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缘何要去秦淮河畔“凑热闹”?
2019-02-20 15:00 来源: 新华网

    满城灯火耀街红,弦管笙歌到处同,真是升平良夜景,万家楼阁月明中。

    从春节到元宵节,南京秦淮河畔总会挂起红彤彤、明晃晃的彩灯,精巧玲珑的盏盏灯火于风中明艳招展、顾盼生姿。这流传了1700多年的“秦淮灯会”,至今仍牢牢占据着南京人内心深处最依恋的年味情节。

    就像北方人过年要吃饺子,南京人过年就必须要“去夫子庙逛花灯”。虽然嘴上说着“看‘人从众’有什么意思”,身体却依然很诚实地止不住往夫子庙挪。元宵节这一天景区限流,成功预约赏灯的不少市民趁着夜色尚未降临就已迫不及待——瞻园路东段数百米的长街上,扎花灯的摊位前永远人头涌动。

    这些手艺人辛苦筹备近半年的玲珑作品,会在过年的这半个月内集体精彩亮相:竖着精致花瓣翘着蓬松莲藕的荷花灯,永远是传统与经典的样式,它象征着圆满与祥和,是新春佳节里寓意美好的图腾,占据着百米花灯长街的灵魂C位。

    而生肖灯,则是每年多家“×氏花灯”自由发挥的创作领域,何况“猪”这个福源滚滚的六畜之首,更是给了民间扎灯艺人们数不尽的艺术空间。在这里,披着七彩流光的文艺猪,套着福袄子的吉祥猪,花鸟纹的象形猪纷纷比起了美。尤其是顶着金元宝的土豪猪,将富贵身家展露无遗。当然,一个“啥是佩奇”的经典问题没有难住花灯艺人,动画片里的二维佩奇在竹篾的支撑和彩纸的包裹下瞬间“3D”了起来。造型蠢萌了些,“佩奇们”却精神抖擞,拱着圆滚滚的柱形鼻头,仿佛争相对十岁以下的小朋友们说“买我!买我!”。

    这时候,有些“老南京”会开始回忆,小时候来夫子庙,缠着父母买一个花灯不过十块钱,现在的“金猪灯”已经“飚价”到65元。回想到这里,思路被孩子咿咿呀呀的撒娇打断,在尝试还价却并没有得到允准后,依然乐呵呵掏出手机扫了二维码付钱。

    也有50多岁的女儿挽着近80岁的母亲,在花灯上街上留影合照:“妈妈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我小的时候,妈妈会带我来夫子庙买花灯、看花灯;现在的每一年,我也会带我的孩子来这里走一走,转一转”。

    “不买花灯,好像元宵节就不完整了”。这次,母女俩又挑了一盏传统荷花灯,心满意足地笑了。

    街边,买糖画的艺人小勺一挥,又给红火火的年味里加了一点甜。“老太叠元宵”的摊位前,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要尝一口象征团圆的甜蜜。在南京生活的男女老少,谁又不曾沉醉在这样一个灯火璀璨、热闹非凡的夫子庙里呢?

    随着夜幕徐徐降临,南京夫子庙灯会的人流量也越攀越高,市民、游客纷纷涌入夫子庙广场中心观赏花灯。在这里,人挤人看灯会也逐渐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氛围,大把的人群穿梭在流光溢彩的灯海里。五彩的花灯不仅扮靓了夜空,更让猪年新春充满喜气。各种造型栩栩如生的彩灯,勾勒出秦淮河畔婉约妩媚的动人画卷。乘着画舫夜游,伴着桨声灯影,连天的花灯将眼前天水串成一条斑斓的项链,璀璨河灯融合着光影辉映,将元宵之夜点亮。

    在路口、街边、商店前,还有一群人无心观灯——这些民警、消防员随处可寻,他们正严阵以待,忙着排查、巡防、疏导,准备迎接观灯“大军”。

    往年,元宵节灯会期间,夫子庙景区日均客流量均超50万人。今年虽然采取了“网络预约参观”的方式限制人流,但安保力量毫无松懈。 从5日起,30名消防特勤走上一线,开展网格化巡防工作。不少“黑科技”还在看不见的角落默默“打好辅助”,比如大成殿门前的“火眼”探头,可以通过对色彩等对比以及烟雾等作出分析,识别火情并发出警报。它们与“消管通数据秦淮云平台”连接,全天候自动监测、分析、预警火情。

    为什么人群摩肩擦踵得拥挤,也要看灯会?为什么家里的小花灯排成排,今年还要扫货“最新款”?也许图的就是点亮心中一团祝福的火。年年岁岁灯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对自己有热爱,对团圆有向往,对生活有希望,这种热闹,要凑。(魏薇/文 李泽睿 席航飞 /摄像后期)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