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停两期”真意引发争执 彩民错失大奖谁之过

2019年04月22日 17:05:10 来源: 海安市人民法院

    彩民要求购买彩票“停两期”,彩票销售人员未接到恢复指令,直至第四期一直未购买,而当期原先约定的守号却被别人中奖了,该彩民遂要求彩票销售人员赔偿损失。4月15日,江苏省海安市人民法院以速裁程序审结这起彩票、奖券纠纷一案。法院认为应结合当地语言习惯、事情发生的语境、当事人自身的表现等情况,判决彩票店主无需承担责任。

    彩民王某一直在彩票销售员吴某处购买彩票,并长期预存20000元在吴某处,要求吴某为其守号。预留款不足20000元时,王某及时补足。2018年12月25日,王某来到吴某彩票销售点。当日,运气较背,吴某为王某购买了前26期彩票,但均未中奖。王某遂口头要求吴某“停两期”购买彩票,对此双方当事人事后陈述一致。

    在第29期开奖前,王某仍在场,但其未要求吴某继续购买彩票。不久,奇迹发生了。当天第30期彩票,开奖的中奖号中正好有原先王某与吴某约定的守号,但吴某未帮王某购买该号码。另一彩民购买了该号码,中奖奖金为10000余元。当天经结算,前26期彩票购买款为6104元,王某将零头104元结清后离开彩票店,未有证据显示当天王某与吴某发生过争执。

    三天后,王某再次来到吴某彩票店内,提出因吴某的失误导致其未能中奖,吴某应赔偿其损失,之前26期的彩票款6000元其不需要给付,双方为此产生纠纷。

    庭审时,王某声称,当时我说的“停两期”就是指停27期、28期两期,因吴某的失误导致第30期没有购买彩票,让我错失大奖。当天我只给了前26期彩票款的零头,心里就是想第二天再来处理6000元的事。家里后来有事耽误了,第三天我才去找吴某协商的。吴某未履行好受托义务,本人要求解除合同,退还预付款,并赔偿损失。

    吴某辩称,王某让我“停两期”后,也就是第29期开奖前我又询问王某是否继续买,王某称计划没有做好,不晓得按什么倍数买,我就没有继续帮其购买。当天结算前26期彩票款,王某称没带那么多钱,先将零头给掉,第二天再送6000元来。

    对于各自的主张,双方均未能完全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时现场的实际情况。

    海安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将举证责任完全分配给任何一方都有所苛求,应结合双方的举证、交易习惯、交易方式等综合认定。根据当地语言习惯和事情发生的语境,王某所称的“停两期”并非文字表面意义上的停止购买两期彩票。“停两期”与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等两天”、“过两天”等一样,是个不确定性的话语。同时,结合以下三点可进一步确定“停两期”的真实含义,其一,王某当时在彩票店现场,无证据表明其于第29期彩票出售前,要求吴某继续购买彩票。其二,面对10000多元的奖金,对一般人而言,无论是错失中奖或者中奖都会产生较大的情绪。且如果该错失中奖的原因是他人导致的,会立即产生争议。而实际情况是,没有证据显示王某发现错失中奖后于现场向吴某提出过异议。其三,对守号需要补足的款项进行结算后,王某给付了零头104元才离开销售点。而日常生活中,负气者往往不会付款。故而,王某所谓“停两期”,不是数学上精确的两期。特别是王某在场的情况下,其未要求重新启动购买,也从侧面表明了其本意。由此,王某主张当天计划表中第30期彩票未购买的责任在吴某,证据不充分,法院难以采信。王某应给付吴某彩票款6000元,应从守号预付款20000元中扣减,故法院判决吴某返还王某14000元。

    法官点评:我国地域广阔,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各地均形成了一些各有特点的习惯和风俗。习惯,是指在某区域范围内,基于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而为社会公众所知悉并普遍遵守的生活和交易习惯。习惯根据其适用,可以分为区域性习惯和行业性习惯、生活习惯和交易习惯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条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按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因此,习惯成为我国民法上的重要法源,当然,习惯还包括语言习惯等。通常意义上,语言习惯并不作为法源看待,但其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重要依据。同样一句话在不同地方会有不同表达。法官在审案时,对特定语言一定要结合当地语言习惯和事情发生的语境,分析判断事实。

    本案中,“停两期” 并非如字面意思的只停两期,“停两期”的“两”是一个概数,可以理解成停三期、四期甚至更多。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王某当时一直在彩票店内,在停了两期后,也就是第29期开奖前,没有证据表明其要求吴某继续购买。更应考虑的因素是,吴某既是彩票经营者,也是受托守号者,有趋利心理,客户购买彩票越多其获利越多,何乐而不为。此时,如因不购买彩票的情由发生争执,又无证据的,应从不利于王某的角度推定事实。加之,结合平静离开现场和补足零头的情况分析,可表明王某所谓“停两期”并非指确切两期,其现场表现进一步验证了上述分析。因而,法院结合当地语言习惯和王某的表现等,判定吴某对未购买第30期彩票不承担责任,并无不当。

    本案的发生提醒人们,购买彩票等奖券时当事人应当对如何购买、购买几期、何时购买等情况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否则只能自添苦果。(时慧明 陈琳璐 杨朋涛)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81124399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