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缺一座文学博物馆?单霁翔来宁以故宫经验支招

2019年11月17日 09:42:19 来源: 扬子晚报

    11月16日一大早,南京市秦淮区政府大楼礼堂内就座无虚席,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来宁做客金陵智库圈·名家讲坛。祖籍南京江宁的他,一直对家乡关注有加。以南京成功入选“文学之都”为背景,单霁翔分享文学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利用,并为南京如何办好文学类博物馆支招。

    关于文学博物馆

    南京有“天下文枢”之誉

    但缺乏相匹配的文学呈现空间

    记者从文学之都促进执行中心了解到,目前关于南京文学博物馆确实有这样的意向,但还仅仅是意向阶段。南京自古以来文脉昌盛,素有“天下文枢”之美誉,独特的山川形胜和丰厚的历史底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文学巨匠,涌现了一部又一部文学巨著。

    比如中国第一个“文学馆”,第一篇文学理论文章《文赋》,第一部诗论专著《诗品》,第一部系统的文学理论和批评专著《文心雕龙》,第一部儿童启蒙读物《千字文》,第一部诗文总集《昭明文选》,第一首走向世界的中国民歌《茉莉花》等,都诞生于南京。此外,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有一万部文学作品写作于南京或者与南京有关,数量高居中国榜首。《红楼梦》《本草纲目》《永乐大典》《儒林外史》等中华传世之作都与南京密不可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的获奖作品《大地》在这里创作完成。“南京作家群”成为当代中国文坛第一个以城市命名的文学创作群体。

    令人惋惜的是,尽管南京已经是“文学之都”,但没有一座综合性文学博物馆。说起来,南京有南京博物院、南京市博物馆、江宁织造博物馆、南京民俗博物馆等大小博物馆,却没有相匹配的文学博物馆。论名人故居,或许你会想到成贤街杨廷宝故居、小粉桥拉贝故居、中山南路甘熙故居,乌衣巷王、谢故居……但说到作家故居,几乎数不上来,这似乎与“文学之都”的身份并不匹配。因此,现实情况是,南京历史沉淀丰厚,却没有相应的文学呈现空间。

    “文学之都”南京要有所作为

    办成年轻人相约而来的文学博物馆

    单霁翔曾提出,南京可以把阳山碑材、大报恩寺等文物元素与明城墙一起进行有机结合,打包后推陈出新,进而设计衍生出相关的一系列各具特色的文化创意产品和产业。

    “不要让大家只知道明城墙和夫子庙,咱们南京的好东西还多着呢。”

    在现场,大家也把“南京作为文学之都,如何建设自己的文学博物馆”这样的话题抛给单霁翔。他表示,“谈到咱们国家的文学创作,人们对于新时代文学作品的渴望,文学博物馆充实了咱们的博物馆体系。南京作为“文学之都”,可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毕竟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比如中国安阳就有文字博物馆,但这还不够。”

    说到为南京文学博物馆支招,单霁翔表示,博物馆要更多贴近人们现实生活需要,人们对知识的需求,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办有影响力的网站,办成人们参与的博物馆,在人们生活中发挥更大作用。“而不是人们进去一看,就出去了,可以跟学校教育,研究工作,社区生活做融合。一个开放的博物馆,是不断跟人们生活结合的博物馆,发展深入是无止境的。”

    单霁翔说,以故宫博物院为例,观众有一半是30岁以下年轻人,古老的景区让年轻人流连忘返,不断关注临时展览,看新的数字技术的成果,拍照的也很多。“让年轻人相约而来,这种气象的博物馆应该是未来的方向,中国文学和文化博大精深,成为他们常来的场所,这才是好的博物馆。”

    他认为,“南京是一座有百年文化积淀的城市,滋养了我们的生活。它不但是人与自然的城市环境,更是历史文化得到很好保护,能够不断深挖文化资源,把他们变成今天人们真正需要的文化。这样对于我们一代代年轻人进行教育,这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宝藏,希望能做的越来越好。”

    文学博物馆该长啥样?

    不是单纯展示,而是复合型文化活动空间

    博物馆是保留传统、发扬传统、让传统获得未来的文化中枢。提到文学博物馆,大家会想到中国现代文学馆、上海鲁迅纪念馆、叶圣陶纪念馆、冰心文学馆、莫言文学馆等全国各地文学博物馆(作家故居)。去年5月也传出将建设上海文学博物馆的消息。其中,成立于1985年的中国现代文学馆是中国第一座、也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文学博物馆。这是中国现代文学的资料中心,集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于一身。

    相关专家告诉记者,重要的是如何把文学博物馆变成一种复合型的文化活动空间,而不是单纯的一个展示文物的场所。根据国际专业博物馆的发展趋势,文学博物馆要实现“征集保护、陈列展示、学术研究、公共教育、文化交流”等功能。

    关于故宫博物院

    卖得最火的是“脊兽冰棍”

    建议大家到北京做三件事

    在题为《文化的力量——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的演讲中,单霁翔围绕公共服务、文物修复、文物数字化、文化创意产业等方面,介绍了近年来故宫博物院一系列改革措施和实践经验,金句迭出,不断引发场内观众会心一笑。

    “执掌”故宫的这些年,单霁翔让故宫在网络世界重新焕发青春,还让“故宫萌”成为老少通吃的全民网红。单霁翔说,其实故宫博物院院长是个“高危”岗位,由于大家的共同守护,几十年来,自己才幸运成为一个可以“平安”退休的院长。

    单霁翔幽默讲述幕后故事,与观众展开交流。单霁翔任国家文物局局长期间,做了大量工作,帮助13个在故宫办公的单位搬离。后来自己成了故宫的继任者,他笑说:“一个人要多做好事啊,最后可能会落在自己身上。”网上逛故宫福利也不少,“越来越多人在故宫抢地盖房,这是北京唯一用积分就能买房的地儿。”

    此外,过去故宫99%的文物藏品出于保护都被锁在库房,展示给世人的不到1%。死看硬守不是好的文物保护状态,反倒是让文物“活”起来,重回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才能得到更好保护。他说,由此才可以把壮美的紫禁城完美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单霁翔笑说,“建议大家到北京做三件事,参观故宫,登故宫城墙,吃故宫烤鸭。故宫各类文化产品,提炼文化元素,都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最近,卖得最火的就是十块钱的脊兽冰棍。”

    关于文物保护

    在文物保护和城市开发之间

    如何求得最大公约数

    昨天下午,在南京大学举行的2019中国·南京栖霞山文化名家讲坛上,故宫博物院原院长、故宫学院院长单霁翔做专题报告,并对“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开发”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可

    一座城市中,文化遗产特别是文物点数量众多,有的人认为这些是先辈留给今人的文化资源禀赋,有的人则认为是城市未来开发建设的障碍。近年来,人们对于“文物保护”与“开发建设”之间的关系,始终争论不休。

    单霁翔通过举例子表达了自己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他介绍,杭州的西湖三面环山、一面对着城区。在2011年西湖景区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后,环抱西湖的三座山上没有新建一栋建筑,完好地保护了西湖景区原有的自然与人文风貌景观。“当时是杭州房价高速增长的时期,寸土寸金更甚于北上广深,任何开发都会带来巨大的收益,但杭州最终守住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底线。”

    单霁翔认为,把文化遗产保护放在首位,并没有影响杭州城市的建设发展。“我们看到,近年来杭州通过新城建设,从‘西湖时代’迈向了‘钱塘江时代’,取得令人瞩目的发展。”单霁翔说,因此南京的建设发展更快、更大范围走出老城区,也能在文化遗产保护和开发建设间求得最大公约数——“因此,南京会更美丽”。

    在随后举行的2019中国·南京“一带一路”视野中的栖霞文化高峰对话上,单霁翔也谈到了自己对于南京栖霞的感受。“我多次登临栖霞山,感触最大的就是这里的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的风情风貌。”

    “故宫文创”是故宫博物院近几年来“吸粉无数”的网红品牌。如何开发好的文创产品,单霁翔也分享了自己的秘诀:一是紧紧围绕自己的文化品牌,成功的文创产品的主题必须是独一无二的;二是和人们当下的生活需求紧密结合,产品在当下才有生命。“我们开发文创产品,就是为了吸引下一代人关注文化遗产保护,承担传承中华文化的使命。”

    作为今年南京栖霞山红枫艺术节的重点活动之一,在昨天系列活动中,单霁翔还与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中华文化研究院院长赖永海,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历史学院教授贺云翱,南京图书馆原馆长、南京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哲学系教授徐小跃,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社会学院教授张鸿雁等4位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共同受聘担任“栖霞山文化顾问”。(张楠)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24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