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散伙前擅自转让校区 拒绝提供账册清算难

2019年06月13日 16:54:47 来源: 海安市人民法院

    冯某与张某合作投资设立培训教育公司,但公司还未成立就已经出现负债。冯某在未与张某进行清算且未得到张某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两处校区作价转让,诉讼中又拒不提供财务账册导致清算难。6月4日,随着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的送达,这起案件落下帷幕。法院判决被告冯某全额返还原告张某投资款19万余元。待清算完成,如有亏损,冯某可另行按程序主张。

    2015年,冯某开办了一家艺术培训机构,借着素质教育推广的东风,家长学生络绎不绝,创办时间不长,便小有收益。在隔壁开绘画班的张某见状心动了,也想分杯羹,便主动向冯某抛出橄榄枝希望合作。冯某认为张某的绘画班有稳定生源,与之合作必能够事半功倍,遂一拍即合,准备合作投资设立一家主营培训教育的公司。

    2017年5月,冯、张二人盘点冯某原培训机构资产后,一致确认原有资产价值14万元,张某自愿认购7万元。后双方签订了《共同投资协议》,协议中约定:“投资人冯某、张某各自出资33万元,投资成立海安县教育培训中心,该机构性质是自然人利用个人资产,自愿举办,从事教育培训和社会公益活动的民营股份制独立法人单位。”协议约定由冯某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单位日常经营管理事务,并且对股东权利、法定代表人职权、管理机构、盈余分配及债务负担、股份退出、股份转让、合作终止以及纠纷解决等都进行了约定。张某、冯某均在协议上签字。

    培训机构筹备期间,出于对培训市场以及生源的乐观估计,冯某和张某在原有教学场地的基础上又租了一处二层写字楼作为分校区。场地确定后,张某马不停蹄组织对分校区进行装修,以赶上秋季班招生。

    截至2017年7月底,张某共计投入19万余元。之后张某见秋季班招生状况可观,向冯某提出查看培训中心经营状况,冯某未予回应,只是一味敦促张某及时将投资款到位。张某认为冯某严重侵犯了其作为投资人的利益,遂于2017年9月向冯某发出律师函要求解除合作协议,并进行清算。冯某未理会张某要求,于2017年11月,将两个校区分别以43万元和9万作价转让。

    2018年张某将冯某诉至法院,要求冯某返还投资款。

    冯某辩称,同意终止合作经营,但二人是合伙关系,张某投资款一直没有足额到位影响了合伙经营的正常开展,且二人在投资培训教育项目前没有对市场进行充分调研,盲目自信,造成合作经营亏损在所难免,而本人作为经营者,已经尽到责任,对投资失败不存在重大过失,不应向张某返还投资款。

    海安法院审理认为:冯某、张某经协商从事教育投资,双方签订的共同投资协议是设立公司的筹备行为。因公司尚未在相关政府部门办理设立登记,应认定公司未成立。如公司设立终止,在双方共同经营过程中,基于双方共同意思表示而花费的费用,应当由双方当事人共同负担。如产生损失,应按双方当事人各自的过错分担损失。双方可以在清算之后,再行决定是否返还投资款。但多次庭审后,冯某均未提供签订协议后培训机构经营期间收入与支出的账单,应依法承担不利后果。况且,冯某在未与张某协商、未经清算情况下将两处校区作价转让,客观上侵犯了共同投资人的权益,给财产盈亏估算带来了影响。在充分考虑各方利益后,应先由冯某返还张某投资款,待清算完成,可另行按程序主张权利。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规定,作出前述判决。

    一审判决后,冯某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予以维持。

    【法官点评】

    本案主要涉及公司筹备过程中当事人的关系性质及实际控制人拒不提供财务账册的法律后果问题。

    关于公司筹备过程中当事人的关系性质问题。公司章程是指公司依法制定的、规定公司名称、住所、经营范围、经营管理制度等重大事项的基本文件,也是公司必备的规定公司组织及活动基本规则的书面文件。本案中的投资协议对股东权利、法定代表人职权、管理机构、盈余分配及债务承担、股份退出及股份转让、合作终止及终止后的事项、纠纷解决等事项均做了约定,是类似于公司章程的文本。但公司在国家有权部门注册前,法人尚不成立,投资人之间还不是股东关系,法律上仍应定性为纯合伙关系。合伙以相互信赖为基础,如当事人之间失去信赖,必然走向灭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解除合同。”本案诉讼中,张某与冯某一致同意解除合同,符合法律规则,应认定案涉投资协议已解除。

    关于实际控制人拒不提供财务账册的法律后果问题。在对立的双方当事人之间,证据持有人持有对自己不利的证据,该证据证明的待证事实为对方当事人所主张,是证明对方主张的证据。为了胜诉或避免败诉,证据持有人一般不会将这一证据出示给法庭,也不会在证据交换程序中使用。一般情况下,在对方当事人不主张该证据的持有人持有该证据的情况下,不存在法律干预的问题。但是,如果对方当事人证明或者法院根据相关证据或者经验法则发现该证据掌握在其手里,在法院要求其提供的情况下,持有人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的,法院应根据另一方当事人的主张推定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者一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

    通常情况下,合伙双方当事人事前、事后对散伙后的财产分配未作明确约定,而合伙财产又无法核定的,应当驳回原告方的诉讼请求。但法官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如果机械适用规则,容易背离公平正义原则,难以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法官应根据变化了的新情况,选择、调整规则的适用,以让案件的裁决回归公平正义轨道。

    本案中,合伙事务实际控制人冯某,在未与共同合伙人张某协商的情况下擅自出让两处校区,又不提供财务账册以供清算,其行为有悖诚信原则,置张某于不利境地。如法院裁判时一成不变适用所谓规则,将背离法律之精神。故而,法院适用证据规则第七十五条,判决被告冯某先行返还原告张某全部投资款,符合公平正义原则,是值得肯定的创新之举。

    本案的发生提醒人们,诚信是立商之本,任何人想违背诚信,法律一定不会放之任之。

    【法律链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丁冀 花卉)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亚丽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19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