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炙烤的困惑

2019年07月10日 12:35:3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7月10日电(魏薇)2014年,高淳陶瓷人接到一张特殊的订单。

    这份订单来自北京,对方希望,高淳陶瓷为即将举行的国宴准备多套餐瓷。国宴的餐瓷,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如果用中华陶瓷烧制工艺的珍品——青花瓷来制作餐盘,工艺上将有章可循,也会变得简单。但考虑到国宴场合的氛围环境,最终,高淳陶瓷人开创性选择了繁复的珐琅彩。

    既要满足珐琅彩工艺,又符合进餐健康的标准,要义在于高温,只有绝对的高温,才能褪去超标的铅镉含量。但高温之下,出窑的第一批餐瓷却令人失望。

    看上去一排所差无几的“国韵黄”餐瓷,在烤彩车间经理袁爱国的眼里,却尽是瑕疵。由于窑内的淬炼轻重不均,色泽上细微的深浅区别、偶有漏处的贴花角落,都令他神思不宁。采用普通金水描出来的瓷器把手部位,在猛火之下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沙,金属的光泽难以令人满意。

不合格的餐瓷样品只能废弃。(席航飞/图)

    白瓷车间的经理孔祥杲同样面临着巨大的考验:作为第一道菜品的餐具——汤盅,要求在上餐时必须令人“眼前一亮”。为此,他们选取了宋代的茶盏作为原形,通过造型层层烘托的上升感形成汤盅的仪式感。由于造型精致却脆弱,第一次出窑后,20%的汤盅产生了破碎的裂痕,第二次出窑,又有20%的汤盅未能幸免,第三次更是50%成品不合格,这样下来,500个汤盅剩下了不到100个。

这一些看上去所差无几的样品,在袁爱国(左三)等行家眼里全是瑕疵。(席航飞/图)

    最后一个坏消息,来自贴花车间。繁复的“如意宝象”花纹令最熟练的女工也感到棘手。往日一天贴一两百个餐瓷,现在满打满算,只能贴三四十个。

    离交货已不足两个月,一个个失败品却在残物堆放间被他们亲手砸毁。庞大的订单需求,勉强的产品合格率,迟缓的生产进度,像一块块巨石,压在每一个高陶人的心里。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王玥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33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