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关注留守儿童: 父母缺席,谁来陪伴他们成长

2019年06月01日 08:48:26 来源: 新华日报

 

   

    华泽书社里,留守儿童在义工老师的指导下温习功课。

    父母为了生计在城市打拼,他们留守农村,大多数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本来应有的陪伴成长,变成一年半载才能见上一面。无论是谁,都无法弥补因父母不在身边的孤独。

    我省共有农村留守儿童19.5万人。“六一”儿童节来临,我们记录下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故事,呼吁家庭、学校、社会共同关爱这一特殊群体。

    女儿的一封信,看哭所有人

    “六一”前夕,东海县曲阳乡城头小学五(1)班学生赵子涵登上了央视。节目里,她给外出打工的爸爸写的一封信,让很多观众感动不已。

    来自单亲家庭的赵子涵,家境贫寒,祖孙三代居住的两间小屋,还是靠亲戚朋友的资助盖起来的。小女孩从未穿过一件新衣服,也没有零花钱……乖巧、懂事的她帮助爷爷奶奶洗衣、做饭、干农活,小小的身躯承载着巨大的重担,但她从来没有埋怨过。

    “记得你那天,快要走了,去打工了,我难过至极!等你走了后,我一个人跑到屋里,悲痛大哭。”在信里,小女孩满怀对爸爸的思念之情。谈及对 “六一”礼物的期待,她的要求仅仅是见一见爸爸,因为上一次相见已是一年半以前。

    “孩子是父母最深的牵挂,他们在外打拼也是为了孩子能有更好的生活,但是在不经意间错过了与他们的陪伴。”东海县曲阳中心小学校长刘团结说,曲阳乡四分之一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目前农村基础教育条件有了很大提高,老师们在学业上也经常给予他们帮助,但是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孩子们特别欠缺亲情。“关爱留守儿童,不仅是学校的事情,更是家庭和社会的责任。”

    孩子需要陪伴,“山爸山妈”来爱你

    “孩子们,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想他们么?”5月31日,在盱眙县“山爸山妈”与留守儿童第二批结对帮扶仪式上,盱眙县鲍集镇中心幼儿园园长于晶晶的提问,得到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想!”

    2016年起,盱眙县仇集中学推出“山爸山妈”关爱留守儿童活动,当地一群老师自愿当起“山爸”“山妈”,他们年龄25岁至52岁不等,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山爸山妈”。他们与留守儿童组成“家庭”,一起关心孩子的成长。盱眙县仇集中学校长费厚兵说,地处山区的仇集中学,297名学生中,留守儿童占三成,大多数还是来自单亲家庭或离异家庭。这些孩子不仅在物质上需要帮助,精神上更需要关爱,心理上更需要疏导。

    爱,需要陪伴。盱眙县将仇集模式向全县推广,发动更多爱心人士争当“山爸山妈”,已有1500多名留守儿童与他们的“山爸山妈”结对。“山爸山妈”和“山娃”各有家庭角色分工。“山爸山妈”做好亲情呵护留守学生“五个一”活动,即每天一次看望问候、每周一次沟通交流、每月一次家庭聚餐、每学期一次亲子远足、每学年一次节日陪伴。

    始于足下,留守娃的足球梦

    “我们是最棒的何小人!”5月29日,徐州市铜山区何桥镇中心小学,20多名身穿运动服的男女少年围坐在一起,在战前动员中集体高喊着鼓劲加油。这个“六一”,他们中的男队员将到沛县参加徐州市“市长杯”U9年龄组的足球赛,而女队员将在儿童节活动中进行“足球操”表演,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现自己。

    这些“足球小将”大部分是留守儿童。足球陪伴他们成长,带给他们更多快乐。9岁的乔硕是男队前锋,别看小家伙个头不高,到了赛场上却是生龙活虎。“我最喜欢比赛,一进球就跳起来,大家都一起欢呼,很过瘾。”乔硕有一个足球梦,以后想成为梅西那样的球星,将来入选国家队踢世界杯。

    “看小孩踢球那么高兴,我很支持。”女队员李思彤的奶奶章桂红,自告奋勇成了球队的业余助教,每次训练时都来帮忙照看。她告诉记者,孩子的爸妈常年在外地打工,平时主要靠自己照顾,现在坚持踢球,业余生活一下子丰富起来。

    阳光、自信写在每一个“足球小将”的脸上。女队员们热情地给记者展示“足球操”,在动感的音乐中,她们进行马赛回旋、攻防演练、颠球互传,格外精彩。何桥小学校长侯新蕾表示,“希望通过足球运动,孩子们能坚强体魄,塑造完美人格,走好未来的人生路。”

    农村书屋,留守儿童“第二课堂”

    5月26日,在盐城市盐都区尚庄镇的华泽书社里,十多个留守儿童在义工老师的指导下温习功课。父母常年在外务工,留守儿童缺乏应有的关照,“草根农民”乐华泽创办的这家农家书屋成为他们的“第二课堂”和“温馨港湾”。“在这里,我们很快乐。乐爷爷除了辅导我们学习,有时还带我们到生态园、农业园去开眼界。”尚庄小学学生许晨瑶说。

    华泽书社创办于1993年。去年,华泽书社开设每周日9点课堂。利用节假日,为留守儿童提供校外辅导,组织课外阅读、国学讲堂、心理辅导等活动。“书社周末假日最热闹,孩子们在这里写作业、学画画、读国学经典,乐华泽就是他们最好的老师。” 村民胥国花说。

    南吉村现有留守儿童22人,孩子的品德教育、学业辅导等任务全落到爷爷奶奶身上。“农村老人知识水平有限,加上隔代亲等因素,对孩子的教育力不从心。”乐华泽说,“我创办留守儿童之家,就是想让孩子们在周末、假日能有个去处。”

    坚持十多年,华泽书社送走一批批留守儿童。“当年的孩子,有的已经考上研究生。”乐华泽说, 再穷不能穷教育,社会力量也要在农村孩子的教育中发挥作用。(王 拓 王 岩)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魏薇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4112457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