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进入执行程序后与案外人签订的以物抵债协议不产生排除法院强制执行的效力

2019年02月25日 14:59:17 来源: 江阴法院

    【裁判要旨】

    被执行人在法院有多起案件已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情况下,仍与案外人签订以房抵债协议,且未办理过户手续。虽然该房产由案外人实际占用,但该协议损害了申请执行人以及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对该协议不应确认其效力,案外人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

    【基本案情】

    自2017年9月起,江阴某公司在法院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共有6件,标的4000余万元。2018年6月1日,江阴某村委(甲方)与江阴某公司(乙方)签订抵偿协议,约定乙方以其所有的公司全部资产和基础配套设施作抵偿,抵偿价值为所结欠总额。其后,江阴某村委在江阴某公司门口张贴了通告,称村委享有江阴某公司全部资产的所有权和处置权,江阴某公司之前的债务与其无关。

    在卞某与江阴某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经济补偿金纠纷案的执行过程中,法院于2018年6月11日查封了江阴某公司名下的房产。为此,江阴某村委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主张其在法院查封前已取得案涉财产的所有权,法院应解除查封。

    法院经审查认为,案外人虽与被执行人签订了以物抵债协议,但案涉不动产并未办理登记手续,案外人并未取得案涉不动产的物权。在以物抵债协议签订前,江阴某公司已有多起案件进入了强制执行程序,被执行人通过以物抵债形式将资产转让给案外人,其行为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该以物抵债协议不产生排除法院执行的效力,故法院裁定驳回了江阴某村委的异议请求。

    【典型意义】

    在司法实践中,被执行人通过签订以物抵债协议、虚构长期租赁关系等方式,恶意转让资产、规避法院执行的现象屡有发生,法院对此类行为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予以否定,既平等保护了债权,又维护了司法权威。(宋祥 刘丹)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文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4159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