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的难忘是父亲50℃下为火车上水的“背影”
2019-08-05 17:37 来源: 新华网

 

    近日来,随着持续高温,列车上用水量逐渐增大,在南京火车站里,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在烈日下坚守工作,几乎一天要为140多趟列车加水,似火的骄阳让他们备受“烤验”。

    提起上水工,可能不少人有些陌生,出门坐火车不可避免要在火车上喝开水、洗漱、上厕所。上水工就是为每趟列车进站停车时,迅速为列车进行补水作业。

    陶镕,是南京铁路加水班组的一员,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跟工友们一起,在50度左右的铁道间为来往车站的每一趟列车加满水,常常一个班下来制服湿了干、干了又湿,行走步数都在20000步左右,除了吃饭的时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烈日当头,忙碌了一上午,浑身湿透的陶镕准备回到休息室吃午饭。刚到休息室门口,陶镕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儿子正在微波炉旁为他热着从家里带来的饭。对儿子陶冶的突然到来,陶镕感到十分惊讶。“老爸,平时看您回家总是一身汗,筋疲力尽,我知道您的工作一定很辛苦,今天我特地亲手做了饭菜,带了冰镇饮料来,为您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说完,陶冶把热好的饭菜放在了陶镕的面前。陶镕看着懂事的儿子忙得满头是汗,眼眶一下湿润了。“加水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我很少跟家里人多说这些。他们偶尔也会抱怨和担心,但我感觉工作都一样,再辛苦都要有人干。”陶镕边吃着饭边说。

    陶冶是南京邮电大学大一的学生,平时很少坐火车的他,对父亲从事的列车上水工作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只是经常在家听母亲说起父亲露天工作非常辛苦,但每年看到父亲冬天一双开裂的手和夏天身上的大片汗斑,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酸楚。为了真真实实感受一次父亲的工作环境,今天他瞒着父亲,带着自己的一片孝心,偷偷来到火车站。

    骄阳似火的天空,站在股道间仿佛置身于“蒸笼”之中从第一节车厢开始,插管,开闸,冲管,等水加满后再拔掉皮管跑到下一节车厢继续重复这样的动作。“水管空的时候有30多斤,装满水以后能达到50多斤重。”陶镕给儿子介绍着。一趟车下来,陶镕刚捂干的衣服已经又湿透了。“真的没想到,父亲的工作这么艰辛,这么多年,他默默地用自己的肩膀为我撑起一片成长的天空,我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辜负他的期望。”看着热浪滚滚下铁道中父亲的背影,陶冶双眼渐渐模糊……回到休息室,他拿起父亲换下的湿透的工作服,来到水池旁默默地清洗起来。(孙星星 祖韬)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