公里村域范围内,形成了永联景区管理领导小组、永合社区、永联村经济合作社、永钢集团、社会组织等五个乡村治理主体。这五个治理主体,相互联系,又各自独立。

    事实上,这五个乡村治理主体格局的形成,是永联村在城镇化进程中,产生和发现问题,一步步探索、实践、调整而来的。

    其中,永联景区管理领导小组,担负永联村区域内公共事务管理和服务职能。永合社区以永联小镇的居民为主体设立,是一个社区自治组织,同时承担计划生育、民事调解、征兵服役等职能。永联村经济合作社,是永联村村民以集体土地、集体资产、集体资本为纽带的经济联合体,主要职能是确保集体土地、集体资产、集体资本的保值增值,实现所属成员利益的最大化。永钢集团,是永联村区域内的民营企业、股份制企业,采用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独立经营,自负盈亏。包括张家港惠邻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内的社会组织,是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体系和基层民主治理体系的有益补充。

    “我们按照‘党建引领、区域协同、群众参与、依法办事’的要求和模式,在进一步调整我们内在的治理结构,理顺相互关系。”吴惠芳介绍,“同时,我们理顺社区和经济合作社的关系,把整个永联区域的社区建设规范化,并通过对经济合作社的全面领导,推动永联的三产融合发展,确保永联村老百姓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这样更有利于永联区域的治理,使我们的企业治理、乡村治理更加有效。”

    现如今的永联,呈现出一幅由“小镇水乡”、“花园工厂”、“现代农庄”、“文明风尚”构成的“中国农村现代画”。

社会文明建设联合会成立大会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陈璐璐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71123636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