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精神科病房里的别样春节
2019-02-06 08:50 来源: 新华网

    新春一早,南京脑科医院精神科618区的护士长张丽与同事一起,在病区各个角落里贴上了春联与福字,就连护士站的桌面上,也放上几只颇为可爱的小金猪。红色,让这个接收医治男性精神疾病患者的病房,顿生新年轻快愉悦的气氛。

    “谢谢医生们,谢谢护士们!”一手牵着儿子小川(化名),一手拉着张丽,眼角闪烁着点点泪花。经过治疗,小川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今天,王女士特来办理请假出院,接儿子回家团聚。临别之时,张丽与小川拉着勾勾:“回去一定不能忘记按时吃药,知道吗”,沉默的小川点点头,报以腼腆的微笑。

    有人走,也有人来。刚办完了出院手续,公安民警又送来一位病人。原来,这位病人因为长期断药,旧疾发作。年迈的老父无法约束,只能通过报警,把儿子送来医院。“即便是春节,每天依然有新的病人,病房也基本在饱和状态。”张丽告诉我们,这个春节,仅618病区,仍有20多名男性病人留院治疗,因为患者总需要照顾,春节和平时一样不能松懈,医护人员交班轮替,大部分人只能休息1-2天。

    这一天的工作安排依然紧张。对于张丽等精神科护士来说,每天唯一不变的就是忙,忙着护理,也忙着观察。早晨6点,帮助患者起床,督促洗漱,整理被褥;6点30分,早餐,8点30分,趁着病人前去治疗,她们还要一一巡房,检查每间病房各个角落里是否出现如剪刀、塑料袋、罐头等限制物品。

    10点30分,药房送来为每一位病人配制好的药片。经由护士们二次检查确认无误后,护士们会推车给病人喂药。每一位病人服药后,男护士赵越会请他们再张开嘴,抬起舌头。有些病人“调皮”起来,会把药片吐掉或藏在舌根里。有时候,赵越会故作生气,继续监督,直到确认药片确实被他们乖乖吞下了肚子。

    11点,正午的阳光照亮南京城闹市区的繁华与喧闹,透过玻璃,阳光将一朵朵红色的窗花晒得发亮。“开饭了,开饭了!”领好各自的午餐,患者们不能回房间吃饭,必须集中在餐厅用餐。此时,所有医师和护士都要到场,因为这是观察病情最佳的时机。

    看到阿洛(化名)久久不肯拿起勺子,张丽轻轻走到他身边。原来,阿洛总会产生自己双目失明的幻觉,张丽耐心地牵起他的右手,握住饭勺,一口一口帮他舀起,引导进餐。“用餐的细节会体现康复的状态。”张丽说,比如躁狂症患者进食较快,这时候就要仔细观察,防治噎食发生。

    “在这里,很多患者都无法完成正常的生活起居,甚至连简单的洗脸刷牙都不会。”张丽说,刚来医院的时候,很多患者没有生活常识,他们要从最简单的吃饭、洗脸、上厕所等教起。有的人一直学不会,就需要护士们一直帮他做,有的人会做但做不好,护士们便需要反复强调。

    等到患者用餐完毕,尽数回房午休,医护人员们才能打开早已不再温热的盒饭填饱肚子。“三餐很难准时,而且吃饭时一旦发生紧急情况,我们就要立刻飞奔过去”。

    所谓的“紧急情况”,几乎每一位医护人员都曾经历过。面对病人,他们尽所有的耐心;面对家人,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报喜不报忧”。独自承受委屈的勇气,来源于对护理精神疾病患者这份工作的理解。“当面对需要帮助的人,你不会产生嫌弃的心理,相反,我愿意尽力而为。我们可能在家里面是父母疼爱的小女儿,但是到了这边,我们就需要强大起来,我们要保护他们”。

    下午2点,是患者们的文娱时间。做操、写书法、养花草都是大家伙喜欢的活动。虽然有些字歪歪扭扭,却也是患者们用心的一笔一划。他们写下“新年快乐”,还有人写着“想回家”。其实,这里大部分患者都有过年的意识,他们也想念亲人,却由于病情或其他难以言说的原因,春节不得不留在医院。

    这其中,有一个人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他叫大伟(化名)。曾经因为过度饮酒造成精神受损的他,易怒暴躁,但大伟恢复得很好,已经是病区患者中的组长。平日,看见医护人员忙不过来,他会搭把手;对新来的病友,他也会力所能及地多加照顾。

    “你今年就能出院了,知道不?”张丽向大伟通报了好消息。

    “真好!真好!”大伟一边打理花草,一边乐呵呵笑开了花。

    “等你出了院,你栽的这盆草就给你带回去。”

    “好!好!这样太好了!”

    大伟渴盼回家,但张丽和大伟都知道,出了院的大伟,还要面对更多人生的挑战:因为患病,大伟一直没有成家,亲人也离他远去。帮助大伟回家,成为张丽的心头事。在过去的半年里,她和院方一直努力联系大伟所在的社区,有社区的看顾,张丽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回家后不要喝酒了。”

    “哎呀,说不想喝是假的。但我不会再碰酒了,我不想回到以前了。”

    18岁就来到南京脑科医院工作的张丽,在踏入岗位前,对于护理精神疾病患者,她也心存犹豫,甚至恐惧。今天,已经在岗位上奉献了30个年头的她,却把这份工作看成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

    想到大伟过不了多久就要走,她和其他护士早早为大伟准备了新衣裳和一些生活用品。“送每一位病人离开,我都希望他们以后开开心心,与家人团聚。我最最切身的体会是,我希望他们不要再回来。所以,我从不和他们说‘再见’,我只说‘拜拜’。”

    医者父母心。这个新年,被很多人视为“神秘地带”的精神科病房里,其实洋溢着很多温暖,很多希望,很多祝福。(魏薇/文 施汉/后期)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