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 要闻 舆情 图片 专题 社会 论坛 娱乐 体育 文化 教育 各地 访谈
文化

哲思|摇曳青山绿水,能不写江南

2019年10月11日 14:50:47 来源: 新华网

    提起江南,稍有文化底蕴的读者第一时间想起的,大多是那句“小桥流水人家”。小桥穿河过,水岸住人家,水,是维系江南的主线,也是江南的魂魄所在。文化学者张永祎先生的新作《水做的江南》,便是将江南的水作为题眼,满怀着自己对江南的深情厚爱,描绘出了一幅幅动人的水墨画。

    我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张永祎先生的情景,他穿着一身白衬衫,拎着个半旧的帆布袋,骑着自行车,送稿件到出版社来。作为责任编辑,为了便于交流,我事先还是做过一番功课,了解到张先生是非常有名的文艺评论家,发表过许多有影响的文章,还得过许多奖项,尤其在影视评论领域更是翘楚高手,近年来因为江南文化研究的风生水起,还受到央视四套《文明之旅》的邀请,做过“梦里水乡江南镇”的访谈节目。但在我的想象中与现实看到的,还是有点差距,张先生显得如此简单朴实,也非常直接爽快,没有那么多弯弯绕,这也打消了我的顾虑,把原先准备的客套话全部咽了下去,直奔主题,开始谈稿子。

    作者拿稿子给编辑,总有一种把自己孩子给别人看的心情,更何况听说张先生已经准备了比较长的时间,稿子已经基本成型,许多文章都发表过,为了出版质量,这次他又对每篇文章都进行了重新修改润色。这时,只见张先生小心翼翼地将一沓稿子,从包里拿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向我推了过来,我粗粗地翻看了一遍,就觉得这本书基础非常好,有想法,有格调,有体系,也有气场,功底比较扎实,描写比较细腻,文笔也非常优美,可读性、体验性和新颖性都比较强。但对照出版的要求,觉得还有需要进一步补充完善的地方,比如,文章长短不够均匀,前后说法要保持一致,还有遣词造句力求规范等。没想到,张先生不仅认真听取,频频点头,还拿出本来,一条一条地记了下来。

    没几天,张先生又白衬衣帆布袋地来了,掏出已经毛了边的稿子对我说:按照你的要求,我这几天又认真地改了一遍,请你再帮我看看,改的对不对,符不符合要求?我打开稿子,看到里面分别用铅笔、墨水笔和红笔进行了修改,他告诉我,为了保持修改的精准性,第一遍用的铅笔,第二遍用的墨水笔,第三遍用的红笔,看得出,他改得很认真,也改得一丝不苟。他还特别强调,对我提出的一篇不太饱满的文章,也进行了全面改写,充实了许多内容。我说,这次我要拿回去,仔细阅读。那些日子里,我正好手上有许多任务,但我还是定下神来,对这部书稿,逐字逐句地进行审阅,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半夜,很有意思的是,好多天都这样,竟没感觉到累!

    就这样一稿、二稿、三稿,我们沟通得非常顺畅,合作也非常愉快,效率也比较高,成果也比较显著,文字稿也就因此水到渠成,基本定稿。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如何设计好一个名副其实的封面?为此,我们专门建立了微信群,大家一起讨论,各抒己见,集思广益。张先生向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他构思这本书的全部过程以及为什么要取名“水做的江南”的由来。大家听后受益匪浅,很受启发,也理解了作者的思路和思考。既然是水做的江南,那桥,水,人家,这些典型的江南水上符号,一样都不能少。我们最初寻找了很多拍摄双桥的照片,打算放在封面上,但各种角度,各种构图,大家都不太满意。但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觉得还欠些火候,不足以作为这本书的“门面”挺身而出!经过快半个月的翻来覆去的讨论和多次制作,最终我们还是推翻了之前的所有想法,决定请人画了一幅江南的石拱桥,与水中的倒影,形成了一个椭圆。后来张先生建议改成满圆更好,他说这样能够直通中国文化的灵魂。然后,我们再配上江南典型的乌篷船,粉墙黛瓦,底色用了代表春天的嫩绿。终于,江南扑面而来了。

    回到这部作品。整整九个单元,写的都是“江南”,写的都是“水”。

    江南是雨巷,是古镇,是爱与等待,是浪漫樱花的春,是落叶萧索的秋,是白雪无暇的冬,是故乡明月的夜,这些充满水性的江南文化,“灵性如水”里写了。

    江南是古城墙,是弄堂,是码头,是古桥,是粉墙黛瓦,是美人靠,是石库门,是乌篷船,这些巧夺天工的江南符号,“灵巧如水”里写了。

    江南是苏东坡与王朝云的缠绵,是百乐门舞厅,江南才子,扬州美女。这些摄人魂魄的江南传说,“灵魂如水”里写了。

    江南里是师长,是朋友,是作家,是律师……这些灵感各异的江南文人,“灵感如水”里写了。

    江南是昆曲、黄梅戏、旗袍、唐诗宋词、水墨丹青,是《桃花扇》《白蛇传》《天仙配》《牡丹亭》《梁祝》《小城之春》,这些灵动委婉的江南艺术,“灵动如水”里写了。

    江南是郑板桥、张爱玲、朱自清、陈逸飞,是杭州、周庄、同里,这些意象背后那些生动有趣的江南故事,“灵趣如水”里写了。

    江南是半山园、瘦西湖、瓜洲古渡、燕子矶、寒山寺,是黄鹤楼、莫干山、秦淮河。这些江南名胜古迹,“灵秀如水”里写了。

    江南是陆游与唐琬的生死之恋,是卞之琳与张充和的可遇不可求,是九如巷里张氏四才女的传奇,是上官云珠如春水般的愁,是郁达夫和王映霞的爱恨情仇。这些焕发灵气的江南记忆,“灵妙如水”里写了。

    九个单元,九九归一,归到的,还是那个“水”字。“水”是这本书的灵魂,“水”更是江南的灵气。“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句话讲的是水,又似乎是讲的江南,也像是讲的张先生,跋山涉水,行云如水,山明水秀,水远山长……我曾和他开玩笑说:看看这清逸淡雅、神韵悠远的文字,我真的无法想象您是怎么写公文的。张先生很认真地回答:这是两套笔墨,不同的情况下,确实要有不同频道的有机切换,但我觉得它们最终是殊途同归,在对人的思维训练上和对人的精神世界丰富上是完全一致的,相得而益彰!张先生是充满才情的,也是难能可贵的,对江南是如此挚爱,如痴如醉,也似乎在为江南,做出一份不一样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心灵注解。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我们白天在城市的喧嚣中案牍劳形,等夜深人静的时候,何妨打开私人的思绪,伴随着这本书一起,乘着乌篷船,悄悄地,静静地,摇进那水做的江南去看一看……(高佳)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高菲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9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