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保险公司单方委托形成的鉴定意见不具备证明力

2019年02月28日 10:34:31 来源: 江阴市人民法院

    【案情介绍】

    2017年3月5日16时18分许,鲁某(华某的丈夫)驾驶小型越野车沿江阴市新桥镇新郁路河西路村道由西向东行驶时避让车辆,不慎驶入河道,致鲁某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华某在发生事故后报警后又向保险公司报案,公安机关接警后到场处置,但保险公司当日未达事故现场。华某为车辆向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保险(以下简称车损险,保险金额为61万元)、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三责险)、发动机涉水损失险(以下简称涉水险)、不计免赔率等险种。2017年3月15日,保险公司单方委托淮安市某司法鉴定所对轿车落水是否系人为恶意造成进行鉴定。2017年4月15日,鉴定所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该起落水事故系车辆驾驶员故意造成,保险公司于2017年5月2日向华某出具拒赔通知书。2017年8月,华某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事故损失662497元。

    【审判结果】

    保险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给付华某保险理赔款515727元。驳回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说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保险公司主张本案事故系鲁某故意驾驶车辆入水造成依据不足。理由如下:第一,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不应采信。该司法鉴定意见书系保险公司单方委托鉴定形成,其在鉴定之前未告知华某及驾驶员鲁某,在鉴定过程中未通知华某及驾驶员鲁某参与,在鉴定意见形成后本案诉讼前未向华某及驾驶员鲁某提供,现华某明确对此不予认可,且本院在庭审过程中明确要求保险公司通知鉴定所的鉴定人、保险公司事故勘察人员到庭,但上述人员无正当理由均未到庭,故本院对于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及保险公司的该抗辩意见均不予采信。第二,根据事故现场照片、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并结合华某、鲁某等人的陈述,事故发生地道路路况不佳,落水处路面变窄、驾驶人路况不熟,本院确认案涉事故系因鲁某驾驶车辆行驶过程中避让车辆不慎驶入河道造成。第三,保险公司主张鲁某系故意驾驶车辆入水,后又要求理赔已经涉嫌刑事犯罪,但其并未向公安机关报案,仅提供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证明,在该证据不予采信的情形下,应由保险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鲁某不慎驾驶车辆入水属于车损险保险责任范围。驾驶人不慎驾驶车辆入水,且根据事故当时的照片,车体大部分在水面以下,表明水底与路面高差较大,符合公众对“坠落”的一般认知。保险公司辩称车损险条款对坠落的定义进行了明确约定,案涉事故不属于机动车损失险的保险责任范围,但保险公司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案涉车辆的损坏不符合该情形的约定,故本院对于保险公司的该抗辩意见亦不予采信,本院确认案涉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范围。

    【法官评析】

    本案保险事故理赔从事故发生时到法院经过二审审理最终法院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耗时较长,究其原因在于事故系单方事故,造成财产损失较大且保险公司与当事人之间就事故原因、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等均存在较大争议,保险公司甚至通过委托鉴定来主张本案事故系驾驶员故意驾驶车辆入水造成。在双方对事故原因、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等事项各执一词,存在巨大争议的情况下,最终原告可以获得胜诉主要其在事故发生后做到了以下四点:第一、及时向保险公司报案,在事故发生后确定人员无大碍的情况,原告等人就在事发现场向承保车辆车损险的保险公司进行了报案;第二、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在向保险公司报案后保险公司未有人员到场的情况下,原告等人通过向公安机关报警并由公安机关对现场进行采集第一手资料固定了案件事实,而保险公司人员在第二天到达现场时车辆已被打捞起,而保险公司委托的鉴定机构到达现场时更是在事发后几个月时间;第三、及时向保险公司理赔,在保险公司未获理赔的情况下及时向法院提起诉讼;第四、妥善保存了事发时的原始证据材料,公安机关在事发现场采集的原始证据以及原告等人自行保存的是否后入院病史资料、车辆维修等资料均对法院认定事故形成原因起到了关键作用。(王杰兵 冯海)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亚丽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4174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