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
首页 要闻 图片 专题 社会 体育 文化 教育 市县 访谈
法治

意图复婚赠款前妻未达目的主张返还 法官提醒:“单相思”不构成赠与撤销条件

2019年11月01日 14:28:25 来源: 海安市人民法院

    朱某为闺蜜购房而与丈夫丁某离婚后,前夫丁某试图复婚,向前妻朱某转账86986元,朱某未同意复婚,丁某则要求撤销赠与、返还财产。10月25日,随着上诉期的过去,江苏省海安市人民法院审结这起赠与合同纠纷案,判决驳回原告丁某的诉讼请求。

    向前妻打款7次

    2005年1月27日,丁某与朱某登记结婚。婚后,丁某正常在上海工作。从2011年9月起,朱某陆续在安哥拉打工,丁某与朱某各自的收入基本上由各自支配。2013年3月26日,丁某与朱某办理离婚登记。

    2013年5月9日,丁某与朱某复婚,办理结婚登记。2013年10月10日,丁某、朱某再次办理离婚登记。

    登记离婚后,双方对外仍以夫妻名义相称。丁某正常在上海工作,朱某一段时间在国外,于2015年回国后带小孩。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了房屋,2015年还共同进行了装修,且朱某一直在该房屋内居住至2015年年底。

    从2013年12月7日至2015年9月24日,丁某7次通过支付宝向朱某合计转账86986元。双方当事人对打款原因,一直未立书面手续。

    2018年6月15日,丁某以民间借贷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朱某向其返还借款86986元。海安法院审理后认为,丁某主张其与朱某就86986元存在借贷关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驳回丁某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丁某不服,提出上诉。2019年1月28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为闺蜜购房离婚

    2019年4月9日,丁某就同一标的,再次以赠与合同纠纷状告朱某,请求撤销赠与返还86986元。

    庭审中,原告丁某诉称,我和朱某之间是为朋友购房办理的假离婚。为了复婚,为了小孩有个完整的家庭,我给了一些钱她用。一个男人总要给女的人钱用,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次都是朱某主动提出向我要钱,说卖服装需要周转资金。事实上,朱某当成了真离婚来处理后面的事情。短短的两三年时间,朱某已经跟别人同居、结婚并生育了子女,而我们在家里还继续给她缴纳农保,直到我父母发现才停止。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朱某返还赠与款86986元。

    被告朱某则辩称,其一闺蜜一个人不可以在上海购买房屋,必须男方在上海有社保,才可以购房。我们的朋友中只有我前夫丁某符合这个条件,为让闺蜜实现上海购房,我与丁某办理了离婚。在离婚的时候,我们二人没有谈到过什么时候复婚,丁某也未提出复婚的事情。丁某打款中的50000元是此前丁某向我借钱买汽车,后来丁某没有买又还给我的。离婚后,我们较长生活在一起,其余款项用于共同抚养小孩、房屋装修、偿还购房借款,不存在赠与一说。请求法院驳回原告丁某的诉讼请求。

    释法理公正判决

    海安法院审理后认为,丁某在法院驳回其与朱某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诉讼请求的情况下,再行主张给予朱某的86986元为附条件的赠与行为,即为了与朱某复婚而实施的赠予行为,但能否认定需要结合法律规定加以判断。通常情况下,受赠人一旦接受了赠与财产,该赠与行为即告成立,赠与人而不得撤销赠与并主张返还赠与财产。当然,在赠与合同附有条件,而受赠人不履行相关义务时,赠与行为可依法予以撤销。附条件的赠与是在赠与行为发生之前,双方明确约定受赠人在接受赠与时或者未来某个时间履行某种约定义务。由此可见,赠与中的所附条件必须是合意的产物,不是单向的意图。也就是说,“单相思”不能成为赠与中的所附条件。

    本案中,丁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向朱某转款是建立在双方曾约定复婚而为之。从丁某陈述的向朱某转款的意图分析,丁某转款的行为有其想通过单方努力促成复婚的目的,而非双方有约定复婚之合意。据此,丁某主张要求朱某返还其赠与款项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作出前述判决。

    一审判决后,在上诉期内,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法官点评】 本案的主要争议在于“单相思”(单方意思)能否成为赠与行为中的所附条件问题。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合同系实践性合同,即赠与人将其财产赠与受赠人,受赠人一旦接受了赠与财产,该赠与行为即告成立,赠与人通常不得撤销赠与并主张返还赠与财产。但法律允许赠与附条件,并所附条件不成就时,可撤销赠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附条件的赠与是在赠与行为发生之前,双方明确约定受赠人在接受赠与时或者未来某个时间履行某种约定义务。不难看出,附条件赠与中的“条件”必须胆预先合意的产物,任何“单相思”不能成为所谓条件。

    本案中,现有证据至多说明,丁某转款的行为有其想通过单方努力促成复婚的目的,而非双方有约定复婚之合意,不能构成赠与行为中的所附条件。丁某请求朱某返还其赠与款项的诉讼请求,不存在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本案的发生提醒人们,只有正确理解法律原理,才会使诉讼沿着预期方向发展。(何培妮)

    【法律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八十五条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

    第一百九十条 赠与可以附义务。

    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由承担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相关稿件

【纠错】 [责任编辑: 汤静怡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5180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