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自然之美远胜于任何照片,她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

2019年09月23日 21:40:31 来源: 新华社客户端江苏频道

  

    他,是一名专业摄影师,从事摄影工作近40年,用镜头语言讲述大好河山、文化遗产的故事;他,是记录者,同时也是被记录者,美好生活的定义在“记录”与“被记录”之间相互叠加放大。他就是梅生,世界遗产影像学专家,触碰快门定格瞬间,用影像语言让更多人感受大千世界的无穷魅力。

    登上黄山、选好角度、摆好脚架、等待时机、按下快门……同样的风景、同样的角度、同样的镜头、同样的机位,梅生已经重复拍摄了十几次,想要拍出一张天上有云、云又无形的照片并不是件容易事。早些年,梅生特别钟情于拍摄自然风光,但渐渐地他发现,他对于美的追求仅仅是形式上的,不是内涵地挖掘和精神地升华,所以无法突破自我。“去了几十次黄山,总是日出日落、阴晴雨雪,没有灵魂的触动。”于是,梅生决定暂时把摄影放下,那段时间他很少拍照片,但他看照片,看国外摄影大师的作品,而且是看原版作品。“这是一种原生态的体验。利用出国机会,我还会到某些摄影家拍摄照片的地方实地感受一下,虽然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当你身处那样的环境中,仍然会有很多与看照片不同的感受,真正领悟到那些照片的分量。这样的学习,让我不再满足照片如何拍摄,而是理解摄影家的思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于是,梅生将以前拍过的照片进行分类整理,发现自己拍摄的作品中很多都涉及世界遗产这个类型。他开始研究其学理基础,从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的分类方法中认识到人和自然的关系,开始系统地、有计划地拍摄这个大专题,进而探索建立“世界遗产影像学”的可能,以学者的思维对影像做出新的解释。

    世界遗产影像学是什么概念?完成一个体系,用什么样的体系去表现世界遗产影像学和世界遗产?摄影用照相机这样一种光学仪器,记录表达人的认知和思想,最后完成的结果是影像,那什么样的影像是完成世界遗产影像学的最终结果?对于这里所说的“最终结果”,即呈现出来的世界遗产影像作品,梅生也有自己的标准,“第一,文献性。我们用摄影在讲述世界遗产,其中包括自然历史和人类历史,这个历史要求是真实的客观存在,文献就是对历史的一个证明;第二,学术性。提出问题、提出论点、找到论据、得出判断和结论,这就是学术性;第三,艺术性。摄影语言的运用,如光线影响、色彩构成、影调变化,构图安排以及摄影器材对于上述元素的表达能力,主观与客观,意象与真相之间的关系协调,描述出世界遗产影像学的整体状态,这便是艺术性。”

    作为“世界遗产影像学”方面的开创者及实践者,梅生的摄影足迹遍及全国所有省份及世界七大洲的58个国家。作品《寒穹》是他在南极时拍摄的,“我看到这个景致的第一反应是这只鸟怎么那么奇怪?圆脸、勾着嘴,在辽阔博远的冰天雪地中兀然独立,这种鸟叫作贼鸥。我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明末画家的一幅画——《寒鸦叫雪》,一只孤零零的乌鸦,站在一根枯枝上,大雪漫天,仰头长啼。中国人对大自然客观物象的主观感受跟西方人有很大不同,中国人注重的是自然物象对于人的心理暗示,是一种精神的存在。‘寒穹’暗示着个体在人群当中的一种孤傲,天地之间没有知音,只我一个人傲立苍穹,大音希声。”

    可以说世界遗产在哪里,梅生的镜头就在哪里。更重要的是,在梅生看来,摄影师一定是要有责任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设置,就是为了“保护与传承”,而要保护与传承,首先要通过传播让大家认知、了解。“我拍这些主题就是希望让大家能简单直观地看到世界遗产的属性。”梅生说,世界遗产是整个人类的共同财富,影像是不需要翻译的国际性语言,它对整个人类对世界遗产的认识会有很大的提高。

    2016年,他获得了由中国文联和中国摄影家协会共同颁发的摄影领域最高个人成就奖“中国摄影金像奖”。2017年,第五届世界摄影大会上,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FIAP)授予他“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影像大使”荣誉称号。

    回顾自己的摄影人生,梅生感慨道,自己十几岁时爱上摄影,从此专注摄影。年轻时,曾设想自己未来的生活应该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时间一半在书房一半在路上。如今,他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在外拍摄,另一半时间在读书写作,这不正是年轻时的梦想吗!

    近几年,梅生还尝试着做一些影像实验,让思想更具活力。但是他更迫切地希望能够集合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收受一些有理想有追求的学生门徒,共同将“世界遗产影像学”的事业进行下去。“几十年的摄影经历告诉我,照片是拍不完的,事业有所传承才能具有生命力。希望有更多人在摄影的历程中,能呈现天地万物的自在、传达人类心智的清明、印证思想精神的美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3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