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情绝意断留尾巴 拆迁巨款添新怨

2019年06月28日 15:50:20 来源: 海安市人民法院

    解除收养关系时未分割财产,拆迁时面对巨额补偿款引发重重矛盾。6月27日,海安市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共有财物分割纠纷案,除专属养父母的财产补偿款和给予孙子小凯的6万元补偿外,一审判决其余拆迁补偿款由养父母、齐江(化名)夫妇平均分割。

    齐某、张某夫妇未生育子女。1986年左右,经他人介绍,两人收养了远方本家侄子齐江,齐江即前往齐某、张某家共同生活。

    齐江成年后娶妻,生一子小凯,仍与养父母共同生活,2001年5月,以养父齐某为户主,养母张某、齐江夫妻和孙子小凯共同作为家庭成员,申请将老两口的原住房拆除,翻建楼房一幢,作为主屋居住。2002年1月,又以养父齐某为户主,其他四人共同作为家庭成员,申请在主屋旁建造了一间副业用房。需要说明的是,小凯因为独子在上诉房屋翻建建造过程中享受了双份土地面积。其间还在主房东侧由北向南建成南北一线多间简易房,目前主要用于出租给附近学校的学生使用,此外还有部分其他零星房产。共同生活期间,双方关系尚可。

    近年来,双方主要为家庭琐事产生矛盾,老两口与齐江一家已分开生活,主房底层由老两口居住,上层由齐江及其妻、子居住。

    2011年12月养父母因与齐江之间关系不睦,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齐江解除收养关系。海安法院判决解除了双方之间的收养关系,但为避免矛盾激化,未对家庭共同财产进行分割。2018年,老两口与齐江一家居住生活的区域被列入政府征收范围,根据拆迁补偿协议上诉家庭共同财产共获得补偿款300余万元。因养父母与齐江一家未能就家庭共同财产分割或补偿款分配达成一致,引发诉讼。

    原告齐江一家认为案涉房产主要由齐江夫妇出资所建,孙子小凯又享有双份土地面积。其三人应当对房产或拆迁补偿款享有三分之二的权益。

    被告齐某夫妇则辩称,我们老两口对家庭的建设作了主要贡献,齐江实际上也作了相应贡献,但齐江的妻子和儿子对家庭建设均未作出任何贡献,拆迁补偿不是按照人头来的,而是依据被拆迁的财产确定的,我们应对被拆迁房产或补偿款享有四分之三的份额。

    海安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案涉房屋翻建或建造时,原告齐江已与其妻结婚多年,且有工作收入,并无证据表明其未对房屋建设作出贡献。况且,依据婚姻法相关规定,原告齐江的收入应视为夫妻共同收入,其收入投入房产,应视为夫妻共同投入。因而,原告齐江之妻应对拆迁房产或补偿款享有权利份额。原告小凯在案涉房屋建设时,尚未成年,又无证据表明其有资金投入房产建设,其对案涉房产不享有份额。然而在案涉房屋审批时,其作为独子享有两份土地面积,增大了房屋可建设面积,从而客观上增加了其他房产共有人可获得的拆迁补偿款。从公平原则出发,应从被告齐某夫妇各自获得的补偿款中分别补偿原告小凯3万元。

    家庭财产在当事人约定不明情况下应视为共同共有财产,当事人就分割不能取得一致意见时应按等额分割,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相关规定,作出前述判决。(杨月如)

    【法官点评】

    本案主要涉及家庭财产约定不明时的定性和分割标准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103条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从行文内容来看,除当事人特别约定外,对家庭共有财产约定不明的应推定为共同共有财产。从司法实务来看,共同共有财产原则上应该平均分割。《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104条规定:“按份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享有的份额,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出资额确定;不能确定出资额的,视为等额享有。”本着举轻明重规则,既然按份共有不能确定出资额,又未有约定的,按等额分割,那么共同共有更应按等额分割。

    本案中,原告齐江夫妇与被告齐某夫妇之间的未对家庭共同财产预先确定份额,应视为共同共有,在无法就拆迁款分割达成一致意见情况下,法院就共同共有部分等额分割,与法有据。

    本案的发生提醒人们,在对家庭财产分割并不完全适用市场化分配方式,如不能正确理解,就会对案件处理作出错误的预期。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81124684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