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市县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回忆往事:再过800年也不能忘

2019年11月19日 07:55:37 来源: 南京日报

    今年以来,已有11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陆续去世。11月18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记者集中采访了几名幸存者,倾听那段不可遗忘的历史。老人们的故事讲了很多次,次次流着血泪;记者也听了很多回,回回泪盈满眶。

    夏淑琴:只要有一口气,我就要讲下去

    82年前的那场惨剧中,8岁的夏淑琴失去了7位亲人。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闯进夏淑琴家。“我躲在床上的被子里,吓得大哭,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3刀,当时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夏淑琴回忆道,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被妹妹的哭声惊醒,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4岁的妹妹一直哭喊着要妈妈。

    “当时妈妈就躺在桌子底下……”夏淑琴哽咽了,她说,姐妹俩靠家里仅剩的干粮活了下来,一直待在亲人的遗体旁,10多天后才被“老人堂”的老人救了出去。

    时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以及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的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用一架16毫米的摄影机,记录下了日军疯狂屠城的情景。片中,马吉牧师也拍下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家当年的遭遇,夏淑琴成为不容置疑的历史见证人。

    “我今年90岁了,这段历史我讲不了多久了,但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讲下去。”夏淑琴抹着眼泪说。

    陈德寿:苦难惨痛的历史不能忘

    侵华日军攻占南京时,陈德寿才6岁。他说,当时家中共有8口人,他的姑母带着小表弟、小表妹与他们住在一起,他的母亲怀孕快生了。记得那天,一个日本鬼子拿着一支长枪来到家里,想要侮辱姑母,姑母死活不从。日本鬼子恼羞成怒,在枪上装上刺刀,对着她就是一刀,连续刺了6刀,然后扬长而去。

    姑母倒在地上,由于流血过多,她痛苦地呻吟道:“妈,疼死了,给我一碗糖水喝。”奶奶刚从后面房子里端水过来,她就没气了。陈德寿的父亲陈怀仁当时30多岁,陈德寿的姑母出事时,他不在家中。那天鬼子在天青街放火,街坊邻居去救,陈怀仁也去了,被日本鬼子抓走。后来陈德寿才得知,父亲被日本鬼子杀害了。

    “现在日子好过了,但苦难惨痛的历史不能忘!”陈德寿说,他希望世界和平,没有战争,也希望年轻一代自强不息,为祖国的强大努力奋斗。

    岑洪桂:别说过去80多年,就是800年也不能忘

    95岁的岑洪桂回忆说,1937年12月,他在汉中门外城墙根的家被日军烧了,未满2岁的弟弟被活活烧死。

    “当时日军将我推入火海,我的裤腿被点燃,腿部被烧伤,至今留有伤疤。”岑洪桂说,日军将父亲和其他几名男人带走,他带着受伤的二妹、母亲和二弟,一起躲到了城墙边的防空洞内避难。父亲命大,返回汉中门,在防空洞找到他们。

    每每想起大火中丧生的弟弟,岑洪桂就心如刀割。“这段历史过去80多年了,但是,别说80多年,就是800年我们也不能忘。”岑洪桂说,要把这段血泪史一代一代传下去,要警醒后人,勿忘国耻、珍爱和平、远离战争,唯有和平,人民才有幸福的生活。

    幸存者后代接力讲述历史真相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历史的活证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世的幸存者越来越少。如何让老人们经历的历史真相继续传播下去?

    1987年,南京市首次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进行统计,记录在册的幸存者有1756名;1997年,只剩1200名;2006年,急剧减少到400多人。这个月16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惟平老人病逝,至此今年已有11位幸存者陆续去世,目前,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只剩80人。

    近年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了幸存者口述历史的采集,让那段珍贵的记忆留存下来,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幸存者后代加入到传播队伍中,幸存者夏淑琴的外孙女夏媛就是其中一员。“外婆很坚强,她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依然乐观面对生活。”夏媛说,作为夏淑琴的外孙女,她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把外婆的真实经历讲下去,希望大家珍爱和平、反对战争。

    马庭宝老人说,他经常给孩子们讲述那段历史,所以子孙们一有机会也都自发地传播。马庭宝的曾外孙董沈慷才10岁,已陪马庭宝参加过几次活动。董沈慷说:“作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遗属和幸存者的后代,生长在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发生地,我觉得自己更应该做一些什么。”(许琴 谭淑文)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246894