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专题

“我父亲钟爱中国儒道文化”

2019年03月27日 09:02:58 来源: 南京日报

  马特·塞林格和南京读者在一起。(邢虹 摄)

  马特·塞林格为读者签售。(邢虹 摄)

  他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累计销量逾6000万册;他是成名后远离文学圈移居乡间的“隐士”;他影响了苏童、余华等一大批中国作家……他是美国文坛巨匠J.D.塞林格。今年是塞林格诞辰100周年,作为塞林格作品集国内独家出版方,译林出版社首次邀请塞林格之子、塞林格基金会负责人马特·塞林格访华,并精心策划一系列读书沙龙活动。3月19日晚,马特·塞林格和文学评论家汪政、著名作家叶兆言、南京大学学者但汉松做客先锋书店读书沙龙,与众多读者一起“重新发现塞林格”。沙龙结束后,马特·塞林格接受了记者采访。

  “相比《麦田里的守望者》,我更爱《弗兰妮与祖伊》”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读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您最喜爱父亲的哪一部作品?

  马特·塞林格:我是12岁读的。那时候要去上寄宿学校,我母亲开车带我去学校的路上,我想我们的英语老师可能会在课堂上教父亲这本《麦田里的守望者》。他在书中想表达的,就是希望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人们能够停下匆匆脚步,审视自己的内心和生活。他深沉地希望,人们能过上一种“更好”的生活。

  我认为父亲最终的代表作是《弗兰妮与祖伊》。阅读这本书,我能最清晰地听到父亲的心声,最清晰地听到他怎样跟自己灵魂对话,所以这本书是我的最爱。

  记者:您父亲隐居之后未发表的作品会在未来编辑出版,里面有没有爆炸性作品?

  马特·塞林格:在我父亲停止出版的17年之内,他仍然每天坚持写作。我觉得可以说,他当时的文字美得惊人,他写了很多惊心动魄的文字,写了他真正在乎、深爱的事情。我不想过多披露这些内容,只能说他确实留下了很多材料,在我来中国之前我在尽力整理,想让它们尽快问世。

  “我不会把父亲的作品改编成电影”

  记者:您曾是演员,从事影视和戏剧行业多年,为什么拒绝《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任何影视改编?

  马特·塞林格:我不会把父亲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因为我父亲认为,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关系具有一种隐秘性,他希望作者的作品仅供读者去阅读,并且想象这些角色应该是什么样子。大家可以看到,我父亲的书,封面没有任何艺术成分,书里面也没有他的照片,更没有任何宣传广告。他希望完全依靠读者去解读自己的作品,而不是自己的作品被干涉。

  我父亲不讨厌电影,只是讨厌把书改编成电影。他以前当过演员,我母亲年轻时也是演员。他喜欢的是好的表演,憎恶坏的表演。我也是一名好莱坞演员,如果《麦田里的守望者》改编成电影的话,会对原著造成损害或者影响。我父亲觉得这会毁了他的作品,因为你很难想象去选哪个演员演霍尔顿。

  “我的父亲钟爱儒家文化和道教文化”

  记者:在很多读者心中,您父亲是世界上有名的“文学隐士”,您怎么看?

  马特·塞林格:我不会把父亲看成“隐士”。他是非常有生活主见的人,他不愿意融入所谓文学社会,因为他不想跟其他作家一起打打扑克牌,互相读对方的作品,互相说对方的好话。他是一名学者,他在很多领域都有比较好的造诣。他跟他的邻居、他的朋友甚至超市的屠夫,还有我的朋友、我朋友的父母都经常进行非常友善的长谈,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他并不算“文学隐士”。

  记者:这次纪念活动为什么选择在中国举行?

  马特·塞林格:今年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也是译林出版社成立30周年,我觉得这是一种缘分。译林出版社出的整套作品集,我参与了合作。

  我父亲非常钟爱儒家文化和道教文化。我觉得他对这方面的研究比很多美国相关领域教授还深入,他基本看了所有书籍,比如老子、庄子的著述。父亲的灵魂是很“东方式”的。

  我以前从来不出现在一些相关场合,我从来不提到父亲。我会接受一些采访,但很多是基于我的表演,我很善于躲避媒体关于父亲的提问。现在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这是读者应得的。

  塞林格带给我们什么

  塞林格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跨越全国五座城市,邀多位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书评人,分享塞林格作品对自己的影响,探讨塞林格作品的内涵与价值。

  文学评论家汪政:我不能想象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塞林格,没有《麦田里的守望者》,世界文学、包括中国文学是个什么样子。

  南大学者但汉松:阅读需要不断“反刍”。在我20多岁读《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时候,看到的是霍尔顿酷酷叛逆的气质。但实际上这本书里面关于一些生命和死亡的沉思,需要我们人生有比较多的阅历之后才能够慢慢体会。

  作家叶兆言:人们通常认为,好的短篇小说就是讲了一个精彩的或者深刻的故事,但《九故事》完全不符合这一标准。你读完后会感到困惑:作者为什么这么写?这有点像智力测验,但更有意思。

  作家路内:我非常喜欢《九故事》这本书,它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写短篇小说的范式。

  作家周嘉宁:我今年初重读了《麦田里的守望者》,和17岁时初读相比,我被巨大的温柔和爱感动的部分更多了。划分塞林格作品和读者的,并不是时间和空间,而是心灵质地的构成。(邢虹)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亚丽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4287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