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开设“游山玩水”赌博群 自定规则捞“红包”利益

2019年05月29日 15:49:55 来源: 海安市人民法院

    兄弟五人共同出资开设名为“游山玩水”的赌博群,制定赌博规则,通过拉参赌人员进群,由参赌人员发放红包并设置“地雷”,兄弟五人抢红包,踩中地雷者按数倍进行赔付。5月27日,随着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的送达,这起开设赌场案落下帷幕。被告人王某、赵某、李某、刘某均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5000元,被告人曹某则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没收被告人的全部退赃款。

    2018年3月,被告人王某、赵某、李某、刘某、曹某为牟取非法利益,经合谋共同出资8万元建立QQ群名为“游山玩水”的赌博群,制定赌博规则,通过拉参赌人员入群,由参赌人员发放红包并设置1至7个特定尾数为“地雷”,由五被告人的9个特定QQ号进行抢红包,抢包人踩中“地雷”,就按若干倍数进行赔付。同时对发红包金额达到1000元以上的参赌人员按比例进行返利。期间,被告人王某负责建赌博群,被告人赵某负责赔付,被告人李某、刘某、曹某负责拉人入群,亦轮流参与赔付。2018年3月3日至24日间赌资数额合计人民币1643262元,五名被告人从中获利合计人民币10426元。

    2018年3月31,被告人王某、赵某、李某、刘某又共同出资8万元另行建立QQ赌博群,利用上述规则组织参赌人员进行赌博。该QQ赌博群于2018年3月31日至4月19日间赌资数额合计人民币1182445元,四名被告人从中获利合计人民币24168元。

    海安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某、赵某、李某、刘某、曹某以营利为目的,利用移动终端建立赌博平台,组织他人进行赌博,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五名被告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各自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王某不服上诉,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的赌资系参赌人员发放红包的流水,存在重复计算,应按照实际参赌资金计算。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解释规定,通过计算机网络实施赌博犯罪的,赌资数额可以按照计算机网络上投资认定。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开设赌场罪是指客观上具有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主要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以营利为目的,以行为人为中心,在行为人支配下设立、承包、租赁专门用于赌博的场所。另一种是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

    长期以来,赌资如何计算,争议很大,如一笔款子重复投注,能否重复计算,争执不一。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作出明确规定。

    《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一)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第一条第三款规定:“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一)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二)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的;(三)参赌人数累计达到120人以上的;……”第三条第二款又规定:“赌资数额可以按照在网络上投注或者赢取的点数乘以每一点实际代表的金额认定。”

    本案中,五名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群,接受投注,均构成开设赌场罪。除曹某外,其余四名被告人的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故而,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审法院对五被告人的量刑是妥当的。

    本案的发生提醒人们,赌博形式不断升级,发红包、抢红包亦存在风险,需谨慎对待,切不可贪图蝇利,触犯刑法,置身囹圄。(徐丹丹)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4557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